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实用工具>百家姓>

曹操的姓氏:基于文献材料的再探讨|||曹操的姓氏:基于文献材料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曹操的姓氏:基于文献材料的再探讨

2009年底,河南安阳发现一座后汉大墓,据称是曹操墓,一时间,整个社会都陷入激烈争论中,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研究中心的专家声称要验证遗骨DNA来结束这场论争。为配合这项工作,该校历史系韩昇教授在《复旦学报》2010年第3期发表《曹魏皇室世系考述》一文,断定曹操一脉确系曹氏之胤,所谓曹氏系出夏侯的传闻纯属无稽。
  一、后汉宗族制度严分士宦说
  《曹魏皇室世系考述》一文例举曹操后裔中的过继现象都出现在同宗之内,断定曹腾养子曹嵩也必然来自曹氏,并以当时其他家族的过继事例予以佐证[1]P11-19。过继发生在宗族内部,这样的例证不胜枚举,就以同时代的袁绍而言。《三国志·袁绍传》引裴松之注:“《魏书》曰:绍即逢之庶子,术异母兄也,出后成为子”[2] p203。《后汉书·袁绍传》李贤注:“《袁山松书》谓,绍,司空逢之孽子,出后伯父成”[3]P833。可见,袁绍也是出为伯父袁成嗣子的,他本是袁逢妾生的“孽子”,这种出嗣事例就发生在同宗以内。
  袁绍的过继事例,深为其嫡出的弟弟袁术藐视。《后汉书·袁术传》:“(袁绍、袁术)乃各外交党援,以向图谋,术结公孙瓒,而绍连刘表。豪杰多附于绍,术怒曰:‘群竖不吾从,而从吾家奴乎!’又与公孙瓒书,云绍非袁氏子,绍闻大怒”[3]P854。这反映出当时的社会风气下,人们对过继抱持着不甚宽容的态度,袁绍也是其受害者。
  即便如此,袁绍还是就出身问题对曹操展开攻击:“司空曹操,祖父腾,故中常侍,与左悺、徐璜并作妖孽,饕餮放横,伤化虐民。本文由手机论文网http://m.lw54.com收集整理父嵩,乞匄携养,因赃假位,舆金辇璧,输货权门,窃盗鼎司,倾覆重器”[2]P212。他攻击做中常侍的曹腾朋比为奸,残害正人;又攻击曹嵩来历不明,用金钱买官,导致国家倾覆。
  既属政敌攻击之词,就免不了夸大其词,如曹腾似乎就没有那么坏,据《后汉书·曹腾传》:“腾用事省闼三十余年,奉事四帝,未尝有过。其所进达,皆海内名人”[3]P882。但袁绍的说辞又非肆意颠倒黑白,比如曹嵩因行贿得官就并非捏造,《后汉书·曹腾传》:“嵩,灵帝时货贿中官及输西园钱一亿万,故位至太尉”[3]P882。简而言之,袁绍的说辞有所夸张[4]P370-373,但并非无所依据。那么其中所说曹嵩来自“乞匄携养”,是否可以视为纯属诬陷?
  这关系到后汉政治制度中的“中官养子”。《后汉书·刘瑜传》:“盖诸侯之位,上法四七,垂文炳耀,关之盛衰者也。今中官邪孽,比肩裂土,皆竞立胤嗣,继体传爵,或乞子疏属,或买儿市道,殆乖开国承家之义”[3]P648。这是延熙八年(165)刘瑜被召进京所上奏章中语,足见此时中官养子之风甚盛。值得注意者,中官所立嗣子“殆乖开国承家之义”,因他们或者从市道上买孩子,或者从疏远亲属那里领养孩子。这里表达出当时中官养子与士人家庭嗣子的情况有所不同,那就是来自异姓也是允许的[5]P130-133。所以如此,或与世风对宦官养子抱持有更加不宽容的态度相关,以致虽有爵禄诱惑而同宗子弟竟有不乐者。
  后汉中官封爵、养子袭爵渊源有自。《后汉书·宦者列传》:“汉兴,仍袭秦制,置中常侍官。然亦引用士人,以参其选”,“中兴之初,宦官悉用阉人,不复杂调它士”,“故郑众得专谋禁中,终除大憝,遂享分土之封,超登宫卿之位。于是中官始盛焉”[3]P878。卢弼《三国志集解》:“李祖楙曰:‘西京初,唯有常侍;元、成后,始有中常侍之名,然皆士人。中兴用宦者,又稍异焉。朱穆疏:旧制,侍中、中常侍各一人,省尚书事;黄门侍郎一人,传发书奏,皆用族姓。自和熹太后以女主称制,不接公卿,乃用阉人,假貂珰之饰,处常伯之任,泛滥骄溢,制愈乖矣’。是中兴初尚用士人,后改制则不复旧矣”[2]P2。可知,后汉时期所用宦官迭经演变,士人充当宦官者日少,而阉人则日多,以致邓太后全用阉人,遂成定例。
  和帝初年,大将军窦宪弄权,中官郑众首谋诛之,中官用权,自此始。“(永元)十四年(102),帝念众功美,封为鄛乡侯”,“元初元年(114)卒,养子闳嗣”[3]P879。郑众因诛杀窦宪功封侯,并得以养子嗣侯。安帝时代,中官孙程以册立功封侯,“程临终遗言上书,以国传弟美。帝许之,而分程半封程养子寿为浮阳侯”,“(阳嘉)四年(135),诏宦官养子悉听得为后,悉封爵,定著乎令”[3]P881。和帝后,皇帝多用中官自固,中官也多用封侯,但听宦者养子得为后、可袭爵者并非常态,自阳嘉四年(135)诏令后,方成永制。
  那么来看曹腾,“安帝时,除黄门从官。顺帝在东宫,邓太后以腾年少谨厚,使侍皇太子书,特见亲爱。及帝即位,腾为小黄门,迁中常侍。桓帝得立,腾与长乐太仆州辅等七人,以定册功,皆封亭侯,腾为费亭侯”[3]P881-882。钱大昭《后汉书补表》:“费亭侯曹腾以中常侍定策侯,建和元年(147)七月己巳封”[6]P1874。熊方《补后汉书年表》:“费亭侯曹腾以中常侍定册功,建和元年(147)封,薨”[7]P1791。是曹腾封侯、薨逝及第二代费亭侯曹嵩继立时间,当均在建和元年(147)。
  再看孙程养子袭爵事。孙程因为帮顺帝即位,故封侯,临死上书恳求皇帝允准将爵位传予弟美而不是养子寿,则养子寿显然并非来自他的家族。皇帝准奏,但采取的处理办法是将他的封地一分为二,弟弟和养子各得其半,可见养子为后在当时已成通例,即使来源于“疏属”甚或“道旁”。同样的,曹嵩以养子继封,也就不能排除来自“疏属”或“道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