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医药学类>内科学>

品管圈管理在提高医生对患者肠道清洁满意度中的应用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摘要]目的 探讨品管圈管理在提高医生对患者肠道清洁满意度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采取方便抽样方法选取2014年7月在本院消化内科接受结肠镜检查的100例患者作为对照组,选取2014年12月在本科接受结肠镜检查的100例患者作为观察组。观察组采用品管圈管理,对照组未采用品管圈管理。比较两组的医生对患者肠道清洁满意度及相关指标。结果 观察组医生对患者肠道清洁的满意度为93%,显著高于对照组的7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圈员的品管圈应用能力、团队精神、专业知识、沟通协调能力、活动信心及责任荣誉评分显著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开展品管圈活动有助于提高患者的肠道清洁度,同时也能够提升圈员对品管圈的认识和应用能力。
  [关键词]品管圈;肠道清洁度;满意度
  [中图分类号] R197.32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16)09(c)-0028-03
  品管圈(quality control circle,QCC)是指同一工作单位或工作性质的相关人员自发组织起来,科学地应用各种工具和方法,持续地进行效率的提升,以降低成本、提高产品质量等为目的的业务小组[1-4]。肠镜检查是现代肠道疾病诊断及治疗的主要方法,而良好的肠道清洁度准备是该项技术成功的关键,肠道清洁度不够,常可造成粪便掩盖病变部位、污染镜面,导致无法进镜,影响肠道观察,进而发生漏诊[5-8]。肠道准备不充分还可因视野不清、肠腔走向不明导致肠穿孔、出血等严重并发症[9-10]。本院于2014年7~12月组建QCC,以“提高医生对患者肠道清洁满意度”为主题,开展QCC活动,取得了较满意的效果。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采取随机抽样方法选取2014年7月在本院消化内科住院接受结肠镜检查的100例患者作为对照组,男性44例,女性56例;年龄22~84岁,平均(54.10±15.57)岁;其中溃疡性结肠炎31例,结肠癌12例,直肠癌14例,结肠息肉43例。选取2014年12月在本院消化内科住院接受结肠镜检查的100例患者作为观察组,男性45例,女性55例;年龄19~82岁,平均(54.10±15.16)岁;其中溃疡性结肠炎29例,结肠癌12例,直肠癌15例,结肠息肉44例。两组的年龄、性别、诊断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本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
  1.2方法
  1.2.1 QCC的建立 由科主任担任辅导员,组织培训本科医生和护士学习QCC相关知识,培训内容包括开展的目的、活动步骤和实施方法等,使医护充分了解应用QCC进行质量管理的内容。在自愿报名的前提下,最终确定12名圈员,采用“头脑风暴”的方式确定QCC主题;每2周开1次圈会,按照QCC十大步骤进行活动。
  1.2.2主题选定 采用评价法对“提高医生对患者肠道清洁满意度”等5项主题进行上级政策、重要性、迫切性及圈能力的评价,每项满分10分。最终,“提高医生对患者肠道清洁满意度”排名第一确定为本次活动主题。
  1.2.3现状把握 对入选的在本院消化内科住院接受结肠镜检查的患者进行分析。评价方法:消化内镜医生在手术结束后,以“阿罗奇克量表”[11]为标准进行登记,将肠道准备为中等及以下等级者设为肠道清洁不满意,并记录肠道清洁不满意的原因。满意度=满意例数/总例数×100%。通过收集相关数据,确定导致肠道清洁度不满意的主要原因如下:①患者未按时口服泻药;②患者对“解水样便”理解错误;③患者饮水量不够;④患者未按要求进行流质饮食;⑤操作者未使用祛泡剂。将具体数值制作成柏拉图,根据80/20法则,将如何减少“患者未按时口服泻药”“患者对‘解水样便’理解错误”确定为本圈的改善重点。
  1.2.4目标设定 依据圈员的工作年资、职务水平及圈能力进行评估,得到圈能力为80%。按QCC计算公式计算出目标值,目标值=现况值+改善值=现况值+(1-现况值)×圈能力×改善重点。将各数据代入公式,目标值=75%+(1-75%)×80%×81.5%=91.3%。
  1.2.5解析 目标设定后,圈员再次审核整个工作流程,对为何患者未按时口服泻药、为何患者对“解水样便”理解错误两方面从人员、机器、材料、方法等方面进行分析,分析问题出现的原因并画制鱼骨图,选出的主要原因包括:①宣教方式不足;②检查前未进行确认;③对服药最佳时间不明确。
  1.2.6对策拟定及实施 针对以上三个重点问题,拟定并执行相应的对策。①针对“宣教方式不足”拟定对策,制作肠道清洁准备宣传小册。通过查阅文献资料,制作肠道清洁准备宣传册,内容包括服药目的、服药方法、服药时间和注意事项等,在对患者进行评估时发放并详细解说,以方便患者阅读并及时了解相关事项,提高患者对肠道清洁准备的知晓率。②针对“检查前未进行确认”拟定对策,在卫生间张贴肠道准备合格与否对比图。圈员们通过头脑风暴法,最终采纳“防呆法”的思维,设计出肠道准备合格与否对比图,此图图文并茂,简单易懂,即使患者不认识字也会明白并容易记住。患者在末次排便与对比图进行对比,认为肠道准备“较好”时便告知护士,护士现场查看以确认肠道清洁情况。③针对“对服药最佳时间不明确”拟定对策,设定最佳服药时间。组织学习《中国消化内镜诊疗相关肠道准备指南》[12],在内镜检查前约6 h,服用复方聚乙二醇(简称和爽)肠道清洁剂,用温开水稀释至2-3 L,每10分钟服用250 ml,2 h内服完。如有严重腹胀或不适时,可放慢服用速度或暂停服用,待症状消除后再服用,直到排出清水样便时可不再继续服用。对于无法耐受一次性大剂量口服和爽清肠的患者,可用其他方法清洁肠道。
  1.3评价指标
  1.3.1有形成果 实施QCC活动后,对2014年7月和12月在本院消化内科接受结肠镜检查的患者进行调查,比较活动前后医生对患者肠道清洁的满意度。

  1.3.2无形成果 针对圈员自我成长,自制“QCC无形成果调查表”,设六条封闭式问题,从QCC工具应用、团队精神、专业知识、协调能力、活动信心及责任荣誉等6个方面做自我评价,每方面的分数范围均为0~10分,共60分。
  1.4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8.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医生对患者肠道清洁满意度的比较
  观察组医生对患者肠道清洁的满意度为93%,显著高于对照组的7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
  与对照组比较,*P<0.05
  2.2两组圈员无形成果的比较
  观察组圈员的QCC应用能力、团队精神、专业知识、沟通协调能力、活动信心及责任荣誉评分显著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活动成长值最高的三项分别为QCC应用(+4.13)、活动信心(+3.25)及专业知识(+2.15)(表2)。
  3讨论
  3.1开展QCC活动有助于提高患者的肠道清洁度
  肠镜检查是诊断与治疗肠道疾病的重要方法,其成功与否和肠道清洁密切相关。清洁的肠道是插镜、观察结肠黏膜以及获取组织标本、切除结肠息肉等活动的有效保障及前提条件[13],结肠镜检查前肠道准备质量已引起国内外同行专家的高度关注[14]。要提高结肠镜检查的准确性,需提高肠道清洁达标率。我科自发组成QCC,应用管理工具针对结肠镜检查过程中存在的主要问题进行解析,并拟定出解决问题的对策,采取针对性措施。针对“宣教方式不足”,制作肠道清洁准备宣传册,在对患者进行评估时发放并详细解说,方便患者阅读并及时了解相关事项,以提高患者对肠道清洁准备的知晓率。针对“检查前未进行确认”,在卫生间张贴肠道准备合格与否对比图,使患者一看就能明白并容易记住。针对“对服药最佳时间不明确”,明确服药时间在内镜检查前约6 h,服用和爽肠道清洁剂,用温开水稀释至2~3 L,每10分钟服用250 ml,2 h内服完。本研究结果显示,开展QCC有助于提高患者的肠道清洁度,医生对患者肠道清洁满意度由活动前的75%上升至93%。
  3.2 QCC管理能加强团队的合作能力,提高肠镜检查的诊治质量
  在实施QCC活动的过程中,每个圈员既是活动的参与者和实施者,同时又是问题的管理者和质控者,这激发了全体圈员的主人翁精神,培养了医护人员在实际工作中科学应用QCC活动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时提高了全体圈员的团队合作意识和凝聚力,充分调动了圈员的自主性和积极性。也正是在QCC全员的共同努力下,医生对患者的肠道清洁满意度得到提高,同时也提高了肠镜检查的诊治质量,避免了不必要的漏诊。
  QCC是一个多层次团队合作的方法,本研究通过QCC活动,提高了患者的肠道清洁度,同时,全体圈员在应用QCC工具能力、团队精神、专业知识、协调能力、活动信心及责任荣誉等方面也得到显著提高。QCC带来的效果显而易见[15-16]。
  综上所述,开展QCC活动有助于提高患者的肠道清洁度,同时也提升了圈员对QCC的认识和应用能力,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陈琰.品管圈在护理质量管理中的应用[J].当代护士(学术版),2016,(1):156-157.
  [2]吴霞.品管圈在提高护士输血规范率中的应用[J].现代医药卫生,2016,32(1):48-50.
  [3]李琳凤,张毅,吕海瑛.品管圈在我国护理质量控制中的应用现状[J].护理管理杂志,2013,13(11):800-801.
  [4]朱泓.“品管圈”活动在提高门诊药房工作质量中的应用[J].药学服务与研究,2008,8(6):466-468.
  [5]贺征英,周蕙卿,黄丽萍,等.护理干预对肠镜检查前肠道准备效果的观察[J].当代医学,2014,20(36):96-97.
  [6]陈佳铭,王玉民.品管圈活动在消化内科优质护理服务质量中的应用[J].首都食品与医药,2015,22(24):108-109.
  [7]许冬梅,马又嘉,冉伟,等.品管圈在提高结肠镜检查前肠道准备清洁率中的应用[J].重庆医学,2015,44(7):963-965.
  [8]陈红莉,唐建光,段杨丽.乳果糖在老年患者结肠镜检查前肠道准备的应用[J].临床内科杂志,2015,32(3):206-207.
  [9]Clark LE,Dipalma JA.Safely issues regarding colonic cleansing for diagnostic and surgical procedures[J].Drug Saf,2004,27(15):1235-1442.
  [10]韩顺玲,葛继萍,李静.肠镜检查前进食对肠道清洁的影响[J].护理研究,2005,19(2):348.
  [11]Gerard DP,Foster DB,Raiser MW,et al.Validation of a new bowel preparation scale for measuring colon cleansing for colonoscopy:the chicago bowel preparation scale[J].Clin Transl Gastroenterol,2013,(4):e43.
  [12]杜奕奇,李兆申.中国消化内镜诊疗相关肠道准备指南(草案)解读[J].中华消化内镜杂志,2013,30(9):484-486.
  [13]陈德凤,高天,刘晓春,等.不同时间给药法对磷酸钠盐结肠镜检术前肠道清洁度的影响[J].护理研究,2014,28(3):1078-1079.
  [14]Calderwood AH,Jacobson BC.Comprehensive validation of the Boston BowelPreparation Scale[J].Gastrointest Endosc,2010,72(4):686-692.
  [15]赵庆华,肖明朝,刘捷,等.品管圈在护理质量管理中的应用现状[J].护理学杂志,2014,29(6):94-96.
  [16]江巧琴.品管圈在紧急气管插管护理中的应用及效果分析[J].中国医药科学,2015,5(21):122-124.
  (收稿日期:2016-07-09 本文编辑:祁海文)
出处:中国当代医药作者:覃喜香 彭铁立 张寒仙 苏凯华 刘均英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61117/6483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