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医药学类>医学检验>

影响尿路结石形成因素分析及枸橼酸钾干预效果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摘 要] 目的:探讨影响泌尿系结石形成因素及枸橼酸钾干预效果。方法:选取常州地区完成取石术的100例泌尿系结石患者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干预组和常规组各50例,另取50例健康体检者作为对照组,干预组给予枸橼酸钾口服2个月,常规组给予安慰剂,测定干预前后24h枸橼酸含量、尿钙含量及尿枸橼酸/尿钙比值。通过流行病学调查及泌尿系结石患者的随访研究,分析泌尿系结石形成的影响因素。结果:治疗前患者与对照组枸橼酸、尿钙及枸橼酸/尿钙比值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 2个月后,常规组与干预组、对照组比较,指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现为常规组枸橼酸含量偏低,尿钙含量偏高,枸橼酸/尿钙比值降低。干预组与对照组指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通过对尿路结石危险因素的分析发现,泌尿系结石的家族史、每日饮水量≤1000ml、喝水加茶叶的习惯、饮食中禽蛋肉类、肥肉及动物内脏、甜食、豆制品(豆腐、豆浆、百叶等)为尿路结石的危险因素,饮用果汁、饮食中蔬菜水果、夜间饮水习惯为尿路结石的保护因素。结论:枸橼酸钾可预防尿路结石形成。避免不良生活习惯,对于尿路结石的预防具有重要作用。
  [关键词] 枸橼酸钾;尿路结石;危险因素;尿枸橼酸/尿钙
  中图分类号:R696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2095-5200(2016)06-138-03
  DOI:10.11876/mimt201606051
  尿结石是泌尿系统各部位结石病的总称[1],我国尿路结石患者主要集中在华南、华东等地区 [2],与环境因素、全身性病变及泌尿系统疾病有密切关系。枸橼酸钾可降低尿钙、提高枸橼酸含量及尿pH,对结石的形成具有抑制作用[3]。本研究拟探讨枸橼酸钾干预对尿路结石患者的影响,并分析尿路结石形成的危险因素。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常州地区2012年1月—2015年1月间泌尿系结石患者100例作为研究对象,患者均完成取石术且无残留,按数字表法将其随机分为干预组与常规组,每组50例,另选取50例健康体检者作为对照组。入组者自愿参加本项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排除对枸橼酸钾过敏者;患甲状旁腺功能亢进、高钾血症、慢性肾功能不全、严重慢性腹泻、消化道溃疡及高、低血钙症、糖尿病等;正在使用某些可能改变体内环境或钾和钙代谢的药物者;孕妇和哺乳期妇女。3组性别、年龄等一般资料的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1.2 方法
  1.2.1 临床研究 干预组口服枸橼酸钾,常规组给予安慰剂,持续2个月后对比3组患者的枸橼酸、尿钙及枸橼酸/尿钙比值。
  1.2.2 流行病学研究 采用统一制定的调查表进行问卷调查,由指定医师完成。调查内容主要包括: 1)一般情况:性别、年龄、职业、文化程度、身高、体重等;2)既往病史:既往秘尿系统疾病史和其他疾病史;3)生活习惯:吸烟,体育锻炼,精神紧张度等;4)饮食习惯:饮水类型、饮水量,口味习惯,各类食品的食用情况。
  1.3 统计方法
  建立数据库,采用SPSS17.0,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χ2检验,对影响因素进行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2 结果
  2.1 效果比较
  治疗前患者与对照组枸橼酸、尿钙及枸橼酸/尿钙比值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 2个月后,常规组与干预组、对照组比较,指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现为常规组枸橼酸含量偏低,尿钙含量偏高,枸橼酸/尿钙比值降低。干预组与对照组指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具体见表1。
  2.2 尿路结石危险因素分析
  通过单因素回归分析发现,吸烟、泌尿系结石的家族史、每日饮水量≤1000ml、教育程度、喝水加茶叶的习惯、饮食中蔬菜水果、肥肉及动物内脏、饮用果汁、豆制品(豆腐、豆浆、百叶等)、甜食均是尿路结石的危险因素(P<0.05)。
  将上述单因素分析中具有统计学意义的因素进行多因素回归分析,结果如表2所示,泌尿系结石的家族史、每日饮水量≤1000ml、喝水加茶叶的习惯、饮食中禽蛋肉类、肥肉及动物内脏、甜食为尿路结石的危险因素,饮用果汁、饮食中蔬菜水果、夜间饮水习惯为尿路结石的保护因素。
  3 讨论
  中国结石发病率1%~5%,分布有明显的地区差异,总体上是南方发病率高于北方,南方发病率达5%~10%,治疗后5到10年内该病的复发率可高达 80%[4-6]。在泌尿系结石中含钙性结石的发病率约占泌尿系结石总发生率的 75%-80%[7]。碎石术后含钙结石的复发率较高。
  泌尿系结石的形成主要是由于尿夜成石成分过饱和与结晶抑制因子这对相反的作用力失衡,目前主要的结晶抑制因子有枸橼酸盐、镁、焦磷酸盐、TH 蛋白(Tamm-Horsfall 蛋白)、降钙素、尿桥蛋白和葡胺聚糖等,其中以枸橼酸盐对尿过饱和及水平的影响最大[8]。口服枸橼酸钾一方面改善机体酸中毒提高尿pH值而使尿枸橼酸排泄增加,另一方面钾离子可使尿钙降低[9]。另外,部分未在人体内氧化的枸橼酸钾排入尿中,进一步提高尿中枸橼酸浓度而达到抑制结石形成作用,这种现象约占枸橼酸钾促使枸橼酸排泄反应的20%[10-11]。通过危险因素的回归分析,发现泌尿系结石的家族史、每日饮水量≤1000ml、喝水加茶叶的习惯、饮食中禽蛋肉类、肥肉及动物内脏、甜食为尿路结石的危险因素,饮用果汁、饮食中蔬菜水果、夜间饮水习惯为尿路结石的保护因素。目前,大量研究说明尿路结石具有一定遗传倾向,尿路结石家族史这一危险因素较难防控。但其他危险因素都是可控的,只要坚持正确的生活习惯,可降低发病率。每日饮水量较少,难以将各种盐类和结晶排出,加大了结石形成的风险[12-13]。茶叶中富含草酸,是草酸钙结石的来源之一。并且,茶叶中富含茶多酚、生物碱、茶色素等,在水解酶的作用下,产生能够吸附碳酸钙的有机酸,并释放出其中的钙,促进钙结石的形成[14]。 进食动物内脏、肉蛋等高蛋白的食物,可促进尿钙的升高,进一步增强枸橼酸的重吸收,导致尿中枸橼酸降低,即枸橼酸/尿钙比值降低,尿石形成的机会增加。甜食中富含大量的葡萄糖、蔗糖、淀粉等,其不仅增加尿钙的排泄,还可降低尿pH,引起尿酸结石[15]。同时,多食瓜果蔬菜,其中大量的纤维素可结合蛋白质、钙、糖,减少其吸收,因而降低钙结石的发生。
  参 考 文 献
  [1] Romero V,Haluk A,Assimos DG.Kidney stones:A global picture of prevalence,incidence,and associated risk factors[J].Rev Urol,2010,12(2-3): 86-96.
  [2] 何辉,陈兴发. 结石成分分析的意义[J]. 现代泌尿外科杂志,2014,7(4):319-320.
  [3] 王亚佟. 枸橼酸钾在预防上尿路结石ESWL后复发的作用[D]. 广州:中山大学, 2010.
  [4] TUGCU V, OZBEK E, ARAS B, et al. Bone mineral density measurement in patients with recurrent normocalciuric calcium stone disease[J]. Urol Res, 2007, 35(1): 29-34.
  [5] 涂小峰. 通过饮食干预对泌尿系结石复发率的影响探讨[J]. 北方药学,2013,7(9):494-495.
  [6] LIN WC, LAI MT, CHEN HY, et al. Protective effect of Flos carthami extract against ethylene glycol-induced urolithiasis in rats[J]. Urol Res, 2012, 40(6): 655-661.
  [7] SPIVACOW FR, NEGRI AL, DEL VALLE EE, et al. Clinical and metabolic risk factor evaluation in young adults with kidney stones[J]. Int Urol Nephrol, 2010, 42(2): 471-475.
  [8] KOYUNCU HH, YENCILEK F, ERYILDIRIM B, et al. Family history in stone disease: how important is it for the onset of the disease and the incidence of recurrence[J]. Urol Res, 2010, 38(2): 105-109.
  [9] Moreira DM.,Friedlander JI,Hartman C,et al.Differences in 24-hour urine composition between apatite and brushite stone formers[J].Urology,2013, 82(4):227-228.
  [10] Masterson JH, Jourdain VJ, Collard DA, et al.Changes in urine parameters after desert exposure: Assessment of stone risk in United States marines transiently exposed to a desert environment[J]. J Urol,2013, 189(1):80-84.
  [11] 胡申,杜龙妹.封堵取石导管在输尿管镜钬激光碎石治疗输尿管中下段结石的疗效[J].现代仪器与医疗,2014,20(5):103-104.
  [12] Esfahani ST, Madani A , Rastgar M, et al.Medical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urinary stones with Polycitra-K[J].Iranian Journal of Pediatrics,2012, 12(2):172-273.
  [13] 石华. 贵州地区708例患者尿路结石成分分析[D]. 重庆:第三军医大学,2013.
  [14] HEALY KA, OGAN K. Pathophysiology and management of infectious staghorn calculi[J]. Urol Clin North Am, 2007, 34(3): 363-374.
  [15] KHAN SR, CANALES BK. Genetic basis of renal cellular dysfunction and the formation of kidney stones[J]. Urol Res, 2009, 37(4): 169-180.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115/6693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