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医药学类>肿瘤学>

男性不育患者中药治疗与患者精子质量的临床研究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男性不育症是生殖医学中最重要的课题, 也是困扰当前男性学的技术难题之一。为此, 本文挖掘并改良我国中医文化的瑰宝——被誉为“古今种子第一方”的五子衍宗丸联合脐疗治疗男性不育, 以期在解决男性不育问题中开辟新的途径。本研究参照上述处方并进行改良, 形成新的协议处方, 该处方由五子衍宗丸全方由枸杞子、菟丝子、覆盆子、五味子、车前子5味中药组成, 在此基础上本文增加了可以补肾健脾的枸杞子、人参、淫阳藿、枸杞子、仙灵脾、首乌、黄芪、虎杖、当归、生甘草等几种名贵中药组成“增嗣衍宗丸”再辅以传统的脐疗, 从肾、肝、脾、心、肺, 对人体主要脏器进行全方位调理, 达到固肾、强肝、健脾润肺、去肝气等作用;脐疗能够让患者任脉通精气溢等功效。两者联合治疗能够让患者“二八肾气盛, 天癸至, 精气益泻, 阴阳和”, 达到治愈之目的。神阙穴与全身经络相通, 与脏腑相连, 神阙用药既可激发经络之气, 又可通过药物在局部的吸收, 发挥明显的药理作用。本研究针对男性不育患者采用传统处方并略加改良后的协议处方进行治疗调理, 旨在为不育患者治疗带来帮助。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择本院2014年6月~2015年6月就诊的40例男性不育患者为研究对象, 患者自愿并签订知情告知协定书, 年龄28~39岁, 平均年龄(31.0±2.8)岁;纳入标准:夫妻性生活正常、未采取避孕措施且2年未孕者;死精、少精、弱精等情况导致的不育;每次射精量1~6 ml;男性各种免疫性不育者。排除标准:排除先天不育者, 包括先天性无精者或先天性多精液者;后天因生殖系统疾病如结核等因素导致的不育者;生殖系统畸形所致不育者;女方免疫原因导致不孕者。
  1. 2 检测方法 统一实验方法和实验标准, 嘱患者在实验前7 d内不得射精, 检查精液常规, 记录数据, 经过辨证全方位治疗3个疗程后, 复检、再治疗, 直至1年。运用改良Kennedy法[1]检测患者精子顶体酶活性;运用计算机辅助的自动精子质量分析系统测定患者A+B级精子比率;洗涤精液后涂片染色后计数100个精子并计算精子畸形率。
  1. 3 观察指标及疗效判定标准 经过治疗后观察患者治疗效果, 临床疗效判定标准参考文献[2]进行评定。观察患者的A+B级精子改善率、精子畸形改善率、精子頂体酶活性改善率及治疗前后各时间段各监控指标情况。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9.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经过协定处方治疗调理后, 患者明显改善26例, 一般改善8例, 无明显改善6例, 总有效率85.0%(34/40);其中 A+B级精子改善率为50.0%(20/40), 精子顶体酶活性改善率为55%(22/40), 精子畸形改善率为62.5%(25/40)。
  2. 2 治疗前A+B级精子比率为(1.5±0.4)%, 精子畸形率为(27.6±4.6)%, 顶体酶活性为(9.7±2.3) μIU/106, 治疗1年A+B级精子比率为(20.4±5.6)%, 精子畸形率为(10.8±2.2)%, 顶体酶活性为(21.4±3.9) μIU/106, A+B级精子明显改善, 畸形率降低及顶体酶活性升高, 治疗前与治疗3个月各指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前各指标与治疗1年后比较,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 讨论
  男性生殖健康的形势越来越严重, 不育症已经成为男科学家经常面临的临床问题。据报道, 世界范围内有15%~20%的育龄夫妇不能生育, 其中男性因素约占50%[1]。且近半个世纪以来, 由于环境、心理、社会等因素的影响, 男性精子的数量和质量出现了明显下降的趋势, 男性生殖健康正受到严重威胁[2]。长期精神紧张、工作压力过大、情感压抑以及环境污染、性病蔓延、吸毒、酗酒、过度吸烟等物理和化学因素造成男性生殖器官睾丸损害, 生精功能障碍是导致男性不育的最常见原因[3, 4]。在我国, 中医药在治疗男性不育症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优势, 获得了较满意的疗效, 是治疗男性不育的主要手段之一。有学者研究认为[3-5]:中医药治疗男性不育症的特点是综合调治, 以药物治疗为主, 运用大量的专方专药, 如治疗不育的五子衍宗丸等至今仍广泛运用。一般认为[9-11]:男性不育分为肾虚不足、气血两虚、气滞血瘀、肾阳虚弱、痰湿雍盛五型, 用五子衍宗丸为主方, 随证加减进行治疗, 亦取得较好疗效。有研究运用自制“虎杖丹参饮”治疗免疫性不育患者60例, 获得了满意效果。江志勇等[9]用加味桂枝茯苓丸治疗精索静脉曲张型不育症269例, 结果治愈97例, 显效101例, 有效34例, 无效37例, 总有效率86.25%。本研究在五子衍宗丸的基础上, 增加了调节患者情绪, 扶正固本的几味中药, 联合脐疗男性不育, 经过1年的规范治疗并跟踪监测, 取得与上述研究相近结论。
  A+B级精子比率是衡量精子质量数据的重要指标之一, 若A+B级精子比率过低, 往往是男性不育诊断的重要参考依据[2]。传统中医认为男性不育病因分为外因、内因及外伤3种。外因包括外感六淫、邪毒内侵、药物伤害等。如《灵枢·经筋》曰:“足厥阴之筋, 其病……阴器不用, 伤于内则不起, 伤于寒则缩入”;内因则包括禀赋不足、七情内伤、房事过度、劳逸失度、饮食所伤、自然衰退等[12-18]。本研究采用协议处方联合脐疗对男性不育患者进行治疗调理, 着重解决男性少弱精患者不育问题, 研究发现, 经过本中药协议处方治疗调理1年后, 患者A+B级精子比率较治疗前显著增加(P<0.05), 表明本协议处方治疗效果明显, 同时, 患者经过治疗后, 精子畸形率较治疗前显著降低(P<0.05), 表明本疗法能够从内因方面解决患者精子质量问题, 尤其是代表精子穿透卵细胞透明带的顶体酶活性, 经过1年治疗都得到明显改善(P<0.05), 这更加证明本协议处方治疗男性不育患者的可行性, 结论与文双纶[8]、江志勇等[9-11]研究结论相近。  本研究发现, 患者在治疗3个月及6个月时, 各项监测指标每3个月时间差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但治療前与治疗1年后, 各指标均有显著改善, 表明中医治疗是一个渐进性过程, 需要患者有较好的耐心和医从性, 配合医生规范治疗才能取得满意疗效。同时, 约15%的患者治疗效果不够明显, 提示不育症的症型分布、病因、发病机制不尽相同, 有待同行学者继续探究。
  参考文献
  [1] 世界卫生组织. 世界卫生组织男性不育标准化检查与诊疗手册.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7:321.
  [2] 世界卫生组织编.谷翊群, 陈振文, 于和鸣, 等.译.WHO人类精液及精子—宫颈粘液相互作用实验室检验手册.第4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1:58-59.
  [4] 戴继灿, 王天芳, 李兰群, 等. 男性不育不同证型用药规律分析. 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 2014, 34(4):46-49.
  [5] 郁超, 何晓锋, 冯懿赓, 等.复方玄驹胶囊联合中药治疗肾阳亏虚型男性弱精子症临床观察.中国男科学杂志, 2016, 30(1): 46-48.
  [6] 林海敏, 周家乐. 复方玄驹胶囊联合自拟汤药治疗少弱精子症的临床疗效观察.中国男科学杂志, 2013, 27(5):57-59.
  [7] 郭军, 王福, 张强, 等.3种不同中医治则治疗少弱精子症患者的随机对照观察.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3, 33(9):1170-1173.
  [8] 文双纶. 种子类中药在男科临床中的应用. 中医药临床杂志, 2009, 21(2):60-62.
  [9] 江志勇, 李学德, 何庆鑫, 等.中药联合低位显微镜下精索静脉结扎术治疗精索静脉曲张致不育症的疗效分析.中国性科学, 2014, 23(10):82-85.
  [10] 郭军, 宋春生, 耿强, 等. 六五生精汤治疗少、弱精子症不育的临床观察.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2007, 27(11):986-988.
  [11] 耿强, 郭军, 张健, 等. 补肾类中药复方制剂治疗少弱精子症的meta分析. 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 2012, 20(5):303-306.
  [12] 张卫星, 宋新浩, 王瑞, 等. 生精中药方剂对男性不育患者精液质量的影响及其机制. 中国男科学杂志, 2013(12):44-46.
  [13] 陈栋, 钟键, 陈恕仁, 等. 针挑治疗男性不育症的临床观察及对精子质量和激素水平的影响. 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 2012, 35(11):773-777.
  [14] 叶卓丁, 陈栋, 钟键, 等. 五子衍宗汤加味治疗男性不育及对精子质量和激素水平的影响. 世界中医药, 2013, 8(6):626-629.
  [15] 赵慧芬, 高亚萍, 高章圈, 等. 益肾生精方对弱精子症不育患者精子活力的影响. 中华中医药杂志, 2012(8):2209-2211.
  [16] 薛宗勇, 王敏, 张建国, 等. 十八味中药组方对男性弱精子不育症治疗研究. 中华全科医学, 2010, 8(1):75-77.
  [17] 杨明, 王树声, 陈志强, 等. 中药对肾阳虚不育症患者精子DNA的影响. 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 2002, 11(10):889-891.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329/6903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