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理学论文>天文学>

太空探索:美国霸主地位的隐忧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太空探索:美国霸主地位的隐忧

10月19日这一天,国际太空探索领域同时发生了三件事:中国的“神舟11号”飞船与“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成功实施自动交会对接;欧洲的火星试验登陆器“斯基亚帕雷利”号在火星着陆时坠毁;美国的木星探测器“朱诺”号在接近木星时引擎出现故障,无法再收集任何数据。
  这三件事发生在同一天纯属巧合,但从这些事本身,却能窥见太空探索国际格局的现状。“神舟11号”与“天宫二号”成功对接,是中国建立自己空间站的关键一环。美国主导的国际空间站项目,有包括俄罗斯、日本、巴西以及诸多欧洲国家在内的15个合作伙伴,但中国被排除在外。如果国际空间站按计划于2024年停止运转,届时中国将成为唯一一个拥有轨道空间站的国家。
  “斯基亚帕雷利”号折戟沉沙,对欧洲的太空探索无疑是一个打击。这是欧洲第二次冲击无人探测器登陆火星,2003年“猎兔犬二号”登陆器虽着陆成功,但随后失去了联系。还有一点不容忽视,欧洲的这个火星探索项目,合作方是俄罗斯。欧洲之所以选择俄罗斯,是因为美国中途退出。而美国是目前唯一一个在火星成功着陆并运转无人探测器的国家。美国前后发射了7个火星探测器,其中“机遇”号已在火星上服役了12年,“好奇”号也已服役4年。
  “朱诺”号的引擎故障,对美国的太空探索来说,充其量只是一个技术性挫折。载人航天与无人探测,是太空探索的两大主要领域。在无人探测尤其是深空探索方面,美国已经把所有竞争对手远远抛在了身后。去年7月14日,美国“新视野”号探测器飞抵冥王星,成为第一个抵达这个距离地球59亿公里远星球的人类航天器。但在载人航天领域,美国这些年的停滞不前与中国的快速跟进,已在美国引发了太空霸主地位是否旁落的担忧。
  谁主沉浮
  太空探索是耗资巨大的事业。在衡量一国在这个领域的国际坐标方面,政府投入是一项关键甚至是决定性的指标。根据欧洲空间研究所2015年发布的报告,2014年全球政府太空项目支出总额为791.7亿美元。其中,美国以429.6亿美元高居榜首。从世界排名前八位的国家和地区中可以看出,美国的领先优势与其他对手不在一个数量级,其太空探索综合实力领先多少无需赘述。处于第二梯队的欧洲、俄罗斯、中国与日本,在政府支出方面差距相对较小。
  欧洲太空探索的主基调是“太空自主”。2015年,欧洲空间研究所发布了《欧洲的太空自主》报告,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详细分析了“太空自主”的战略意义。目前欧洲太空探索的旗舰项目是火星探索与伽利略计划。俄罗斯制定了宏大的太空计划,比如2029年建立月球基地,但在经费上承诺的比兑现的多,进展并不被看好。日本在技术上的优势毋庸置疑,但它的短板在于“太不自主”。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2012年一份关于太空政策的报告提到,日本本可以成为理想的合作伙伴,但这个国家过于靠近美国,欧洲在短期内难以与其建立伙伴关系。
  印度是个特例。尽管在经费上属于第三梯队,但印度在“花小钱办大事”上是全球知名的。欧洲坠毁的“斯基亚帕雷利”号火星登陆器耗资10亿美元。印度2013年发射并成功进入火星轨道的“曼加里安”号探测器,耗资仅7300万美元。而且,这是全球第四个、亚洲第一个成功进入火星轨道的探测器。不仅如此,与中国、日本一样,印度有着完备的载人航天、月球探索和火星探测计划。从这个意义上说,印度在太空探索本文由手机论文网http://m.lw54.com收集整理上带有明显的第二梯队的特征。
  中国太空项目起步时,美国已经完成了载人登月。目前中国的太空项目经费,仅相当于美国的1/10。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中国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判断都不符合事实。但国际社会之所以有这样的观感,关键在于近年来中国在太空探索上步伐稳健、进展迅速。以载人航天为例,有学者把2003年中国首次载人航天,视为第二个“太空时代”到来的标志。事实上,中国也是自那时起唯一一个在载人航天上有所建树的国家。
  载人航天之所以重要,不仅在于它是综合科技实力的体现,在受关注度以及政治意义上,也是无人探测没法比的。所有人都知道美国是第一个实现载人登月的国家,但人们并不太关注苏联是第一个把无人探测器送上月球的国家。除了国际空间站项目,美国这些年在载人航天上没有任何新的动作。2011年航天飞机退役后,美国不得不以每位航天员7000万美元的价格,向俄罗斯购买“联盟”号飞船的座位,才得以往返国际空间站与地球之间。
  2013年12月14日,中国的“玉兔”号月球车成功登陆月球,成为1976年以来首个在月球实现软着陆的无人探测器。奥巴马政府上台以来,取消了小布什政府时期制定的包括重返月球在内的“星座计划”,事实上冻结了载人航天。针对中美太空实力对比,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学者詹姆斯·刘易斯认为,如果中国“赢”,那将不会是因为更好的技术,而是更好的战略和更坚定的承诺。“中国擅长设定目标、投入资源,然后持续地向目标迈进。相比之下,令人担忧的是美国可能失去了经营大型国家项目的能力。”
  .
  格局在变
  太空探索格局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还是以经费为例,梳理欧洲空间研究所2011年至2015年的年度研究报告可以发现,2010年至2014年,全球政府太空项目支出总体上呈明显的上升趋势,从2010年的715.0亿美元增加到2014年的791.7亿美元,但美国无论是政府支出的绝对数量还是在全球的占比都在一路下滑。2010年美国政府太空项目支出占全球67.6%,2014年下降为54.3%。而且,在太空项目支出占GDP的比例上,美国也从2010年的0.33%降至2014年的0.25%。
  在太空项目支出上,美国政府投入下降的同时,处于第二梯队的欧洲、俄罗斯、中国和日本太空项目经费却保持稳步增长。如果这个趋势持续下去,美国太空项目政府支出在全球的占比,没几年就会降到50%以下。历史地看,政府投入在确保美国太空霸主地位上起着几乎是决定性的作用。1969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预算达到历史最高值,占政府财政总预算4.5%。那一年,美国首次载人登月。冷战结束后,NASA年度预算在政府预算总额中占比再也没有超过1%。近十年来,更是降至0.5%以下。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601/7032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