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艺术论文>戏剧表演>

灿烂的戏谑——《水浒记·活捉》表演分析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明代传奇本《水浒记》为江苏吴县人许自昌所撰,取材于施耐庵《水浒传》第十三至二十四回晁盖与宋江事。全本共三十二出,在舞台上上演的多取其中涉及宋江妾阎婆惜与张文远私通部分。至清末存演七折,计有《刘唐》《借茶》《前诱》《后诱》《杀惜》《放江》《活捉》。

其中《活捉》一折为贴旦与丑角的对子戏,传奇作品《水浒记》第三十一出《冥感》,阎婆惜被宋江杀死后,难舍旧情,一缕幽魂至张文远住处,最终勾取张文远魂魄入地府而去。这出戏被誉为“往年剧场最称流行演唱之昆曲剧目”。

《活捉》一折如今仍为活跃于舞台上的丑角家门戏,以做工见长,动作繁重,与念白见长的《西厢记游殿》、唱工见长的《跃鲤记芦林》合称为“冷二面油葫芦(游活芦)”。在《活捉》一折中,丑角张文远的家门统一为“付”。“付”即“副”,是副丑的简称,又叫二面,是介于白面与小丑之间的家门。副、丑都仅以白色涂面,色彩比较单一,二者在装扮上的主要区别在于大小,副要比丑的白面大,白色仅过眼梢,给人一种诡谲的感觉。“二面之难,气局亚于大面,温暾近于小面,忠义处如正生,卑小处如副末,至乎其极。”

这折戏中张文远戴方巾穿褶子,是付中更为具体的方巾二面。正因为如此,张文远在表演特点上,要介于巾生和丑角之间,这个尺度的把握是这个戏表演的难点所在,而这样尺度的拿捏也是副丑表演的最大特点之一。

张文远这个角色的身份是衙门的书吏,有几分自鸣风雅,实则内心猥琐狡诈。小花脸的表演,既要演出他翩翩公子的风流潇洒和文质彬彬的风雅,又要表现出他花花公子酒色之徒的气质,一旦尺度把握不好就会有点流氓气,这对于小花脸是很大的考验。传统小花脸应工的戏中,很少有穿褶子带方巾的,因此水袖和褶子的身段运用得也少。因此在这个戏的表演上,小花脸在褶子和水袖的运用上,要借鉴一些巾生的身段,尤其在最初出场的时候,拿灯弹灯的动作借鉴于《牡丹亭幽媾》中柳梦梅的动作。而相反,《活捉》中小花脸最重要的曲子【渔灯儿】在曲词结构上也类似于《幽媾》中的【红衲袄】,但是小花脸在演唱时要表现出更多自己行当的特点,情绪要表现得更有趣,以体现出昆丑戏的冷幽默。这样的表演和演唱上的借鉴与变化,都是为了使舞台表演更贴近于角色本身。

《活捉》这折戏是我最初在戏校四年级的时候和林继凡老师学的,当时虽然学过,但是那时候对人物尺度的拿捏并没有很清晰的把握。《活捉》着重于阎婆惜和张文远的感情,在表演时需要很清楚地理解这样的感情,要理解真感情才能把人物的处理表现得恰到好处。在戏校学这个戏的时候我只有18 岁,对于戏的内容,其实是不太明白的。经过这么多年自己演戏和人生经历的历练,如今我对张文远这个人物,有了新的理解。阎惜娇是宋江的妾,张文远虽然风流倜傥,但也是个平民小生,他和阎惜娇能够走到一起去,本身也是带有讽刺意味的。而在《活捉》中,一人一鬼回忆了他们的感情,从相识,到柔情蜜意,再到最后走到绝境,这折戏在一些版本中被叫做《情媾》,我认为在表演的时候应当表现出你情我愿的状态。

这个戏是围绕一个情来说的。张文远本是不知道阎惜娇要杀他的,开头张文远处于一个意识模糊的状态,突然看到一个女人来了,他本身好女色,这里要体现出朦胧中的清醒状态。到了后面他跟阎惜娇见面,知道眼前人就是阎惜娇之后,情绪是一个大反差,这个时候他完全清醒了。他知道这是阎惜娇的魂,表现出了害怕,但是为什么会有后续呢?其实张文远还是深陷在阎惜娇和他的感情中,所以才会有他们两个之后的回忆。他看她的相貌,此时的阎惜娇还是很漂亮,张文远最初是看重了她的漂亮,没想到变成魂之后依旧这么漂亮。而同时,这段感情也是非常值得回忆的,以这段回忆走到了感情的一个巅峰。这时候阎惜娇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张文远陷入感情之后,就是进了阎惜娇这个感情的圈套,但是张文远最后是情愿跟阎惜娇走的,并不是阎惜娇逼迫的。最后这个你情我愿的表现,是这折戏很精彩的一点。张文远从绕绸条到最后下去的时候都是笑的,陷在和阎惜娇很美好的回忆里。

《活捉》是一折非常吃功夫的典型的做工戏,丑行需要有过硬的腰腿功、矮子步、僵尸跌等做工,但在如此繁难的做工的同时,脸部表情的控制,却成为把这出戏表现精彩的关键。要将他内心最初害怕却强自安慰,到难改好色本性,通过回忆重新陷入和阎惜娇的美好感情中,一步步被阎婆惜引入彀中的情绪表现出来。只有把情绪的把握、控制与做工完美结合,才能把人物的尺度把握好,把整出戏每个角角落落点点滴滴的小地方处理好,把这折戏精彩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参考文献

1:冷二面,又称冷水二面,即副丑,表演强调其冷酷的特性,故称。参见吴新雷编《中国昆剧大辞典》,2002 年,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572。

2:吴新雷编《中国昆剧大辞典》,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 年,南京:650。

3:[清]李斗《扬州画舫录》卷五“新城北录下”,1984年,扬州: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117-118。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830/7203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