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社会学类>军事>

吸毒:美军痼疾

写作指导QQ229366758

吸毒:美军痼疾

海豹吸毒威风减
  4月11日,有三位神秘的客人应邀到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新闻网录制节目。他们来自美军海豹突击队,同意面对镜头接受CBS记者的采访,条件是面目全都隐藏在黑暗中,声音要经过特殊处理,以保护自己,免遭军内人的打击报复。他们之所以以这样的形象登上电视,原来是来踢爆美军特种部队普遍吸毒的丑闻。
  美国海豹突击队正式成立于1962年,全称为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隶属于美国海军。它是世界十大特种部队之一,已成为美国实施局部战争、应付突发事件的杀手锏。到2006年,共有八支三栖特战队。1987年,三栖特战队第6分队(彩虹6号)正式命名为“美国海军特种作战研究大队”,最大的战绩是2011年5月1日击毙原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
  然而这支世界闻名的特种部队现在却有三名匿名官兵(两人退役,一人在服役)站出来向媒体曝光说,他们的很多战友都在吸食毒品,从大麻到冰毒、摇头丸,再到海洛因、可卡因等全都有,而且很多人日常尿检都是呈阳性,让人感到羞耻。 本文由手机论文网http://m.lw54.com收集整理
  據CBS获得的美军内部电子邮件显示,美军高层很清楚吸毒情况,驻扎在弗吉尼亚州的海豹突击队2队去年12月就因为严重的吸毒问题而叫停所有训练,不得不开会研究处理和整顿事宜。桑德斯上尉是刚到这支部队上任的指挥官,发现吸毒问题极为严重。尽管到他上任3个月时就有5名成员因为吸毒而被除名,然而仍然无法遏制不断扩大的吸毒势头。这位指挥官强调道:“我觉得这是一种背叛,我们是在看着海豹突击队的根基和文化正在一点点地受到腐蚀。”
  然而海军突击队发言人詹森上尉辩解说,2016年11月美军对6000多名突击队员进行过毒品抽检,只有7人检查出来服用毒品,否认对海豹突击队中吸毒现象扩大的指控。
  但是在电视节目中现身说法的知情者却不同意这种说法,认为吸毒人数绝不是公开的那么少。他们指出:“这些人根本无法信任,有可能在战斗中让自己的战友陷于险境,而且还会给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巨大损失,国家的军事行动怎么能依靠这样一堆毒瘾君子?”
  有专家认为,美军海豹突击队从事的暗杀、绑架和屠杀等军事行动太多了,只有靠毒品来麻醉自己,这和越南战争时颓废的美军吸毒是一样的。海豹突击队的行动十分隐秘,缺少公众的监督,逃离于媒体视线之外,因此必然会出问题。
  导弹部队爱捣蛋
  实际上,海豹突击队并不是第一支吸毒的部队。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怀俄明州一座战略核导弹基地的14名军人因涉嫌群体吸毒被停职并受到调查。该司令部主要管辖陆基核导弹部队,其负责运营的“民兵3型”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射程超过1万公里,目前在美国共部署了450枚,分别位于怀俄明、北达科他和蒙大拿州空军基地。
  这支部队隶属空军第90导弹联队,掌管着美国三分之一的陆基战略核导弹,驻守在怀俄明州沃伦空军基地。就是这样一支不允许有任何闪失的导弹部队,却发生了集体吸毒事件。据兰德介绍,是因为一名军官发现之后举报,才让军人们的劣迹得以败露的。这14名军人的军衔从下士到一等兵不等,隶属沃伦空军基地的警卫部队,平常负责巡逻导弹基地,应对任何安全威胁。若相关嫌疑被证实,将是美军近年来最大的严重违反军纪丑闻。
  早在2014年1月,马姆斯特伦空军基地两名一线士兵被曝沾染可卡因的涉毒丑闻,他们俩都是基地第341导弹联队“民兵3型”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操作员。随后,五角大楼展开安全检查,结果发现有6个导弹基地的11名军官涉嫌吸毒和推销毒品,其中3名军官甚至在战略值班时吸食毒品。时任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下令对空军战略导弹部队存在的问题作深入调查,继而采取了一系列整改措施。
  美国媒体和防务专家认为,近几年来美军核导弹基地丑闻频发,一是冷战结束后国际局势变化,核大战危险降低,战略导弹部队地位今不如昔,导致官兵士气不振,纪律松弛。二是军队经历阿富汗和伊拉克等战事,不断的部队换防使官兵产生厌倦情绪。“颓势”正在美空军核部队不断蔓延,他们更想念职业学校或稳定场所。三是出于家庭压力,很多年轻军人缺乏正常的家庭交流,性格不稳。
  杜克大学政治学教授彼特·费弗指出,战时状态首要任务是打赢战争,而对其他方面放松了。海军少将玛格丽特·克雷恩认为,军队打赢战争是重要的,但树立道德标准同样重要。
  越战毒品大泛滥
  吸毒在美军屡禁不止,越南战争时期达到顶峰。军人受指示服用的和自主服用的“精神类药物”水平惊人,为此有人甚至把越战称为美国第一场真正的“药物战争”。据美国国防部估算,1968年被派往越南的美军有一半服用过某些药物,1970年上升至60%,在美军撤退的1973年有70%的士兵服用过精神类药品。在毒品种类方面,曾吸食大麻、硬性毒品(大多为海洛因)和幻觉剂的人数占51%、28%和31%。
  美军发放精神类药物不仅仅是为了提高战场上士兵的作战能力,也是为了减轻作战给士兵精神带来的负面影响,降低战斗损伤率。自二战之后,虽然没有哪项前沿研究证明安非他命对士兵作战表现上有积极的作用,美军依旧持续为驻越士兵提供。军队的用量标准规定48小时战备状态里服用20毫克右旋安非他命,但很少得到遵守。
  初到越南时,3.2%的士兵严重依赖安非他命,一年后上升到5.2%,再后来提高至7%。从1966年至1969年,美军共使用了2.25亿片兴奋剂类药物,大多是安非他命的衍生品右旋苯丙胺,比二战时期所用苯丙胺药性强1倍多。
  “精神类药物安非他命就‘像糖果一样’分发给士兵,那些药能给人一种故作勇敢的感觉,能让人不瞌睡。视觉和听觉都得到提高,有时你真会觉得无懈可击。”一位退伍军人回忆说,“但抗精神病类药物和兴奋剂的效果迅速且短暂,当药效逐渐失去时,人们会变得愤怒,感觉就像是向‘街上的孩子们开枪’一样。”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923/7241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