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社会学类>军事>

吸毒:美军痼疾(2)

写作指导QQ229366758
一位绰号叫“比尔”的绿色贝雷帽精英部队队员曾严重依赖安非他命,每天几乎要服用100毫克。一天夜里在河岸巡逻时,他靠药性执勤26小时没有睡觉,变得有些神经质。受到噪音的震惊之后,这名队员向陪同他一起巡逻的小船开枪,将一位战友打伤致残。
  开始时,军方对士兵吸食大麻习惯不闻不问。1968年,美国媒体将大麻刻画成削弱美军的“瘟疫”。面临新闻报道的巨大压力,军方开始在内部做教育宣传,演講、广播、宣传册、医生警告等随之而来,但都收效甚微。1968年1月,在美军的规定中扩大了有害物质名录,禁止使用、售卖、转让或引进镇静剂、兴奋剂、迷幻剂,除非得到授权用于医疗目的。
  美军开始搜查有吸食大麻现象的军营,1970年约有1.1万士兵因使用硬性毒品被起诉。到1972年毒品案件几乎使美军在越军事司法系统瘫痪,正如一位被告士兵的律师所说,军事法庭上的毒品犯罪就如同美国本土民事法庭上的交通事故。为了降低大麻的可得性,美军出动飞机搜寻大麻种植地然后加以摧毁。
  随着军方对大麻的限制,海洛因开始流行起来。军队医生估计,吸食海洛因的士兵有3.7万~5万人,1970年4月到1973年1月因吸食海洛因过量死亡的士兵112个人。1971年7月中旬,开启代号为“黄金流行动”的项目,要求所有士兵在离开越南之前进行尿检。到1971年9月,共检测了9.2万多士兵,其中4788人(高于5%)呈海洛因阳性。到1972年3月,海洛因阳性比率下降到2%。
  连续两次尿检呈阳性的官兵被开除军籍送回国,但不能根本解决问题。这些士兵返回美国后,被政客和社会视为“其他人”而受到排挤。他们因为毒品问题被贴上社会秩序潜在破坏者的标签,虽然努力在战争中活下来,但仍是战争的受害者。
  美国军队当年在越南就把吸毒的恶习带到当地,如今在阿富汗,吸食和注射毒品的美军官兵更是成为当地公害,助推了该国的毒品种植产业。他们在阿富汗买毒品非常方便,尤其是那些驻扎在山区哨所的官兵,可以随意在当地小商店内买到鸦片或海洛因。一包阿富汗香烟的价格不到4美元 ,如果再加几美元,就能买到掺有海洛因或鸦片的香烟,很多美军官兵喜欢抽这类香烟。据美国国防部统计,过去两年内,有八名驻阿官兵因为抽鸦片过度而死亡,另有56名人涉嫌吸食和倒卖毒品。据预计,如果不加控制,死于毒品的美军人数有可能占到驻阿美军阵亡人数的1%。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923/7241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