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社会学类>军事>

从穿透性制空(PCA)看美军《2030年空中优势飞行规划》(3)

写作指导QQ229366758
4.3敏捷采办
  敏捷采办是实现PCA重要的手段保证。“敏捷性空军”中的敏捷性是指面对既定的变化,快速产生、筛选多种解决方案并快速形成执行能力。美军必须实施新的采办程序,这些程序既可促进先进技术走向成熟,也可对先进技术进行验证,还可将先进技术与关键基础技术发展周期进度相应匹配,及时整合到武器系统中。
  ECCT在研究中分析发现,通过常规的采办程序无法在2040年前部署下一代战斗机,因此需要采用快速采办程序和并行发展策略。美军尝试通过创新装备用途、发挥集群作用、融入军民技术三大途径,开展可在短期内形成战斗力的快速装备技术创新,用于支持美军的新战略要求。美军在PCA形成的快速采办过程中始终以技术为牵引、以快速能力形成为目标,将庞大的项目与目标化整为零,签署成多个并行项目同时开展,提前对关键技术进行成熟度提升与风险评测,如并行开展了“杀伤链”升级为更具弹性的杀伤网、自适应发动机转化项目、发展并演示“灰山鹑”微型无人机、定向能武器系统热管理等项目,将各类技术按单独路径发展,之后再集成到战斗机平台上,一旦各项技术按计划达到成熟.就及时验证并应用到未来装备研制中,从而达到缩短研制时间,降低研制风险,快速形成作战能力的需求。
  4.4颠覆性技术
  发展颠覆性技术是PCA中掌握先机的常态化机制。相比传统技术创新,颠覆性技术转化为实战能力,可能时间更长。对于夺取空中优势的PCA能力,包括可能出现的颠覆性技术应用,如定向能武器、高超声速武器、人工智能等已明确技术路线图的项目。虽然离形成空中打击的核心力量能力还可能较远,但美国对部分颠覆性技术已经纳入到体系开始考虑,一旦技术取得革命性突破,将很快带来体系能力的快速提高,一定会引发世界各国对夺取空中优势能力的重新审视。因此,为了赢得战争的主动权。必须重视基于颠覆性技术的装备研发与作战意识。
  如“阿尔法”人工智能在空战模拟器中击败了有着丰富经验的美军飞行员,人工智能在动态环境中可以考虑和协调最佳的战术技术,并作出精确的响应,比人类要快250倍,很多方面超出了人类极限,甚至可以同时躲避数十枚导弹并对多目标进行攻击,应用到装备上也许会出现更多以弱胜强、强者更强战场态势。
  5结束语
  美国在作战设想与评估中一直是秉承着料敌从宽、预己从严的态度,因此美军认为在未来20年内,六代机等复杂系武器系统的研发无法及时完成,其一直保持的装备代差优势将逐渐缩小甚至不复存在。美国主动求变,试图改变游戏规则,更加注重体系上综合能力的提高与颠覆性技术的探索研究。对于我们,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应该未雨绸缪,在武器装备的研制中探索尝试新的方法与道路,在新技术的研究与发展中去除约束,大胆创新,不走寻常路,最终才能对强敌实现弯道超车。
  简讯
  美国的高超声速竞争:追求速度
  美国正在发展高超声速技术.以实现两个短期目标和一个长期目标。两个短期目标是希望到20年代初高超声速武器能够发展成熟.到20年代末或30年代初研制出无人监视飞机:长期目标是发展出高超声速飞行器。
  美国国防部负责人证实.在整个国防部及其合作机构正在进行的技术开发中,高超声速武器有可能是出现的首个采办项目。美国空军希望在2020年左右对“高速打击武器”(HSSW)进行一次演示验证,到2020年五角大楼将决定怎样最好地将技术转变为一项高超声速导弹采办项目。
  空军研究实验室技术人员称,“高速打击武器”演示验证正在开展两项主要的工作。一个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雷神公司正在进行研究的“战术助推一滑翔”(TBG)项目;一个是波音公司牵头的“高超声速吸气式武器概念”(HAWC)项目。
  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与其他的五角大楼实验室正在努力开展未来高超声速飞行器两个关键方面的工作,即可重复使用性以及越来越大的尺寸。波音公司的X-51A“乘波者”在2013年的演示验证是美国空军计划将高超声速飞行器武器化的基础。
  在发展X-51的同时,多个机构还在研究能处理10倍于X-51发动机的更大的发动机。这些发动机非常适合于高速的情报、监视与侦察平台以及大气层中的巡航飞行器,最终的计划是要发展更大型的发动机.使吸气式飞行器进入太空。
  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也在研究超燃冲压发动机与高速涡轮发动机或火箭发动机一体化的可能性,以期在更宽的马赫数范围内具有高效率的推进力。2003~2011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同DARPA一起进行了一项早期的高超声速飞行器工作,即“猎鹰高超声速技术飞行器-2”(Falcon HTV-2)方案。2010年,在HTV-2的初次飞行中收集了數据,验证了在高升阻比空气动力学、高温材料、热防护系统、自主飞行安全系统以及用于长久高超声速飞行的先进制导、导航与控制等方面的进步。
  目前,X-51A项目的成果被运用到HSSW项目中。弹药和制导系统两个验证项目正在研制,即HAWC项目和TBG项目。
  虽然X-51A成功演示了飞行器与高超声速推进系统的一体化,但TBG和HAWC项目关注的是在“猎鹰”和“乘波者”项目中未能完全实现的先进制导与控制。导引头分系统已在美国空军的多个弹药实验室开展研究,以增进性能。2014年3月的一份公告称,TBG项目正试图为空射型战术级高超声速助推一滑翔系统开发技术,并将于2020年进行飞行演示验证。
  该项目将促使高超声速助推一滑翔系统发展所需要的系统和技术问题得以解决,它考虑到以下几个方面:具有所要求气动和气动加热性能的飞行器方案;用于宽广作战包线的可控性和鲁棒性;系统属性和分系统必须在相关作战环境中是有效的:用于验证系统以及未来作战系统的降低成本和提高经济可承受性的方法等。
  与此同时,HAWC项目将验证一种由超燃冲压发动机以较低速度推进的高超声速巡航导弹。据DARPA称:“HAWC技术会扩展到未来的可重复使用高超声速空中平台,应用于情报、监视与侦察以及太空飞行等方面。”
  DARPA在2013年公开了一项新工作,研制一种可重复使用的无人高超声速助推器,可将1360~2270 kg的小型载荷卫星发射到近地轨道,同时还可用作高超声速飞行器的试验台。2015年7月,DARPA授予波音公司及其合伙人蓝色起源公司一份价值660万美元的变更合同,以继续研制XS-1实验性航天飞机。
  从20世纪80年代.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就开始研制一种类似于XS-1的系统,在经历了几次失败后,美国国防部的研究者认为,由于目前在轻型和低成本复合材料以及改良热防护方面的进步,该技术是触手可及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923/7241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