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社会学类>军事>

美军“大数据”作战运用实践及其启示

写作指导QQ229366758

美军“大数据”作战运用实践及其启示

大数据在引领了信息领域变革的同时冲击着世界军事的发展,正逐步改变着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目前,美国把“大数据计划”与“星球大战计划”、“信息高速公路计划”并列为国家战略计划,企图通过关键技术的开发,大幅提高其军队大数据的开发利用水平,增强其以侦察情报、作战决策、协调控制为主的作战指挥能力,进而巩固其信息作战的优势地位。
  一、美军利用“大数据”作战运用的主要方面
  一是加强了战场态势感知能力。随着美军各类侦察卫星、雷达、电子侦察机,“捕食者”“掠夺者”无人机,夜视仪、热成像仪、传感探测仪等情报、监视和侦察系统的大规模部署和应用,海量数据构成了最全面、直观的战场态势。为提升数据处理能力,美军展开多项研究。目前,列装的第3代通用式地面分布系统就能以处理每分钟600万份战场情报的速度,将传感器所捕获的所有数据进行融合分析处理、破除“战场迷雾”,并把情报智能分发给各作战单元,阿富汗战争中得到实战检验。
  二是提高了情报分析处理能力。美军通过多年发展,已经建设成了全球最先进的大数据处理中心,目前约有700万台计算设备,到2020年后其数量将翻一倍,新一代大数据系统,将其情报分析处理能力提高了100倍以上。阿富汗战争时,为彻底打掉一股恐怖分子,美军情报分析人员利用先进的大数据系统,把作战方案库中的数据与基地组织情况数据中的资金情况进行自主关联、实时比对分析,指导美军先发制人,成功打掉目标。
  三是优化了作战指挥周期流程。从美军C4ISR系统的“获取—传输—处理—分发”全信息流程,到大数据系统的“采集—传输—分析—运用”全数据流程,美军利用全数据流程的应用使情报分析处理时间已从63天减少到了近20小时,从情报处理捕获、辅助支持决策、动态协调控制等方面,实现了作战流程与数据流程的同频共振,加快战场信息流转,从而优化了情报—决策—控制(OODA)的作战指挥周期,提升了美军快速反应、快速指挥能力,实现“发现即摧毁”的作战目標。
  二、美军利用“大数据”作战运用的基本经验
  一是注重战略规划。2012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宣布“大数据研究与开发战略”,随即美国防部便出台每年拿出2.5亿美元开展大数据研究的计划;为了加快大数据及其技术的研究步伐,美设置了首席信息官办公室,专门从事本文由手机论文网http://m.lw54.com收集整理大数据全局性指导和顶层设计工作;发布了《美国国防部信息技术体系战略与路线图》、《国防部数据、信息和信息系统共享计划》等战略规划文件,使大数据及相关技术建设成为国防信息体系的一部分。
  二是依托目标牵引。美军是开展大数据研究较早也相对完善的国家之一,其基于长期对大数据积累形成的成果,研制开发了大量的大数据应用系统,比如联合公共数据库(JCBD)、国防数据字典(DDDS)等工程。近年以来,针对爆炸式增长的巨量大数据美军就提出了三大目标任务即:可获取、可利用和可视化。其本质就是让美军能最大限度的共享情报数据、共享战场态势,从而提高指挥能力。其成果就在其新型作战部队(如第4机步师)的作战与训练、决策指挥中得到充分展现。
  三是推动技术开发。重点对视频、像素图、声音等非结构化数据的智能化分析处理进行研究,并开发出异构数据处理分析工具XDATA,视觉智能机器技术Mind’s Eye,图片检索工具VERAT,文本转译及挖掘工具MADCAT,声音信号处理工具GALE等;制定了个人通讯的监测计划“棱镜门”、互联网监测项目“X关键得分”;开展了“数据到决策”的大数据分析项目、多数据整合分析处理项目等,围绕海军战术云(DFNTC)项目建立了NTCRI(海军战术云参考实施)的云生态系统平台,实现大数据的融合处理,提高了分析预判的能力。
  三、美军利用“大数据”作战运用的主要启示
  一是重视和加强顶层设计。以不同兵种、不同作战任务、不同指挥层级的应用需求为牵引,科学统筹,合理规划、明确阶段性目标定好发展路线;紧密结合陆军各部队任务使命,建立涵盖各个领域、面向不同主题,实时动态更新的建设标准;依据层级对数据的各类需求,统一制定好归口采集、共享发布、数据格式、保密管理等切实可行的标准规范;围绕数据周期规律安排好数据、设施、制度、人才等各项建设。
  二是开展理论和技术研究。超前的军事思维和技术,深刻影响着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一方面开展基于大数据作战的理论研究,用理论指导实践。一方面对人工智能、海量数据分析、实时数据处理、分布式计算、存储访问、数据可视化等前沿关键技术进行研究,确保军事理论、技术与未来战争完美对接。并以云计算为平台,以数据分析挖掘为重点,以栅格网络为支撑,以信息服务为目标,建立一个集高效获取、传输、存储、自动分类、识别、快速检索、辅助决策和智能化的大数据中心。
  三是推进大数据作战应用。提升作战效能是大数据应用于军事领域的落脚点。在侦察预警领域,提高侦察预警情报的获取、跟踪、定位、处理、分析和防护等能力;在指挥控制领域,提高对指挥控制数据的智能处理、辅助决策能力,有效地增强基于数据的指挥控制水平;在装备建设领域,积极开展信息系统装备技术保障和综合运用研究,提高武器装备信息处理的实时化和智能化水平,加速推进武器装备的跨越式发展和战斗力综合集成。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923/7241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