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社会学类>军事>

撤出越南路难行:越战中美军的轰炸及布雷行动(2)

写作指导QQ229366758

通过集结空军和海军力量对北越进行高强度的轰炸,美国试图阻止北越凌厉的地面攻势,支援南越伪军的地面作战,并将美军地面部队解脱出来,以实现“战争越南化”。同时与北越举行和谈,最终实现越南问题的解决。然而战争的天平向北越倾斜,美国的空中和海上优势无法阻挡北越的强大地面攻势。
  5月1日,当北越的坦克攻入广治市区以后,南越军队丢盔撂甲,仓惶向顺化市溃散,最后一批美国顾问只好乘直升机离开这座失守城市,北越人民军宣告大捷。广治市的失陷,再次使美国政府实施“战争越南化”的梦想破灭。
  随着北越人民军的胜利凯歌不断奏响,巴黎会谈恢复了。5月2日,基辛格带着尼克松的新建议来到巴黎,同北越代表黎德寿举行会谈。尼克松的新建议主要是:如果北越同意停火和遣返美国俘虏,美国就同意在2个月内撤离越南。然而谈判最终还是破裂了,因为北越的条件是要求美国推翻阮文绍政权,建立不包括阮文绍在内的联合政府。
  战场失利,和谈破裂。面对这种窘境,尼克松提出两种对策:一是立即从越南撤出全部美军,但美国国会认为这会影响世界和平,因而否定了这一条;二是继续谈判,提出一种“体面的妥协”,但要做到这一条,就必须使北越得不到援助和武器。
  密集实施轰炸与布雷行动
  5月9日清晨,尼克松总统一声令下,美国海军舰载机100余架和各型舰只6艘,对海防、广安、鸿基、涂山等沿海地区实施猛烈轰炸,并进行布雷前的军事佯动和火力掩护。
  轰炸停止2~3分钟后,从金兰湾外的两艘航空母舰上起飞40余架A-6A、A-7E型舰载机,满载着MK-42和MK-52型水雷,在600m高度上以550~650km/h的速度飞向海防港,采取小编队、多批次、水平跟进、同步投掷的方式进行布雷,将水雷准确地布设在海防航道上。与此同时,美军100架岸基飞机也将水雷布设在鸿基、红河口和涂山等航行要道,仅仅1个小时,美国海军即宣布完成了首批水雷的布设任务。
  5月10~12日,美国舰载机和岸基飞机昼夜不停地对北越的海防、鸿基、锦普及会江四大港口实施布雷,封锁这些港口。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布雷覆盖范围,先后封锁了太平河、马江、格会口、筝河、日丽河、越门河、红河口、文奥河、茶李河、勒具河、格禁河等10多个河口、港湾、水道及东北群岛海区。5月13日,美国海军开始进行全面补充布雷,进一步扩大雷区。截至5月19日,美国政府宣布完成对北越港口和江河地区的水雷封锁。
  至此,美国海军在越南北方的第一阶段布雷行动宣告结束。
  5月10日,美军出动16架F-4“鬼怪”式战斗机,携带激光和电视制导炸弹,轰炸位于河内与中国西南边境的铁路枢纽——杜梅桥。这次轰炸投掷各型炸弹29枚,其中激光制导炸弹22枚、电视制导炸弹7枚,命中12~16枚,炸毁了杜梅桥,使这一交通大动脉一度中断;同时对其他重要桥梁、物资囤积地等重要目标也实施轰炸。
  杜梅桥是法国人保罗·杜梅设计的,又名红河大桥、龙边桥。该桥主体结构为钢筋混凝土结构,非常坚固。是全球社会主义阵营的援越作战物资从中国云南通过胡志明小道南运的必经之路,其战略价值可见一斑。自1967年开始,美军对该桥进行了64次轰炸,付出了大量弹药、油料和损失8架战机的损失,杜梅大桥依然屹立在红河上,所以当时的越南人称该桥为“炸不垮的大桥”。
  为了保卫杜梅大桥,北越人民军在大桥附近不但部署有大量苏制“萨姆-2”地对空导弹,还部署有卡车机动的双联装车载“萨姆-3”地对空导弹及各种高射炮群。高射炮有57mm炮、37mm口径炮,还有ZSU-23-4四联装23mm高炮。对空火力配系涵盖了射程在30km以下的高、中、低空武器……
  1972年5月8日晨,美军驻泰国乌汶空军基地上,一架架F-4战机已经挂载上了新式的激光和电视制导炸弹。8时许,负责开辟“安全走廊”的8架F-4战机升空。27分钟后,16架F-4战机以代号“牡蛎”的攻击编队起飞,其中8架挂载制空武器,负责拦截北越空军的战机。与此同时,驻泰美军柯叻空军基地起飞15架专门负责压制“萨姆”导弹的F-105攻击机。
  “牡蛎”编队升空,飞行员将任务程序软件输入战机后打开自动驾驶仪,战机密集编队沿预定航线进发,飞行员稍事休息。攻击编队飞行一个多小时通过老挝上空,到达第一汇合点,转向后向加油空域飞去。远方的空中出现一架KC-135空中加油机。队长一声令下,一架架F-4战机向加油机靠拢。战机到位后加油员操纵加油探头,“咣当”一声自动锁定开始加油。很快,战机上的绿色加油指示灯亮起,加油探头自动松开,表示油已加满。战机飞行员向加油员竖起三个手指打出“OK”的手势,战机退出加油航线。
  空中加油后,“牡蛎”编队转向目标航线,队长下令全队进入“无线电静默”状态。战机逐渐接近第二汇合点,飞行员们解除自动驾驶状态,手动驾驶战机逐渐降低飞行高度。从新山机场起飞的支援战机也已经进入汇合点,高空中盘旋着两架EC-121“早期预警空中协调指挥机”,4架EB-66电子干扰机发出强大的干扰电波。
  先期起飞的8架F-4战机,在前方开始投掷干扰炸弹布设“安全走廊”。“牡蛎”编队随后继进,其中一架F-4战机加速飞出编队,空中发射箔条火箭以弥补“安全走廊”的漏洞。火箭炸开后,一团团纤薄的箔条如烟似雾随风在空中飘散。北越的雷达显示屏上,此时是白茫茫一片雪花,什么也看不见。
  停泊在北部湾的美军“红冠”号雷达舰发来空情通报:“敌方米格机两架,与我机相向而行,高度3000m,相遇时间2分57秒……”“牡蛎”编队队长打破无线电静默,下令全队:“呈战斗队形散开!”密集编队中的F-4战机,刷拉一下两两编队拉起,分散开来。“牡蛎”编队队长又连续下达“给武器加电”、“导引头开锁”、“解除保险”等一系列作战指令……
  “牡蛎”编队队长打开机载雷达,在64km的距离上跟踪到越机。显示屏上出現了“选择作战模式”的英文简写字样。队长选择了“中距离拦射”,接着选择了发射两枚导弹模式并迅速锁定一架越机。两个亮点迅速接近,很快到了24km的距离,“可以发射”指示灯亮起,蜂鸣器中传来“呜…呜”的“允许发射”提示音,“牡蛎”队长用力按下导弹发射按钮,同时对无线通话装置大叫一声“Fox One”(当空战中发射半主动雷达制导导弹时,北约飞行员须使用暗语“Fox One”来提示友机导弹已经发射。当发射热寻的空空导弹时,北约飞行员须使用暗语“Fox Two”来提示友机导弹已经发射。当发射主动雷达制导导弹时,北约飞行员须使用暗语“Fox Three”来提示友军导弹已经发射。在敌我识别系统还未盛行的年代,导弹在寻的过程中可能会攻击友机,飞行员喊出“Fox One”等暗语,友机就会注意这枚导弹的动向,并在必要时规避)。随着机身的微微抖动,两枚AIM-7Ⅲ“麻雀”式半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拖着两条火舌向前方飞窜,瞬间在视野中消失,在碧蓝的天空中犁出两条昏黄的烟迹。须臾,远方的空中爆出一个桔色亮点,雷达显示击落一架战机。一架折了左翼的“米格”—21战机打着旋向山谷间坠去。北越飞行员弹射跳伞成功,青山绿水间绽开一朵洁白的伞花……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923/7241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