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社会学类>军事>

曲折之路浅谈美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建立和完善(4)(3)

写作指导QQ229366758
琼斯针对这些具体问题提出了解决办法。但当他因为这一问题同时任国防部长的温伯格进行沟通时,却发现得不到后者的支持。国防部长说:“如果我们开始改革,他们就会以为我们这里已经乱作一团。”琼斯反驳说:“我们已经乱作一团。”得到的回答却是防长“礼貌的沉默”。即将退休的琼斯决心在此之前改革参联会,既然得不到防长的支持,那么也就不奢望得到总统的支持了,他决定转而寻求国会的帮助。但给参议员戈德华特的信没有得到回复,尽管后来这位参议员对于改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当时他只是仔细阅读了琼斯的信而没有回信。得不到参议员回信支持的琼斯并没有放弃努力,他又开始在现有体制内寻求解决办法。
  参联会主席可以动用进行独立评估的参谋团队只有5名军官,这实际上起不到什么作用。根据《1958年国防部改组法案》,参联会主席已经失去了对联合参谋部的管理权,这一管理权只能由参联会集体掌握。琼斯如果说服同事们成立一个专门委员会进行调研,那么各军种就会指定代表自己利益的人参加进来以影响评估结果,这样一来也不会得到客观公正的结论。但对于琼斯有利的是他有权雇佣顾问人员,这样一来就可以得到独立的调研结论。琼斯成立了一个以威廉·K·布雷姆为首的研究小组,对参联会体制进行研究和评估。经过长达11个月的工作,研究小组形成了名为《参联会的组织和职能》的报告,简称为《布雷姆报告》。
  这个报告成为后来《改组法》一些重要理念和思想的源泉,包括:参联会主席担任首席军事顾问,设立参联会副主席,联合专业军官和独立的联合参谋部等。1982年2月3日,琼斯在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作证时根据这一报告的内容进行了作证(此时,这份报告尚未最后完成并提交,在此后的4月9日才正式提交给参联会),并随后在杂志上发表了相关文章。就此,琼斯作为一名跳出狭隘的军种利益圈子的顾全大局的美国军人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相应的改革能否成功接下来就要看国会的运作了。
  第二,采取适应美国政治体制的推进方式推动改革,在推动过程中注意取得各方面的平衡。
  美国式的政治体制决定了美国军队的改革必须以适应其政治体制为基本要求,否则其军队改革将会遭到来自国会的严重阻挠而陷于搁浅。正如琼斯所认识到的那样,“如果我们要进行根本改革,必须引入外部压力。这一压力必须来自于国会”。而获得国会的支持也不是一帆风顺的,需要复杂的国会运作程序才能达到目的。
  当琼斯在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进行作证后,立即遭到了改革反对者的“炮轰”。他们认为这是军队内部的背叛行为,声称是“琼斯将军,而不是组织缺陷,是几年来政策缺陷和行动失败的罪魁祸首”。尽管如此,琼斯将军的大声疾呼还是引起了一位国会工作人员的注意。這个人名叫阿齐·D·巴雷特,是一名退役空军上校,正在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工作。虽然他对于国会来说还是一个新手,但24年的服役经历特别是4年主要从事国防体制研究的经历,让他对琼斯的想法深有同感。
  此时的巴雷特非常希望自己的上司——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下属的调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众议员怀特做出响应。但他失望地发现,怀特对琼斯的建议毫无兴趣。作为一名国会工作人员而非国会议员的巴雷特从没有想到自己会卷入五角大楼的改革之中,但4年从事国防体制研究的他却促使他想要做出自己的努力。巴雷特找到怀特,建议他“在参联会主席都说参联会体制存在着致命缺陷的时候,国会不能袖手旁观……您必须主导这次改革”。虽然怀特对改革并没有什么兴趣,而且缺乏相关知识和热情,但在巴雷特的劝说下仍然决定展开质询工作。此外,调查委员会的高级幕僚约翰·拉里也热情地支持巴雷特的观点。
  经过一系列的听证会,怀特、巴雷特和拉里起草了一个仅有10条法律条文的议案,并提交给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这个议案的内容只对现有的有关法律,即美国法典第10编进行有限的修改。议案没有采取参联会主席是总统首席军事顾问这样的字眼,而是建议参联会主席“以自己的方式”向总统和国防部长提供军事咨询。议案建议设立参联会副主席一职,但对进一步的具体问题没有更详细的规定;议案提议参联会主席和参联会其他成员在联合参谋部军官的选拔方面享有同等的权力。议案提议参联会主席全权管理联合参谋部及其主任,这就将参联会主席失去的管理联合参谋部的权力拿了回来。议案还提议允许军种参谋长、联合司令部和职能司令部指挥官对联合参谋部的报告和建议发表自己的看法,使得联合司令部指挥官在影响其司令部的决策中拥有了更大的发言权。议案中关于联合参谋部的条文强调国防部长须确保“联合参谋部单独编制和运作”,既强调了国防部长的权威,又可以使联合参谋部摆脱军种控制。最后,议案建议有关军官晋升等事项须适当考虑其在联合参谋部任职时的表现。
  这样一个在很多地方含糊其辞的议案,虽然在当时是一个进步,但却很难满足琼斯的期望。巴雷特等人很清楚,如果按照琼斯的意思提出议案必然会遭到五角大楼的极力反对而胎死腹中,这样一个渐进式的改革议案才是现实中可能通过的。事后证明,正因为这样一个没有遭到行政部门反对的议案才最终获得了众议院的通过,从而成为《1982年改组法案》。议案通过不到2个月,参联会就提交了改组评估报告,其结论是:“大幅度修改第10编没有必要”。这清楚表明了五角大楼将要采取强硬的立场来反对进一步的改革,并且准备在这个问题上最终坚决对抗国会。但是,这个议案却推动了改革的努力,使国会内的其他人发动了更强有力的改革行动,从而开始打破国会和军种在体制问题上长达40年的同盟关系。1983年1月,众议院议员比尔·尼科尔斯担任了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下属的调查委员会主席一职,他将继续前任主席怀特未完成的改革。
  尼科尔斯和巴雷特继续推动改革的努力,在参议院遭到了挫败。当时担任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主席的是约翰·托尔。托尔成功地将众议院18个提议中的10个否决掉,而且获得批准的8个无关紧要的提议中还有3个已经打了折扣。这一事实使得尼科尔斯和巴雷特感到了毁灭性的失败。无可奈何的他们只得寄希望于下一任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主席的支持。到了1984年大选时,托尔最终退休了,接替他的是共和党参议员巴里·戈德华特。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923/7241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