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社会学类>军事>

曲折之路浅谈美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建立和完善(4)(4)

写作指导QQ229366758
戈德华特曾是196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二战时曾是一名飞行员,最后于1967年以空军少将军衔从预备役退休,他在国防界享有盛誉。更为重要的是,戈德华特决定将国防改组列为首要任务,并且希望在退休前在这方面做出历史性贡献。同时,深谙美国政治的戈德华特还做出了一个极为明智的决定,那就是“如果有机会实行有意义的改革,就必须避免党派政治”,决心采取真正意义上的两党合作。戈德华特因此决定和积极提倡改革的民主党参议员萨姆·纳恩合作,并且如愿以偿。这样,两位参议员分别负责不同的工作。戈德华特专注于制定改革的核心内容,抵挡着来自五角大楼及其同盟者的指责。
  納恩曾这样评价他的作用:“因为他的信誉和军人般的名声,没有人可以这样说戈德华特正在支持这样的事业:‘它具有破坏性或者它是反军队的,或者他来自某个试图危害军队的职位。’他们唯一能说的是,‘我们不同意他的观点’。戈德华特不会受到右翼分子的任何攻击影响。所以,让戈德华特站在前线是至关重要的。”纳恩则负责更具体的分析和解决方案。这对超党派改革组合最终成为了推动改革的最重要力量之一。
  
  此时,正有一个利好消息在等着这些改革者们。比尔·克罗海军上将是太平洋司令部司令。作为出身海军的联合司令部司令,他认为太平洋司令部经由40年的军种间的明争暗斗所形成的编制原则已经过时了,五角大楼和战区司令部都需要从根本上进行改组。最为重要的是,克罗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并且藐视自己军种的那种教条文化:“海军在传统上就反对任何看起来、听起来或闻起来与联合有关的东西……我对上述观点相当质疑”。在得知里根总统提名克罗接任参联会主席,并且在私下里得知他支持改革后,戈德华特和纳恩决定争取这位同盟者。他们在克罗当选参联会主席这件事上为他拉了票,从而获得了一个军方的高级支持者,更重要的是这位支持者来自于海军。
  随着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内有关改革工作的推进,改革者们开始采取各种措施来确保在听证会上打败那些准备了充足“弹药”的反对者。他们采取的最重要的措施之一是被称之为“子弹陷阱”的措施,即准备一些过分激进的改革措施来作为可以让步的空间,以此来牵扯反对者的精力和对抗措施。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建议是用联合军事顾问委员会取代参联会。这一建议传递了这样的信息: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认为参联会的表现非常不能令人满意,并且正在严肃地寻求更有意义的解决方案。也就是说,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将从根本上否定参联会的作用,而且正在寻求更强有力的联合指挥机构取代它。
  五角大楼听到这样的措施后,一定首先担心自己的存在而不是接下来的改革措施,因此也就牵扯了他们大量的精力。对此,纳恩曾风趣地说:“我们需要一些把他们吓得一塌糊涂的幕僚机构建议,这样当我们做我们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时,他们就会掏出手帕,擦着眉毛,然后说道,‘天哪,我们太幸运了’”。除了要彻底取代参联会这一“子弹陷阱”外,还有5条起同样作用的措施,其中4条都是特别针对军种利益集团的。第一条是将为联合事务工作的军种参谋削减到不超过25名军官;第二条是通过让联合司令部司令的级别高于军种参谋长,以此来提高其地位;第三条是把联合司令部内各职能军种指挥官从作战指挥链上移除;第四条是在陆军部和空军部里将文职秘书处和军队司令部参谋机构合并,而在海军部则将这两类机构部分合并。此外,还有一条建议是分别设立三位专门负责核威慑、北约防务和地区防务与兵力投送任务的国防部副部长。
  在上述针对军种利益集团的4条建议中,最令各军种感到害怕的是联合司令部司令的级别高于军种参谋长,以及将联合司令部内各职能军种指挥官从作战指挥链上移除。因为这将意味着各军种参谋长的地位将在联合司令部司令之下,而且各职能军种指挥官在联合司令部内将失去指挥权,这是各军种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改革者们正是因为这些“子弹陷阱”成功耗费了反对者的大量“弹药”,反对者花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将这些吸引注意力的建议“毙掉”,从而掩护了真正想要推动的改革措施的通过。
  与改革者们紧锣密鼓的准备的同时,行政部门这边也有了一些对改革颇有影响的动作,并且进而为改革者们增加了同盟者。因为国防采购方面的混乱情况,里根总统于1985年7月15日签署行政命令,宣布成立总统的蓝丝带国防管理调查团。尽管对外宣称这个后来被称为帕卡德委员会的调查团的重点工作是调查采购方面的问题,但总统还是让其在所有关于改革的问题上在政府内部起到带头作用。这就为国会的改革者们增加了一个可能的同盟者。
  帕卡德委员会开展工作时,其5个专门研究小组中有2个小组针对的都是国会正在审议之中的国防改组问题。因此,国会的改革者决定要同他们建立起紧密的联系。1985年9月4日,戈德华特给帕卡德委员会主席大卫·帕卡德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们委员会的成员们对……您在履行职责过程中所表现出的有目共睹的能力无不交口称赞……重整这支军队以保卫我们的国家,对我来说,戴夫,那就是尚待我们完成之唯一大事”。帕卡德在一次几乎是专门为双方建立联系而举行的早餐会后表示:“是到了该做点重要的基础性事情的时候了,而且国会和我们委员会必须保持沟通。”
  帕卡德委员会的工作很快就让他们引起了对《1958年国防部改组法》的兴趣。帕卡德派人访问了曾任艾森豪威尔书记长的陆军上将古德帕斯特。后者在采访时说:“今天联合司令部司令所行使的指挥力度远远没有达到总统艾森豪威尔的要求……有着目前种种局限的‘作战指挥’也远远没有达到艾森豪威尔的意图……各军种参谋长应该将他们大部分时间和精力用在履行作为参联会机构成员的各种职责上,而各种日常事务的处理则应该留给军种副参谋长。”帕卡德对此后来说:“我们对他(艾森豪威尔)想要完成的和他未竟的事业感同身受。这一点积极影响了我们当时的努力。”
  在一份提交给里根总统的,关于帕卡德委员会成员唐利在艾森豪威尔图书馆的调查结果的备忘录中这样记述道:“在帕卡德委员会的建议和艾森豪威尔1958年的倡议之间存在着很多相似之处。委员会的结论与历史趋势是一致的,即加强国防部长和参联会权威以实现提高支持战略规划的各军事部门的整合度,同时依然保持独立军种的完整性和他们各自在计划执行上的责任”。备忘录还提出来一个当时情况与1958年重大的不同之处:“艾克(即艾森豪威尔)面对的是一个反对改革的国会;今天,恰恰是国会在抵制压力极力推动国防管理和组织上要进行广泛而细致的改革。”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923/7241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