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社会学类>军事>

曲折之路浅谈美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建立和完善(4)(5)

写作指导QQ229366758
也就是说,美国行政部门已经意识到现在的军事体制改革已经少了一个重大障碍,原来国会和军种联合抵制改革的局面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军种利益集团还在坚持对抗改革的努力。这种情况无疑会对里根总统后来顺利签署《改组法》,并使之成为法律生效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帕卡德随后告诉戈德华特和纳恩,他的委员会将建议赋予联合司令部司令更大的权威,建议更加强调任务,建议联合司令部司令在参联会里拥有更大的代表权,建议指定参联会主席为总统的首席军事顾问,并设立一个参联会副主席。就这样,国会的改革者们在行政部门就获得了一个坚定的支持者,剩下的就是要在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对国防改组议案的审定中获得通过这一关键环节了。
  1986年2月4日上午,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对国防改组议案的最后审定工作终于开始了,而这被改革者们和反对者们都视为一次“决战”。就在开会之前,五角大楼给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送来了8封信,分别来自参联会主席克罗海军上将、3个军种部长和4位军种参谋长。除了克罗的来信论辩较为理性外,其他7位军种官员的信则全部都是争吵和充满火药味的争辩。海军部长攻击议案草案说:这“将把我们的国防体制搞得一团糟……让军种部长和军种参谋长的职位形同虚设,实际上变成了没有实权的摆设。取代军种部长的将是5个脱离文官控制的像地方總督一样的联合司令部司令;而取代军种参谋长的,是一个单一的声音(配个副手),由他来向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防部和国会提供军事建议。”
  海军陆战队司令凯利也抗议说:“如果‘议案草案’以它目前的样子颁布出去,将导致国防体制效率和效能的大幅下滑——会降到我将对美国未来安全深感担心的程度。在这点上,在我身着军装为国家服役的36年中,还没有什么文件能让我这样如此担忧。”海军作战部长沃特金斯也这样认为:“我相信如果我们遵照摆在你们委员会面前的那个目前的法案草案里为我们绘制的航线航行的话,我们的国家肯定会被搁浅,可以预见到会蒙受巨大的损失。”
  在这些充满火药味的攻击下,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的成员们如何投票也就成了一个关乎最后结果的关键。在这一关键时刻,委员会的19名成员全部到场。这19名成员中的13位曾在军队服役,其中4人在陆军、6人在空军、3人在海军、4人在海军陆战队。这些人有的不太重视与军队以前的关系,而有些人则和军队仍有着密切的联系。而这些情况无疑会对投票结果产生很大的影响。经过不断提出修正案并逐条进行表决,在针对一条关键性修正建议的表决中,戈德华特已经争取到了参加投票的15名参议员中的10票赞成票。戈德华特想让这一次关键的投票表决获得更大的差额(如果4名未到场的参议员都投反对票,就会只有1票的差额),因此决定从缺席的参议员之中拉一张赞成票。
  戈德华特打电话给参议院丹·奎尔,告诉很惊讶的奎尔,他想要奎尔投票支持自己。戈德华特警告后者,如果他没有支持自己,他就先把奎尔国防采购政策专门委员会主席的职务给撸了,然后再把他从武装部队委员会里一脚踢走。这还不算,戈德华特还威胁说要让奎尔在下一次竞选中也会白忙活一场。放下电话后,戈德华特面带微笑地说:“奎尔会和我们投一样的票”。谁知,到了下午奎尔又想改变主意,戈德华特则答复说要他亲自和自己谈谈。结果,这一整天奎尔也再没有任何动静。就这样,第一场投票以11票对7票的结果通过。
  最后审议阶段进入第3个星期后,先后有2个参议员转变立场加入了改革者的一方。这样,戈德华特和纳恩就获得了13名支持的成员,反对派的阵营开始崩溃瓦解了。3月6日,对整个议案最后表决的时候,居然全部19名成员都投了赞成票,议案获得了通过。接着,有人跑到反对激烈的海军——海军陆战队联络部喊道:“嘿,伙计们,投票结果是你们要的‘10:9’。10个共和党人投票支持国防改组;9个民主党人投票支持国防改组”。
  参众两院都通过了有关的议案,使得美国政府面临巨大压力。但时任总统里根并不太支持这项改革。里根在4月24日就国防改组问题向国会传达了他的咨文,里面拐弯抹角地提到了国会的议案。他说:“其他所提议的法律上的改革,在我看来,是没有必要的。”总统还要求国会保留军种参谋长作为参联会成员,并允许由总统和国防部长来决定在参联会主席缺席的情况下,应该由谁担任代理参联会主席。
  参众两院武装部队委员会驳回了总统的请求,并且深信所有的改革将需要法律的强制力来确保执行真正意义上的改革。经参议院—众议院协商会的努力,两院分别提出的议案被整合并做出了最后的立法决定。由于国会几乎一致支持戈德华特——尼科尔斯法案,这就意味着即使里根总统动用否决权也不可能终止这一法案了。参议院和众议院的领导者可以轻易召集所需的三分之二的人投票,推翻总统的否决。有鉴于此,里根总统明智地签署了这一法案,使之正式成为法律。也正因为如此,有了立法手段的强有力保障,美军以后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也就得到了持续的改进和完善,其作战效能也得到了实质性的提高。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923/7241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