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社会学类>军事>

从上世纪中印边境战争看新世纪中印关系走向(3)

写作指导QQ229366758

中国军队以胜利之师勒兵不前,等待的是中印两国的和谈与边境地区的和平。然而,10月27日,尼赫鲁复信周恩来,不但强势拒绝中方的和谈建议,反而自命不凡,要求中方恢复1962年9月8日前的两国边境局面,实际上是要求中国承认印度非法侵占的中国领土,并以此作为双方停战条件。
  11月4日,中国再次发出和平倡议,印度却以宣布紧急状态,成立战时内阁,发行战争公债,进行军事动员,调集重兵增援边境相回应。全世界都对印度人的“胆儿肥”目瞪口呆。11月14日至16日,印军猛攻中国军队,试图挽回战场颓势。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中方被迫于16日至20日组织了第二次自卫反击。在这次反击战中,中国军队进一步扩大战果,一直推进到双方传统习惯线附近。印军在中国境内建立的所有据点,被全部铲除。
  《领导文萃》:据当时美国驻印度大使回忆,战争进行到这个时候,印度终于顶不住了。“在德里出现了极度的惊慌”,他“第一次看到了公众士气的瓦解”。后来情况如何?
  于洪君:的确如此。这时印度的民族主义政客的确扛不下去了,野心勃勃的印度军队也无力再战了。11月18日,尼赫鲁总理发表讲话,表示愿意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中印分歧。拉达克里南总统同一天发表了类似讲话。19日,中国最高领导层召开会议,决定抓住机会,争取重启中印谈判。11月20日,中国领导人再次讨论中印边境问题,决定中方先走一步,采取积极步骤,争取扭转日趋严重的两国边境局势。这时,“显得衰老、疲乏”并且尽讲“泄气话”的尼赫鲁也在寻找出路。但可笑的是,他困兽犹斗,竟突发奇想,紧急呼吁美国进行干预,要美国派遣轰炸机和战斗机参加作战。但印军在战场上彻底失败的命运已无法改变,美国人很知趣,没有犯为印度人火中取栗的错误。
  21日零时,中国政府再次发表声明,一方面痛陈印度仍在拒绝中方和谈建议,继续扩大边境冲突,另一方面宣布了中方扭转边境局势的新举措:一、从11月22日零时起,中国边防部队在中印边境全线停火;二、从12月1日起,中国边防部队从1959年11月7日双方确立的实控线后撤20公里;三、中国将在实际控制线本侧若干地点设立检查站,在每个检查站配备一定数量的民警。
  根据这一声明,在中印边界东段,中国军队虽然已经进入传统习惯线以北原本属于中国的土地,是在中国境内作战,但仍然准备撤回到实际控制线即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北20公里处。在中段和西段,中国军队也将从双方实际控制线后撤20公里。中国在获得巨大战果的情况下做出如此决策,和平意愿天日昭昭,任何人都无可置疑。
  11月22日零时,中国边防部队主动在中印边境全线实行停火。
  一周后,周恩来再次致信尼赫鲁,希望印方能与中方一道共同推动局势缓和,指派官员在边界各段进行会晤,商谈停火后的相关事宜。由于中方的不懈努力,中印边界最终实现了全线停火,两国军队脱离接触,边境地区的紧张局势逐渐缓和下来。
  《领导文萃》:从军事角度来看,中国在这场战争中无疑取得了重大胜利。但中方并没有利用战场优势制造有利于本国的边境形势,更没有在外交上对印度施加任何政治压力。印度方面是怎样看待这场战争的呢?是否从这场不该发生的战争中汲取了应有的教训呢?
  于洪君:中国对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从1962年10月20日正式打响,到11月22日中国军队全线停火,仅仅一个多月时间。1963年2月底,中国军队全部完成后撤计划。4月2日,中方宣布释放印度被俘军人。中国军队缴获的印军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包括尚未开封的美式装备和仍可使用的苏制直升机,此前都已经交还印度。
  中国对印自卫反击战后,周恩来共致信25个亚洲国家领导人,同时抄送其他地区83位领导人,向他们说明中印边境冲突的由来,重申中国谋求和平解决争端的决心。周恩来对相关国家推动中印谈判而不介入纠纷表示欢迎和感谢,同时也希望这些国家继续保持公道,运用其影响,促进中印边界问题合理解决。
  我想强调的是,1962年的中印边境戰争理应避免,也能够避免,但未能避免,责任完全在印方。1963年2月19日,在中印边境指挥作战的张国华将军向中央工作会议报告了有关情况。根据他的报告和毛泽东的讲话,可以看出,在中印边界问题上,中国最初绝没有与印度兵戎相见的意图,更没有精心策划、攻其不备的军事准备。
  至于印度方面,应当说,他们主动挑起冲突,最后败得很惨,这对印度朝野上下造成巨大冲击。印军的惨重伤亡,被看作是印度的耻辱。中印外交关系因这场战争,随后降至代办级。双方经济贸易和科技文化联系几乎完全停止,更遑论政治交往。不过,双方从那场战争中毕竟汲取了一些教训。对待边界事务,彼此格外谨慎。大规模的边境流血冲突,从此未再发生。
  《领导文萃》: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后,中方所做的外交努力是否有助于双方坐下来谈判解决边界问题?中印双方积怨甚深,通过谈判化解边界问题的前景如何?
  于洪君:由于1962年那场战争,中印双方的确积怨很深,这是双方处理两国关系时不得不面对的一个严酷事实。在“***”期间,中印关系进一步恶化。两国首都一度出现相互冲击对方大使馆、两国外交部门相互驱逐对方外交官事件。印度军队个别时期在个别地段,也曾在中印边境搞过一些小动作,引起一些小的摩擦和冲突。尽管如此,中方改善中印关系的意愿仍一如既往。1970年5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了印度驻华使馆临时代办米什拉,拉着他的手说,“印度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印度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中印总是要友好的,不能老是这么吵下去嘛。”
  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和印度从各自利益出发,开始了有限的接触与往来。印方也同意通过谈判解决两国边界问题。1979年,印度外长瓦杰帕伊来华访问,提出了双方设立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的建议,得到中方响应。1981年—1987年间,双方共举行八轮副外长级官员会谈,讨论解决边界问题的指导原则。
  几十年过去了,时光荏苒,物是人非。世界总体形势和地区战略格局已发生重大变化。大国关系和力量对比早就今非昔比。在这种形势下,中方主张遵照历史背景、现实情况,珍惜中印两国人民的感情,通过友好协商、互谅互让、公平合理地解决边界问题。但印方仍坚持原来立场,双方八轮会谈未取得任何成果。1986年,印度将它在中印边界东段麦克马洪线以南地区建立的所谓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升格为邦。中国政府当即发表声明,表示绝对不承认麦克马洪线和阿鲁纳恰尔邦。1987年,双方在边界地区也曾发生摩擦,几乎酿成大规模冲突。中印边界问题依然非常复杂。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1006/7259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