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医药学类>中医学>

自我管理能力训练对海洛因依赖患者的影响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桑九英:女,本科,副主任护师,护士长

阿片成瘾是一种习惯性依赖行为,一旦中断用药或突然减少用量8~12 h就会出现戒断症状,36~72 h会达到高峰[1]。在脱瘾治疗中普遍存在的躯体不适及较为严重的焦虑、抑郁问题[2],促使自愿戒毒患者做出中途放弃治疗的决定。从2014年1月起,我院对自愿接受美沙酮递减脱瘾治疗的海洛因患者在常规治疗、 护理的基础上增加了患者自我管理能力训练,旨在提高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减轻患者脱瘾治疗期间的负性情绪,提升患者对戒毒的信心,取得了预期效果。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选取2014年1月~2016年10月在我院戒毒所住院进行自愿戒毒的海洛因依赖患者80例,入组标准:(1)符合《中国精神疾病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CCMD-3)[3]阿片类物质依赖诊断标准。(2)吸食海洛因年限1~12年。(3)小学以上文化水平。(4)年龄18~60岁。(5)陪护为一级亲属(非毒品依赖者)或配偶。(6)患者及家属知情同意。排除标准:(1)合并其他药物滥用史。(2)有严重躯体疾病及精神病史。(3)妊娠及哺乳期女性。根据入住顺序按单双号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观察组中男 36例,女4例;年龄18~58岁,平均(36.48±6.30)岁;吸毒史1~12年,平均(7.19±1.04)年。对照组中男34例,女6例;年龄20~55岁,平均(35.12±4.90)岁;吸毒史1~10年,平均(7.03±2.77)年。两组患者性别、年龄、吸毒史等方面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方法

1.2.1成立课题组成员由2名专职戒毒医师、2名专职戒毒护士与6名精神科护士构成。由专职戒毒医师及课题设计者(专职戒毒护士)对课题组7名护士进行为期1周的课题设计及实施相关培训,培训内容:美沙酮递减脱瘾治疗研究进展、美沙酮递减脱瘾治疗相关护理、美沙酮递减脱瘾治疗健康教育、海洛因依赖患者自我管理能力训练的目的及内容、课题实施过程中的注意事项等。培训方式及时间安排:理论授课及情景模拟指导各6学时。培训考核:理论考核及情景模拟考核各50分,培训1周后组织考核,7名护士均通过培训考核。

1.2.2常规干预两组患者在完成生理、心理、戒断症状等级评估的基础上,在患者出现戒断症状前给予合适剂量的美沙酮口服,可以最大限度地减轻戒断反应给患者带来的不适。常规美沙酮递减脱瘾治疗7 d,第1天为最大剂量,逐日递减。住院第2天,给予放松训练指导[4],通过放松训练让患者学会控制不良情绪[2] 。对照组患者接受常规健康教育与护理,如由专职戒毒护士对患者常规进行毒品危害、美沙酮递减脱瘾治疗相关、饮食、运动、睡眠等健康知识宣教指导;在美沙酮递减脱瘾戒毒过程中给予患者必要的解释、鼓励、保证、同情等一般性心理支持;对家属进行美沙酮递减脱瘾戒毒治疗相关知识宣教,如进行海洛因成瘾者的心理特点、临床表现、危害性宣教,在患者出现戒断症状时提供有效帮助的方法指导等。出院前对患者及家属进行常规出院指导,如指导病情观察,患者出现躯体和心理不适反应时的处置措施,防止患者再次滥用毒品,陷入吸毒、戒毒、复吸毒品的状态;指导患者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以健康的调适反应取代物质滥用的行为,主动承担家庭和社会的责任;引导患者在某一时期内完成某项任务,以转移注意力,减少患者对毒品的心理需求,做好患者出院后的监管工作,限制其接触吸毒朋友圈等。

1.2.3自我管理能力训练观察组患者在对照组的基础上,从住院治疗第2天起增加自我管理能力训练,具体如下:

1.2.3.1规律生活自我管理能力训练8:00前完成晨间洗漱、进餐,等待医师查房;上午接受心理治疗;午餐后休息1~2 h,14:30前起床,下午参加病房康复活动;晚餐后在家人陪同下外出或在病房走廊散步半小时以上,22:30前上床就寝。一日3~5餐,保证能量供应。

1.2.3.2症状自我管理能力训练上午除个体心理治疗外,参加周二、周四课题组组织的集体心理治疗,鼓励患者说出自己戒断症状的不适感受,将既往应对方法作经验介绍;利用角色扮演、情景剧等形式说明毒品滥用对生理、心理的危害;与曾经吸毒如今已戒毒成功的同辈进行交流和讨论,以正性鼓励方式激励患者增强戒毒的信心,减弱对毒品的心理需求度;讨论如果有人供应毒品学会如何拒绝的方法等。下午参加病房组织娱乐活动不少于1 h,如听音乐、下棋、打牌、桌球活动等,尽量减少白天卧于病床上的时间。要求患者住院第2天起至少放松训练每天1次。患者晚间入睡困难时,避免情绪激动,增加肌肉放松训练1次,坚持卧床1 h后,如果仍然不能入睡,按呼叫器向值班护士或医师求助。

1.2.3.3家属在患者自我管理能力提升中的保障作用指导家属在陪护过程中满足患者的合理需求,尊重、关爱患者,但绝不迁就患者,及时反馈存在问题[5],真正成为医护人员及患者脱瘾戒毒治疗过程的治疗同盟。如患者在美沙酮递减脱瘾治疗过程中,部分患者对美沙酮减量乃至停止信心不足,担心会很痛苦,家属一方面给予情感支持,另一方面反复强调患者在医院接受美沙酮脱瘾戒毒治疗的安全性与有效性,提升患者对治疗的信心。督促患者遵守病房作息制度、按时参加病房组织的康复活动,安排并引导患者合理营养、均衡饮食,提升患者规律生活自我管理的能力。出现躯体及心理不适感时,尤其是治疗初期,鼓励患者先行放松训练,或引导患者听音乐、打球、下棋,分散注意力,增加生理、心理愉悦度,协助患者达到症状自我管理能力的目的。

1.3观察指标

1.3.1心理状态采用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snxiety scale,SAS)[6]于患者住院治疗24 h内由专职戒毒护士指导患者完成SDS,SAS的首次测评,住院第7天完成第2次测评。SDS,SAS各由20个条目构成,均采取4级评分法,按中国常模结果,SDS总粗分的分界值为41分,标准分为53分;SAS总粗分的正常上限为40分,标准总分为50分。观察两组患者首次及住院第7天SDS,SAS评分情况。

1.3.2脱毒治疗完成情况以患者医院内美沙酮递减脱毒治疗10~14 d为1个疗程,超过10 d,戒毒医师评估完成脱毒治疗者界定为疗程完成;10天之内出院,戒毒医师评估未完成脱毒治疗者界定为疗程未完成。观察两组患者美沙酮递减脱毒治疗1个疗程完成情况。

1.4统计学处理采用SPSS 19.0统计学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分析处理,计量资料的比较采用重复测量设计的方差分析,计数资料的比较采用χ2检验。检验水准α=0.05。

2结果

3讨论

3.1融入自我管理能力训练的戒毒干预措施,利于激发患者配合治疗的动机海洛因依赖戒毒治疗方法是由脱毒、预防复吸以及回归社会3个环节构成[7],脱毒治疗阶段是整个戒毒治疗的核心环节。美沙酮递减脱毒治疗设计中,美沙酮药物应用是脱毒治疗环节中的关键所在,在脱毒治疗过程中可以控制海洛因等阿片类药物的戒断症状[8],减少或消除患者对阿片类药物的渴求[9],生理、心理不适感减轻。本研究80例患者均完成了7 d的美沙酮递减脱瘾治疗,但脱瘾治疗并不能解决海洛因依赖患者的所有问题,作为阿片类药物,美沙酮本身也是一种成瘾物质。有专家指出[7],美沙酮疗法实质上是以一种“小毒品”替代海洛因“大毒品”,停药后同样具有生理、心理层面的戒断反应。患者停用药物后面临每天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如何减轻对药品的心理依赖感、如何减轻毒品戒断后的生理和心理不适感以及如何应对外界的毒品诱惑,等等。观察组患者进行针对性自我管理能力训练指导与安排,逐步内化其戒毒动力,为患者实现从医院至家庭的平稳回归作了充分的准备工作。但吸毒患者一般自律性较差,对照组患者在没有自我管理能力训练的情况下,24例未能完成设定疗程治疗,而观察组患者全部完成疗程治疗。

3.2自我管理能力训练的戒毒干预措施对减轻患者的负性情绪有益海洛因依赖患者在美沙酮脱毒治疗过程中,普遍存在的躯体及心理不适感会引发或加剧患者的负性情绪。本研究设计中,美沙酮是递减脱毒治疗的核心环节,常规护理及健康教育是脱毒治疗及护理的基础所在,自我管理能力训练保障了治疗、护理、健康教育措施的有效落实。对观察组患者第2天开始进行自我管理能力训练,引导患者培养规律的生活方式,进行症状的自我管理能力,打破了患者既往“以毒品为中心”的生活模式[5]。在自我管理能力训练中,患者脱毒治疗的住院生活颇为充实,对毒品依赖危害性的认知不断深化,控制及排解负性情绪的方法也在专业人员的指导及戒毒成功人员的帮助下积累,患者应对毒品诱惑的能力得到了提升。不过,自愿戒毒患者戒毒期间是否能够真正做到不接触毒品、配合治疗护理、有序完成脱毒治疗,是目前非强制戒毒所不能控制的,家属的参与与监管,是对目前自愿戒毒管理模式的有益补充。家属在患者脱毒治疗过程中给予患者的物质支持,健康生活习惯的引导,遵守医嘱及合理治疗的及时提醒均可以激发患者在戒毒治疗中的自我效能,对增加患者脱毒治疗的信心与配合度、减轻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均有积极的意义。结果显示,两组患者第7天SDS,SAS评分均低于入院24 h内,但观察组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并且对照组存在明显的焦虑、抑郁倾向。

吸毒是一种与心理、社会、生物学相关的复杂脑部疾病,治疗毒品滥用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对吸毒患者进行生理、心理、社会全方位的综合干预[10]。医院美沙酮递减脱毒治疗只是戒毒开始的前奏,戒毒的关键在于预防复吸,自我管理能力训练、对住院期间戒毒患者效果满意,但研究显示[11],经脱毒治疗后的吸毒患者半年复吸率高达95%以上。如何将对海洛因依赖患者在脱毒过程中的自我管理能力训练经验迁移应用于出院后的康复管理中,是笔者下一步的研究重点。

参考文献

[1]刘哲宁.精神科护理学[M].3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6:104-116.

[2]李华英.护理干预对海洛因依赖患者心理及生存质量的影响[J].当代护士,2014(12):95-96.

[3]中华医学会精神科分会.CCMD-3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M].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2:62-75.

[4]袁永贵,郑爱明,陶领钢.远离焦虑[M].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2008:72.

[5]刘玲娜.对海洛因依赖者与家属同步实施健康教育的效果[J].社区医学杂志,2014,12(19):76-78.

[6]张明园,何燕玲.精神科评定量表手册[J].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161-190.

[7]乐凯,陈琳,马宝苗,等.治疗毒品成瘾的研究进展[J].江汉大学学报,2012,40(3):100-103.

[8]沈渔邨.精神病学[M].4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1:365-373.

[9]耿靖云,姬红瑞,张波,等.社区阿片类药物依赖者资源美沙酮脱毒治疗护理干预[J].临床心身疾病杂志,2015,21(2):160-161.

[10]王军,张怀惠,杜江,等.社区美沙酮维持治疗结合社会心理综合干预研究[J].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14,23(2):125-129.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html/Medicine/zhongyi/20171024/7279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