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医药学类>中医学>

糖尿病肾病的中医药研究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摘要:糖尿病肾病(DN)是糖尿病(DM)严重的的并发症之一,常见于病史超过10年的患者,是在糖尿病患者中,其严重性仅次于心、脑血管病。本文根据近年来有关治疗DN的文献报道,从病因病机、辨证论治、单味中药及提取物治疗、专方验方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中医外治法治疗等方面进行了综述。


  作者:游焌,韩晶


  关键词:糖尿病肾病;中西医治疗;综述


  1病因病机


  DN属于中医学的"消渴病"继发"尿浊"、"水肿"、"关格""悬饮"等病证范畴。其病因主要为先天禀赋不足、情志失调、饮食失节、劳欲过度、久病虚损及失治误治等。病机主要为本虚标实、虚实夹杂。本虚主要指气血、阴阳、肺脾肾虚损,其中以脾气虚及肾气虚更为重要;标实指瘀血、湿浊、水饮等毒邪蕴结,阻滞经络。近代医家认为本病的病机为脾肾亏虚,痰浊血瘀内停,其病位在脾、肾,同时兼夹瘀血等病理因素[1]。王晓蕴等[2]认为肾气亏虚是DN早期的病变基础,气阴两虚夹瘀为基本病机。朱成英等[3]认为脾气亏虚是始动因素,肾虚是根本原因,气虚、阴虚、血瘀贯穿于DN始终。


  2治疗


  2.1辨证论治对于DN的辨证论治多以补脾益肾、益气养阴、温肾利水、活血化瘀为常用治法,并根据病证不同阶段分期治疗、攻补兼施、标本兼顾。曾胜等[4]将DN采用三焦辨治:①上焦辨治:证见烦渴不止、舌红苔黄燥脉洪数等,此为肺胃炽热,气阴耗伤,方用白虎加人参汤加减。②中焦辨治:证见形体消瘦、多食易饥、大便秘结、舌红苔黄等症状,此为肠腑燥结,腑气不通,方用增液承气汤加减。③下焦辨治:证见面色黧黑、形寒畏冷、腰膝酸软、舌淡苔白等,此为阴阳两虚,方用金匮肾气丸加减。卞广忠等[5]将DN分4型论治:①肾元亏虚型:症见面浮肢肿,腰膝酸痛,舌淡苔白脉沉细无力。治宜培补肾元,方用金匮肾气丸加减。②脾肾两虚,气血不足型:症见精神倦怠,肢软乏力,眼睑微浮,畏寒肢冷,舌淡红苔薄白脉沉细。治宜补脾益肾,益气养血,方用益气固本汤加减。③肾气亏虚,湿热内蕴型:症见腰痛绵绵,小便淋漓涩痛,舌质暗红苔薄黄腻脉细或数。治宜补肾清热利尿,方用知柏地黄汤加味。④瘀血阻滞:症见面色晦暗,腰痛固定不移,舌质紫黯或有瘀斑脉涩。


  2.2单味中药及提取物治疗邓旭康等[6]用刺五加合黄芪注射液治疗DN,实验表明与对照组相比,治疗组的BUN、Cr和24hU-Pro均明显降低,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并且观察组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唐新妹[7]以川芎注射液治疗DN,并且其观察对血小板活化功能和尿蛋白水平的影响,实验表明川芎注射液具有抗血小板聚集作用,且对已聚集的血小板有解聚作用;并且通过扩张小动脉、改善微循环、增加脑血流量,起到抗栓、溶栓的作用。该药物可改善DN患者的血浆高凝状态,并可能具有一定抗炎作用,发挥肾脏保护作用,减少尿蛋白。


  2.3专方验方治疗诸位医家在中医药理论的指导下,结合临床经验及现代药理实验研究成果,应用中药复方治疗DN,临床验证多能取得满意的疗效。王建生[8]以自拟补肾化瘀利水方治疗DN,与单用西药治疗组相比,可通过降低空腹血糖、24h尿蛋白定量、血脂等生化指标,改善DN患者肾功能,延缓DN的进展。陈志刚[9]以在常规西医治疗组基础上,合用瓜蒌瞿麦丸(天花粉,炮附子,山药,瞿麦,茯苓)治疗DN,临床结果表明瓜蒌瞿麦丸可减少24h尿蛋白排泄量,对减少DN尿蛋白有较好疗效。郑杰[10]以益气温阳法治疗40例脾肾阳虚证DN水肿,相当于Mogensen分期的IV期的DN患者,方用生黄芪、太子参、炒白术、茯苓、杜仲、肉桂、山药、熟地黄、泽泻、泽兰、益母草、牛膝、丹参、蝉蜕、僵蚕、姜黄,治疗组总有效率优于对照组,且治疗后空腹血糖、24h尿蛋白定量、血肌酐、甘油三脂、胆固醇改善方面均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显著性。


  2.4中西医结合治疗实践证明,中西药物联合使用,标本兼治,不仅可有效降低尿蛋白,尚可改善肾脏血液流变学指标、纠正脂代谢紊乱、延缓肾小球硬化,并且可以在改善肾功能等环节中发挥重要作用。中医治法多以补益脾肾、益气养阴、活血化瘀为基础。单娟萍等[11]用谷胱甘肽联合黄葵治疗DN,实验结果证实黄葵胶囊具有减轻红细胞尿、降低蛋白尿、保护肾功能,减缓肾脏病变进程及降低全血、血浆黏度的作用;还原型谷胱甘肽在减少尿蛋白、降低肌酐水平、保护肾功能方面效果明显。二者联用在治疗DN蛋白尿上取得明显效果。刘成琼[12]用自拟中药汤剂(黄芪、熟地、枸杞、玄参、天花粉、山药,丹皮、丹参、红花、益母草、赤芍)配合格列喹酮、缬沙坦、氟伐他汀治疗30例气阴两虚、瘀阻脉络型DN,与对照组比较,在临床症状、肾功能改善方面及蛋白下降水平上,总有效率均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云卫方[13]治疗DN,治疗组予雷公藤多甙、当归黄芪汤联合西药缬沙坦,结果显示联合治疗组对升高血浆白蛋白、减少尿蛋白疗效明显优于缬沙坦对照组,且不良反应少,耐受良好。


  2.5中医外治杨晓燕[14]用益气活血法针刺穴位治疗DN,治疗组在西医常规治疗组的基础上加上健脾益肾法针刺穴位治疗,其主穴为水泉穴、胰点穴、太乙穴、水沟穴,配穴为包足三里、水道、梁门、支沟、太溪、复溜、筑宾、肝俞、脾俞、肾俞、膀胱俞、关元、偏历、阴陵泉、曲泉、风池。实验结果示治疗组的血糖、UAER、Cr、24h尿蛋白微量较对照组显著下降。张睿等[15]用中药足浴法治疗DN(Ⅲ期),治疗组在基础治疗上加中药足浴(制附片、山药、菟丝子、白术、生黄芪、当归、丹参、茯苓、川芎),对照组在基础治疗上加上予盐酸贝那普利片,结果示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2.0%,相较于对照组总有效率为78.0%,治疗组疗效明显优于对照组。


  3结论


  虽然中医在防治DN具有一定优势,但对本病的中医证型的规范化,结果仍有一定的偏倚,对此开展大规模、多中心、前瞻性的实验研究和临床研究,规范DN的证型,进一步总结临床用药,才能有效地指导临床治疗,提高疗效。本文来自《中华肾病研究电子》杂志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html/Medicine/zhongyi/20190612/8176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