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艺术论文>电影电视>

电影《刺客聂隐娘》中服饰造型对角色塑造的表现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电影《刺客聂隐娘》中服饰造型对角色塑造的表现

在影视作品中角色塑造的地位非常重要,与其他元素相比,其核心意义毋庸置疑。在经典的戏剧、电影、电视剧作品中,能够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首当其冲的就是人物角色。这些通过团队塑造的角色,不仅在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中体现着创作者的意图,更在人物的服饰妆型,以及场景与道具的美术设计等细节上,充分体现出创作团队的审美品味与艺术表现力,这些也是人物角色内在思想和情感意蕴得以有效传播的保障。在大众接受面上,中国古装影视作品通过表现中国历史上的朝代更替、文化变迁、人情交际等,反映了历史文化传承与割裂、冲突与融合,尤其是典型角色塑造的形象特征,更易为人们所关注、喜爱。电影因其自身商业性与传播性方面的特殊定位,使得影像中的角色塑造有其特殊的代表意义。
  本文从服饰造型的角度,研究古装影视作品中角色塑造的理论意义与现实价值,对它们的创作风格进行梳理,研究总结这类作品的艺术特点。以电影《刺客聂隐娘》为例,深入剖析影片中的人物角色塑造,阐明通过服装服饰、色彩搭配、整体妆型等艺术设计手段,塑造电影作品中人物角色的内在性格与外在形象的重要意义。
  电影《刺客聂影娘》取材自唐代裴刑短篇小说集《传奇》里的《聂隐娘》一篇,原文不过一千七百个字,但在导演侯孝贤的手中,却成为一部制作精良、画面唯美的艺术精品,并在戛纳电影节获得盛誉。影片在场景、服饰、妆型乃至对白设计上,呈现出深沉的古典之美,在至简极盛的两端,将中国传统美学表现得淋漓尽致。在人物角色塑造和设定上,体现出对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理解。影片中的角色塑造,其特点可概括为:服饰精致唯美,对白简洁干脆,动作敏捷隐忍,人物处事节奏明快。画面上的建筑本文由手机论文网http://m.lw54.com收集整理、家具与服饰等,尽可能还原“唐韵之美”的富丽堂皇,也在推动情节发展、烘托环境氛围、塑造人物角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还原的服饰与重塑的人物
  “服装并不是形式要素的简单堆砌,服装语言除了直接的内容体验,还具有潜在的隐含意义”。在《刺客聂隐娘》的服饰设计上,创作团队力求打造唐朝的真实时代图景。在角色服饰元素的选择上,无论是晚唐时期男子的发式、裥衫、圆领袍衫,还是女子的首服、发髻、妆型、批帛、半臂等,在片中都有精细入微的刻画。这些还原时代特征的服饰设计,是为角色塑造表现而服务的。
  如由舒淇所饰的聂隐娘,在影片中大部分时候是一身黑衣,整个服装脱胎于皂荆道袍,但剔除了长袍的宽松与飘逸,而是选择了以蹀躞带束腰的写实紧身装束,配合缄默的语言、淡漠的表情,符合其刺客的身份。她简洁干练的服饰风格,与片中皇室贵族服饰的奢华风格形成巨大的反差。在这全身的黑色上,是红色凤凰花纹。据《说文解字》说,“黑,火所熏之色”。这昭示着两层意思,一是聂隐娘出身于富贵之家,被掳走后成为刺客,这是一种由红入黑、由光明入黑暗的转变,而这种光明与黑暗的定义,最终在人物命运上呈现出颠覆性的反差;二是聂隐娘从杀手的身份转变,最终成为忠实于内心与感情的真实的自己,这种角色内心世界的升华,也通过红色与黑色的表达,在服饰的设计中得到恰如其分的体现。在片中,聂隐娘与父母相认,父母帮她换上华服,白色的水衣、及膝的长袍和紫红色的坎肩都修长而柔软,质地华贵,象征着贵族女子身份的回归,但聂隐娘去拜见祖母时还是换回了黑色的服装,这昭示着她刺客生涯不能回头,无法回归将军之女的身份,这种服饰的选择,更是符合聂隐娘角色的性格与情感的设定。
  又如张震所饰的田季安,是后唐时期割据河北魏博镇的节度使。随着剧情推进,可以看到外表刚愎暴戾的田季安,内心又是懦弱狡诈的。他的服饰特点,摒弃了当时流行的融合了北方民族服饰特点的软角幞头、小袖圆领袍衫,而是极尽奢侈华丽,在正式场合下,他的服饰无论是色彩上的黄色或红色,还是发式和配饰的质地,都体现着人物身份的高贵,尤其是议事时的金黄色袍衫,隐喻着他拥兵自重的不臣之心。片中他的言行暴躁,性格乖戾,从角色塑造来看,是因为他外有朝廷和公主之压力,内有诸多藩镇和妻子家族的威胁。在多个场景中,他身着白衣,长发披散,与正式场合下的威仪跋扈形成对比。片中多次出现的田季安流鼻血,红色的血与白色的衣服鲜明映衬,体现出一种惨烈的反差,既象征着这个角色性格的色厉内荏,也昭示着他未来悲剧性的命运。
  二、对比的色彩与交织的命运
  在《刺客聂隐娘》中,画面的设计具有感染力,而人物服饰造型的色彩选择与搭配,更在还原唐代风物与场景的基础上,恰如其分地承担了塑造人物角色性格与情感的任务。
  如片中精精儿与聂隐娘在白桦林中对决的场景,白色的树干和灰色的草地,在光影下衬出冷色的背景。精精儿面着金色面具,身着紫红色长袍,颜色鲜艳而夺目,象征着她的另一个真实身份:田季安的正妻田元氏;同时紫色外衣上的黑色阴影,暗喻着她隐晦而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聂隐娘身着黑衣,水衣的白领反衬黑色的沉静,黑衣上的红色凤凰底纹更揭示了聂隐娘的出身,以及其内心的高贵与尊严。两者对决的画面,劲疾彪悍而干净利落,最后聂隐娘技高一筹,划破了精精儿的面具。这只金色火焰形掐丝面具,贵重而精美,形态跳跃而夺目,象征着田元氏家族的武力威胁与潜在的攻击性。双方就此不再纠缠,更是古代武者之道的充分体现。从关系的相互交织、对立,到最后的各行其是,这是由所塑造角色的性格与命运所决定。
  又如许芳宜所饰的嘉信公主与聂隐娘这对师徒。嘉信公主坚信“杀一独夫贼子能救千百人”,她教给聂隐娘刺杀本领,给予聂隐娘“刺客”的身份。她与聂隐娘在服饰和语言上体现出巨大反差。嘉信公主身着白色道装,长袍宽松,聂隐娘身着黑色外衣,装束紧身;嘉信公主是片中对白较多的角色,聂隐娘沉默寡言,语言干净内敛。两者一白一黑,一动一静,对比的色彩从出场起就决定了两者关系的定位。聂隐娘之道与嘉信公主之道,就是两条不交融的道路:白为阳而外越,五行中属“金”主肃杀,嘉信公主为求义而绝情,无论是掳聂隐娘于年幼时,还是命聂隐娘刺杀旧识田季安,都有违人情之道;黑为阴而内守,五行中属“水”主内敛、智慧,聂隐娘有情有義,既感于刺杀对象的父子之爱而耽误任务,又完成任务而保全自己至亲至爱人的性命,都谨守人间之道义。在道观中学道却心忧天下事的嘉信公主,每每借助刺杀而助朝廷遏藩镇,已违背自身之道,而聂隐娘最终保全亲情,送磨镜少年归国,选择退隐之路,则暗合其秉持之天道。师徒二人的服饰,一领白袍和一袭黑衣从未更换过,她们最终决裂的结果是由两个角色的性格所决定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html/Movie/20171012/72677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