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艺术论文>电影电视>

谭盾电影音乐中的民族意蕴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谭盾电影音乐中的民族意蕴

谭盾是我国当代杰出的华人作曲家,与电影结缘开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2000年他为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创作电影音乐成为了他音乐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也点燃了他与电影的激情,随后于2002年、2006年相继为张艺谋导演的《英雄》和冯小刚导演的《夜宴》创作电影音乐,开创了中西融合、音画合一的中国武侠电影音乐的新视野。在《卧虎藏龙》、《英雄》、《夜宴》三部电影的音乐中,根据导演的意图和影片剧情的需要,谭盾正确地把握了三部电影音乐的基调、气质、个性,将其大胆而超前的艺术构思所创作的音乐与电影画面有机结合,给观众强烈的心灵震撼。
  一、运用民族音乐元素,展现中国传统气韵
  出生在长沙乡村的谭盾,从小在浓厚历史积淀的巫楚文化和老庄文化氛围中成长,作为一名湖南人,他对于湖南本民族的湘楚音乐有很深的了解和研究。在谭盾的电影音乐中,他用音符勾画出一幅幅极具中国文化特色音乐画面。
  《越人歌》是影片《夜宴》中的亮点,在影片中反复出现三次。其歌词出自西汉文学家刘向所著《说苑·善说》,旋律取材于陕西民间音乐的特性音调。在创作中,谭盾在陕西民歌中常见的五声音阶羽(la)调式的基础上,加入变徵(升fa)和變宫(si)形成了具有增四度的“古音阶”。在影片开场,腾格尔用苍凉、低沉的声线清唱出“今夕何夕兮”,声音空灵而荒凉,随后在“搴舟中流”加入古琴伴奏,歌者用哭腔演唱,表现出太子无鸾内心的苦楚,同时也预示着一场血雨腥风的恩怨情仇即将展开。主题的第二次出现在厉帝派出的羽林卫与无鸾在竹林中格斗的场面中,这次没有使用人声演唱,而是朗朗在钢琴的中高音区演奏出来,血腥的杀戮与清冷的钢琴声相互映衬,我们可以看到宫廷斗争的残酷。《越人歌》最后一次出现是由青女的饰演者周迅用沙哑、哽咽的唱腔轻声低吟演唱,她的歌声婉转、凄美,旋律中表现出痛苦压抑和悲凉的感觉,让观众深刻地体会到了她所追求爱情的悲剧与压抑。
  二、融入戏曲音乐元素。展现中国文化古典意蕴
  谭盾常说“我以前就是京剧团的。”京剧中一但打斗,锣鼓点的打击乐一定是打心的。年轻时代的谭盾下乡插队回来进入了湖南省京剧团,在创作中,他巧妙地将戏曲元素融入到电影音乐之中。
  在三部影片中,戏曲音乐元素最为突出的是本文由手机论文网http://m.lw54.com收集整理《英雄》。影片一开始,奏出的是《苍·序曲》,乐曲用一把小提琴的低音区演奏出优美低沉的旋律描绘黄土飞扬、满目苍凉的音画,随后鼓和铙齐鸣,加上浑厚的男低音合唱声部,“无名”在浩荡的秦军护送下返回秦宫。当“无名”在卫士的带领下来到城门时,背景音乐中突然出现一声京剧男声行腔,影片的镜头拉近集中在“无名”身上。无名和长空的棋馆比武、残剑和无名的九寨沟之战都是相互之间的意念之战,在打斗中,所有的人声全部采用京剧的行腔。前者是在雨中,后者在水面京剧的行腔融合水声和背景音乐,给观众营造的是空灵、神秘的音画效果。
  在《卧虎藏龙》中玉娇龙趁夜黑之际潜入贝勒府盗取青冥宝剑,谭盾先使用了戏曲中的板鼓打出一段鼓点,表现玉娇龙紧张、谨慎的心情。接着,被护院刘师傅发现对打起来,背景使用了戏曲中的小鼓作为主奏乐器,使戏剧情节变得越来越激烈,从而引出玉娇龙与俞秀莲的一段精彩打戏——《夜斗》。
  三、采用民族特色乐器,营造古朴武侠风
  为了创作出具有神秘、悠远、古朴的武侠电影音乐,谭盾在乐器的使用上有意识地运用富有特色的民族乐器进行主奏,这些乐器的音质富有中国传统音乐的鲜明个性,不仅与影片的总体构思协调、吻合,又使影片的色彩变得丰富多样。
  在《卧虎藏龙》的配乐中,《南行》使用笛子作为主奏乐器,清脆悠扬的笛声夹带了一阵清新秀丽的江南风,使玉娇龙原本血腥的打斗变得俏丽可爱;《穿越竹林》用气若游丝、飘渺的箫声,为高深莫测的江湖高手李慕白增加神秘的色彩;《交锋》用琵琶大力的扫弦和快速演奏出一段铿锵有力的音乐,为精彩的打斗添上了一个凶险的杀气;宝剑失而复得,俞秀莲观李慕白月下舞剑的这段《思慕青冥剑》配乐,使用了二胡圆润、淳厚的音色与大提琴对答,中西两种不同乐器音色的交融,刻画出俩人内心复杂的心情。古琴是古老的乐器,《英雄》中无名和长空在棋馆比武,在低沉的小提琴旋律铺垫下,清雅的古琴声、剑和长枪碰撞的金属声、屋檐的雨滴声交融在一起完美地体现出了雅致含蓄的东方武侠韵味,正如无名所说:“武功琴韵虽不同,但原理相通,都讲究大音希声之境界”。《夜宴》中无鸾和青女演唱的《越人歌》使用了古筝进行伴奏,在该片中还使用了琵琶等民族乐器。
  影片中除了传统的民族器乐外,谭盾少数民族乐器为影片增添色彩。《卧虎藏龙》中的《夜斗))、《思慕青冥剑》、《丝绸之路》中使用了西南少数民族乐器葫芦丝,吹出轻柔、飘逸、圆润的音乐,营造一种静谧的夜色和悠远丝路之美;《永恒的誓言》一开始使用了维吾尔族传统弹拨乐器热瓦甫演奏出一段欢快的旋律,展现的是一幅美丽的新疆风情诗画。
  四、打破艺术界限,创新民族音乐语言
  谭盾在接受杨澜访谈时曾说:“音乐就是要突破界限”。谭盾是一位从湖南走人中国专业音乐院校,再求学美国,并定居纽约的作曲家。从他的生活和学习经历来说他具有双重文化背景,在这种背景下成长起来的谭盾,他的音乐艺术视野较为宽泛、艺术创作理念较为大胆,能较为自如的使用“世界性”的音乐语言。在电影音乐创作中,他在保留中国传统音乐风格的基础上,打破音乐艺术的局限,将西方现代音乐艺术融入其中,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
  这三部影片配乐中,谭盾善于运用西方乐器来表现中国民族音乐的特点,有机地将中西方的音乐融为一体来演绎中国古典的音乐韵味。在《卧虎藏龙》的配乐中,大提琴作为一条主线贯穿在整部影片之中。大提琴以其沉静、柔情的音色拉出如泣如诉的音乐,制造出超乎想象的音乐效果。影片一开始,大提琴用颤音为观众展开一幅江南水墨画卷;李慕白出现时,大提琴旋律平缓、低沉,抒发了侠士的胸怀;玉娇龙和罗小虎的打斗中,大提琴音色硬朗而明亮,表现出草原上马头琴的豪放;在表现玉娇龙和罗小虎、李慕白和俞秀莲爱情时,大提琴则用揉弦、滑音的技法模仿二胡的音色,述说着凄美的爱情故事。
  在《英雄》的配乐中,谭盾使用了两把音色截然不同的小提琴作为主奏乐器来营造浑厚、苍凉、悲壮的音画。在描绘悠远的秦朝、凸显英雄柔情时,使用的是帕尔曼价值百万小提琴;在表现深情、沧桑的北方大地时,使用的是由谭盾亲自改装的小提琴,他将中国二胡的丝弦嫁接到小提琴上,使音色细腻、柔美的小提琴变成了中国北方失传已久音色粗犷的“秦弦子”。
  在《夜宴》的配乐中,谭盾用钢琴来讲述这个悲剧的宫廷争斗。影片一开始婉后缓慢走人宫殿,钢琴在高音区用弱的力度奏出《我用所有报答爱》,随后加入低音伴奏织体力度不断增强,模仿交响乐的抒情旋律,推动情节发展;太子和婉后重逢时,钢琴音色在中音区进化低沉的音乐缓慢而抒情,描述了无鸾心中的悲凉和失去父亲痛苦的感受;厉帝派出的羽林卫竹林暗杀太子时,钢琴先在中音区缓慢进入,紧接着,钢琴转入中低音区,节奏突然加快,用敲击键盘的方式和大量不协和的大力度和弦模仿中国鼓的声音,展示了一场激烈的杀戮场面;在插曲《孤独的等待》中,钢琴在中高音区用轻柔的触键方式,模仿中国古琴的清微淡远的音色,演绎了一段中国意蕴的旋律。
  从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谭盾电影音乐在使用中国传统民族元素创作的音乐主题基础上,从乐器的选择和演奏技法、音乐材料的运用、音乐织体的编配等多层次、多角度的进行创新。完美的配乐不但为影片增添了艺术魅力,也将中国民族音乐推向了世界。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html/Movie/20171012/7267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