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法学论文>国际法类>

南海仲裁案后期菲方美济礁诉求和裁决的国际法分析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南海仲裁案后期菲方美济礁诉求和裁决的国际法分析

2016年7月12日菲方单方提起的南海仲裁案的最终裁决以极大的偏袒及超越菲律宾的诉求出炉了。仲裁结果是仲裁庭全部支持了菲方请求,包括第4项请求,对争论激烈的美济礁在内的海洋地物认定为不属中国主权下的低潮高地。尽管中国政府会“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该裁决,但是“裁决书”给中国造成的伤害是沉重的:它已然造成了普遍的国际印象——国际仲裁机制对南海争议解决提供了“法律方案”。依据菲方单方充满矛盾和质疑的诉求做出的违背公正的“裁决书,未来定会有不少国家会利用和炒作这份”的所谓价值,以航行自由为借口发难中国,所以仲裁案后期在南海包括美济礁在内的岛礁附近水域,外国船舶挑战主权的航行通过摩擦会越发激烈和频繁,维权形势也会越发严峻,而中国政府将如何采取合法合理的有效措施进行海洋维权应对也是目前必须要思考的问题。所以需要从国际法理论和实践角度对菲方涉该礁诉求进行法律分析,剖析诉求和裁决的矛盾和非法之处,期翼为维权应对提供一定的理论支撑。
  一、仲裁案中菲方涉及美济礁的诉求与裁决
  2015年10月29日,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设立的仲裁庭对管辖事项做出了裁决:仲裁庭裁定对菲律宾所提交的15项请求中的7项具有明确的管辖权。这其中包括了涉及美济礁的第4项。在2015年11月份实体问题庭审中,菲方律师SANDS用了大量的依据一家德国公司的EOMAP卫星影像分析数据尽力向仲裁庭阐述并希望仲裁庭裁定:1.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一百二十一条、第十三条认定美济礁为非岛或礁,是低潮高低,不产生12海里领海。2.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十三条条(2)项,美济礁为远离任何高潮地貌12海里的低潮高地,自身不会产生任何海洋权利[1]。3.美济礁离菲方近,离中国较远。中国对美济礁的控制不够成主权占有,中国所建人工岛屿及设施不改变地貌性质[2]。同时在后期还向仲裁庭提交了将太平岛(目前为中国台湾控制)降岛为礁的申请。
  令人震惊和遗憾的是仲裁庭全部采纳并依据菲方的诉求主张和材料2016年7月12日裁定:“美济礁等部分岛礁为不产生12海里的低潮高地。中国主张的岛礁无一能够产生专属经济区,仲裁庭认为它可以在不划分边界的情况下裁定某些海洋区域位于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因为这些区域与中国任何可能的权利不重叠。太平岛不是岛[3]。很明显,就其主张无论从关于判定海洋水域权利及地物性质、法律地位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解释和适用本身的规定还是从国际法上国家实践来说都是存在质疑和悖论的。仲裁庭违反了行使管辖权的一般原则。在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等方面存在严重错误下做出了有违公正的裁决,所以分析裁决依据的充满矛盾和质疑的菲方主张,更能清楚的剖析其裁决的不合法不合理之处。而关于美济礁等岛礁海洋地物的性质及法律地位的界定主要来源在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主要涉及公约的一百二十一条和十三条,它涉及岛屿,岩礁,低潮高地及人工岛屿的概念和法律地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八部分第一百二十一条专门规定了岛屿制度。“岛屿是四面环水并在高潮时高于水面的自然形成的陆地区域。同时第3款规定: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经济生活的岩礁不应有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所以其只能拥有领海和毗连区。《公约》第十三条“低潮高地”规定:“低潮高地”是在低潮时四面环水并高于水面但在高潮时没入水中的自然形成的陆地。如果低潮高低全部或一部分与大陆或岛屿的距离不超过领海的宽度,该高地的低潮可作为测算领海宽度的基线。如果低潮高地全部与大陆或岛屿的距离超过领海的宽度,则该高地没有自己的领海[4]。
  二、菲方涉美济礁诉求和裁决的法律分析
  (一)美济礁法律地位的历史
  美济礁位于我国南沙群岛的东部,从地理角度上讲,它是海床的一部分,并非附近大片陆地的自然伸展。美济礁距菲律宾群岛主要岛屿巴拉望岛240公里,距离菲律宾和越南占领的最近的其他南沙岛礁约有100公里[5]。20世纪90年代中期起,以经济理由菲律宾声索其在“卡拉延群岛”的地位,为了迫切想把该群岛的主权全定下来,不断挑起美济礁事件,因为美济礁就在卡拉延群岛的中心位置,妄图使人形成一种“中国侵占其岛屿”的错觉。
  菲律宾认为其仲裁诉求所涉及的几个岛礁是低潮高地,不能被据为领土。应该指出的是,无论这些岛礁具有何种性质,菲律宾自己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却一直对这些岛礁非法主张领土主权。
  菲律宾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在2011年4月5日致联合国秘书长的第000228号照会中还明确表示:“卡拉延岛群构成菲律宾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菲律宾共和国对卡拉延岛群的地理构造拥有主权和管辖权”。菲律宾至今仍坚持其对南沙群岛中40个岛礁的主张,其中就包括菲律宾所称的低潮高地。可见,菲律宾提出美济礁低潮高地不可被据为领土,不过是想否定中国对这些岛礁的主权,从而可以将这些岛礁置于菲律宾的主权之下[6]。
  国家的领土主权是其海洋权利的基础,这是国际法的一般原则。《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序言也开宗明义地指出,“认识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m.lw54.com收集整理到有需要通过本公约,在妥为顾及所有国家主权的情形下,为海洋建立一种法律秩序”[7]。显然,“妥为顾及所有国家主权”是适用《公约》确定缔约国海洋权利的前提。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html/guojifa/20161124/6500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