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文学论文>语言文学>

幽谷里的风铃声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01
毕业论文网 http://m.lw54.com
  春夜的繁星,挂在宁静深邃的夜空里,像洒了满天的钻石般闪闪发亮。
  十二岁的艺娴喜欢晚饭后坐在院子里的竹椅上望星星。可奶奶不让,说山风大,当心着凉。艺娴搬起椅子准备进屋。突然,她听到一阵美妙的风铃声。
  “丁零丁零……丁零零……”
  清脆的风铃声如此悦耳。艺娴闭起眼睛,屏息静气地聆听。那声音仿佛从九天之上的云端飘下来,像无数颗星星在轻轻碰撞着。风铃声婉转动人,渐渐低下去,又缓缓升起来,让艺娴都听痴了。
  “你在发什么呆?”身后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把艺娴唬了一跳。她回过头,是一脸疑惑的奶奶。
  “奶奶,您听,很好听的风铃声!”
  “风铃声?哪来什么风铃?”奶奶脸上的疑惑更重了,“这个山头就我们两家人,邻居家已经搬到了城里,我们家从来没挂过这种东西,你听错了吧?”
  是啊!这里怎么会有风铃声呢?艺娴屏住呼吸,想重新聆听那“丁零丁零”的风铃声,却什么都捕捉不到了,灌满耳朵的只有风掠过树梢的林涛声,哪有什么美妙的风铃声?艺娴举目望去,四周昏昏沉沉,山谷里只有松树和榉树在轻轻摇摆。
  另一个有人家的山头在很远的地方,那里的灯火望起来跟星光差不多。两地相隔这么远,即使那边有人家在窗檐上挂着风铃,声音也不可能越过深山幽谷吧?
  难道是幻听?可感觉却是那么真切,似乎艺娴只要一伸手,就能把无形的风铃声攥在手心里。
  屋里亮堂堂的。艺娴一眼瞥见妹妹艺文在漫不经心地翻一本红色硬皮的笔记本。艺娴急了,奔过去,一把抢过来。因为抢得急,笔记本“嘶”的一声被扯下半页纸。艺娴心疼得快要掉眼泪,脸色都变了,朝妹妹大吼:“都怪你!跟你说了八百遍,不许碰我这本子!”
  艺文嘟囔着:“看看而已,不就抄着几首歌曲嘛,又不是什么宝贝。”
  艺娴瞪了妹妹一眼。艺文这下完全闭嘴了。她心里清楚,姐姐真的把这本子当宝贝,里面的歌曲是姐姐照着电视荧屏上的字幕一个字一个字抄下来的。姐姐喜欢唱歌,只要听到喜欢的歌曲,就会边听边记,工工整整地抄在这个笔记本上。
  日?e月累,艺娴的本子上已经抄了五十八首歌,虽然每首歌都只有词没有曲子,但她一有空就抱着它唱上老半天。即使听众是庭院里的小花小草、山坡上的树木石头,她也乐在其中。
  教音乐的何老师说艺娴的乐感和音准都很好,遗憾的是嗓音过于沙哑,不然以后说不定能当个歌星呢。
  “歌星?”艺娴仰着脸好奇地问。
  “就是站在灯光闪烁的舞台上,高声歌唱的明星啊!”何老师耐心解答。
  “灯光多得像天上的星星?”艺娴突然想到春夜的星空。
  “舞台上的灯光可比星星明亮多了。”
  从那天起,艺娴常做同一个梦。她站在璀璨的银河中,对着无数的星星高声歌唱。星星们听得如痴如醉,发出闪闪烁烁的喝彩声。此起彼伏的喝彩声把整片夜空都照亮了。
  一天晚饭后,艺娴给爸爸妈妈演唱了一首刚学的新歌,然后向他们大声说出自己的心愿:希望将来能当一个大歌星。爸爸听了忍不住揉揉鼻子笑了,妈妈佯装生气推了爸爸一下,说:“我们的女儿是最棒的,肯定没问题。”
  听到妈妈的鼓励,艺娴高兴起来。没想到奶奶却在屋外喊了一句:“艺娴,别再唱了,你这副公鸭嗓吓得家里的母鸡都不肯进窝了。”
  艺娴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蔫了。
  02
  风铃声让艺娴接连几天都没睡好,早上起来两只眼睛都成了“熊猫眼”。艺娴说那串风铃就像挂在自家的窗檐上,“丁零丁零”响彻一宿。
  奶奶和艺文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说:“哪有什么风铃声?”
  艺娴知道无论怎么解释,她们都不会相信,可她分明真真切切地听到了玻璃风铃摇动碰击的美妙声音。白天,风铃声是隐隐约约的,到了夜深人静时却十分清晰。它们伴随山谷的夜风和野花的清香偷偷潜入艺娴的房里。
  让艺娴惊讶的是,今晚在“丁零丁零”声里似乎还有轻柔缥缈的歌声。艺娴屏住呼吸,静静聆听,那首歌是这么唱的:
  星星挂在天空
  寂静的山谷里缀满梦的精灵
  风一来
  每朵风铃花就开始歌唱
  丁零丁零――丁零零――
  阳光铺满山谷
  照见四处流浪的游吟诗人
  风一来
  每朵风铃花便开始欢唱
  丁零丁零――丁零零――
  婉转的歌声撩拨得艺娴整夜整夜地失眠。难道山谷里真有什么古怪?艺娴决定一探究竟。
  山谷幽深,树木茂密,蔓草繁盛,除了偶尔几声鸟鸣,风吹不进,连阳光都被繁杂的树木筛成稀薄的碎金片,整个山谷犹如一个沉睡的巨大绿色生物。艺娴小心翼翼地拨开蔓草,走进花木深处。虽是生长在山里的孩子,但像这样的独自探险,她还是第一次。
  每往谷底前进一步,风铃声和歌声就更清晰一些。艺娴的心完全被歌声占据了,几乎忘记了惊慌,一步一步地往浓密的草木深处走去。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当她推开一丛浓密的芒草时,一片耀眼的金色光芒突然扑面而来,晃得她差点站不住。定睛一瞧,她的嘴巴变成夸张的“O”形。
  明媚的阳光下,千百株艳黄的风铃木灿烂盛放着,像一片燃烧的火焰。春天的风铃木叶子还没长出来,只有黄艳艳的花朵。它们一株挨着一株,简直像一片落在山谷里的金黄色阳光。清风徐来,风铃状的花冠轻轻摇摆,响起一片铺天盖地的“丁零丁零”声。
  艺娴喃喃自语:“难道是风铃花发出了美妙的声音?”
  “没错,是风铃花在唱歌。”身后传来一个柔美怡人的应答声。艺娴猛地回过身,竟是一只褐色的老母鸡。它的个头儿都快赶上一只鹅那么大了。
  母鸡会说话?艺娴惊诧不已,正想开口询问,母鸡突然清了清嗓子,伴着轻柔的风铃声,高声唱起来:   星星挂在天空
  寂?o的山谷里缀满梦的精灵
  风一来
  每朵风铃花就开始歌唱
  丁零丁零――丁零零――
  ……
  天哪!这只母鸡居然在唱歌。寻常的母鸡可连打鸣都不会,它竟会唱歌,而且唱得这么动听。
  风停了,风铃声停了,母鸡的歌声也停了。艺娴如痴如醉,都忘了鼓掌。她心里有好多问号上蹿下跳,不知道从哪里问起,最后竟傻傻地问:“你是谁?你怎么会唱歌?”
  母鸡听了“咯咯”大笑起来:“我是一只母鸡啊,你是不是觉得母鸡不应该会说话和唱歌呢?”艺娴小鸡吃米似的点点头。
  母鸡接着说:“我以前确实连打鸣都不会,人家都觉得那是公鸡才会的本事,可有一天当我遇到这片风铃木,喝了风铃花里的露珠,我的命运就彻底发生了改变。”
  “你是哪家的母鸡,我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我并不属于这里,连这片风铃木也不属于这里,我们来自遥远的地方。”母鸡见艺娴听得一头雾水,继续解释,“这是一片会行走的风铃木,到处传播着美妙的风铃声,而我是它们的追随者。”
  会行走的树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艺娴满脸怀疑。老母鸡看出来了,于是飞上枝头,采下一朵黄色的风铃花,将它倒过来,看上去像一只金色的杯子。
  母鸡说:“来,喝下花里的露珠,你就不会有一丝怀疑了。”
  艺娴将信将疑地接过“金色杯子”,一仰头,一滴清凉的液体缓缓流进喉咙中,喉咙一阵清凉。
  母鸡又“咯咯”笑道:“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候!开口唱吧,尽情地唱!”
  艺娴张口歌唱,清亮亮的歌声像山泉水一样涓涓流出来,泻满整片风铃木林。唱到高音处,歌声像一根线高高向空中抛去,到婉转处又袅袅飘下来,优美悠扬的歌声让路过的鸟儿几乎忘记了飞翔。一曲唱完,艺娴难以置信地捂着嘴巴,刚才那美妙动听的歌声真的是从自己的喉咙里发出来的吗?
  母鸡笑着对她点点头。风铃花的露珠竟有这么大的魔力,艺娴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艺娴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唱给所有人听,来不及跟母鸡告别,她拔腿就往家里跑,边跑边欢快地唱着歌,恨不得把所有她喜欢的歌曲都唱个遍。
  听着艺娴的歌声渐行渐远,褐色老母鸡依然保持着一脸神秘的微笑,那微笑似乎在说:小姑娘,我知道你肯定还会再回来的!
  03
  奶奶在鸡棚里喂鸡,妈妈坐在门口绣花,妹妹艺文在旁边的空地上跳房子。一阵仙乐般的歌声远远飘来,顿时把她们吸引住了。当看清楚到底是谁在唱歌时,她们都愣住了。
  艺娴欢唱着,蹦蹦跳跳地出现在她们的视线里。
  几天后,城里实验小学到山里来进行“手拉手”交流活动。如何编排交流当天的文艺节目,何老师伤透了脑筋。实验小学的学生是出了名的多才多艺,山里孩子却大多缺乏这方面的本领。经过再三衡量,她决定让文娱委员心茹唱首歌,其他几个孩子跳舞。
  活动当天,两校的学生在山脚的操场上围坐成一圈,圈出一个露天的舞台。孩子们轮番上场表演。实验小学的学生一副见惯大场面的样子,每个都神情自若,或唱歌或跳舞或演奏乐器,表演得非常精彩,让山里的孩子甚至老师都看得惊叹不已。何老师心下嘀咕,人家这些孩子一看就是专门练过的,心茹她们差得太远了。
  心茹也完全被对方的出色演出给震住了,无论老师如何动员,她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临阵退缩了。
  艺娴鼓起勇气,自告奋勇:“何老师,要不我唱首歌吧。”
  “你?”何老师大吃一惊,想到艺娴那副公鸭嗓,这下反而是她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你怎么行呢?还是心茹唱吧!”
  心茹依然磨蹭着不敢上场。
  艺娴再次请缨:“何老师,您就让我试一个吧!唱不好的话,您就让我罚站。”
  何老师笑了:“哪有这种事啊?反正都没人唱,既然你这么想唱就唱吧!”何老师已暗暗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
  艺娴站起来,全场的目光像探照灯似的“唰”地打在她的脸上,观众席顿时发出一阵低低的像春蚕吃桑叶一样的议论声:
  “那不是五年级的艺娴吗?”
  “天哪!怎么会让她上去唱歌,她的嗓音比鸭子还难听。”
  “这下我们学校一点儿面子都没有了。”
  听到大家的窃窃私语,艺娴脸上一红,但她还是努力平息自己,望着远远山坡上一棵歪脖子树,放声歌唱。婉转的歌声如春风徐来,把那些讨厌的嘈音一下子吹得干干净净。四周一片宁静,大家都沉浸在诗一样的歌声里。
  刚才上场表演唱歌的几个实验小学的学生都满脸艳羡和钦佩地仰望着艺娴。何老师的嘴巴则像被一个无形的苹果塞住了,张得大大的。她做梦也想不到艺娴会有这样的天籁之音。
  那天惊艳亮相后,艺娴在学校里一举成名。学校临时决定,让她参加两周后的全镇歌唱比赛。艺娴不负所望,在赛场上技惊四座,轻松拔得头筹,并作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校园新星被推荐参加市里的文艺演出。消息传来,学校一片欢腾,学生们奔走相告。要知道这个藏在山窝里的小学校,还从未这么荣耀过。
  各种荣誉接踵而来,艺娴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中,她觉得那个站在璀璨的银河里歌唱的梦变得无比真切,简直触手可及。可当她以为一切正变得越来越美好时,她意外倒嗓了,嗓音又变得像以前那么沙哑难听了。
  艺娴慌了,一言不发拼命地往山谷跑。
  “姐姐,你要去哪儿?”
  妹妹艺文从后面追了上来。但是艺娴的花裙子在茂密的林间飘闪了一下,她的身影就不见了。
  艺娴像风一样地奔跑,一口气跑到谷底那片黄灿灿的风铃木边。见到那只褐色老母鸡时,她喘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母鸡“咯咯”笑道:“我知道你肯定会回来,是不是嗓子又哑了?”
  艺娴脸色苍白地点点头。
  “我跟你直说吧,你如果想一直拥有天籁般的歌喉就要跟着我,噢不,是跟着这片有魔力的风铃木四处流浪。因为风铃花露珠的神奇效力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一个月后你喝不到这花上的露珠,你就再也唱不出那么动听的歌声了。这也是我为什么追随这片风铃花到处流浪的原因。”
  艺娴眼中的两团火焰渐渐黯淡下来,她颤抖着问:“难道要我离开奶奶、爸爸、妈妈和妹妹,离开家,跟你们一起流浪?”
  “完全正确。”
  头脑一片空白的艺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谷底的。一路上,她觉得自己的两条腿既重如铁铅又软似面条。她的脑海里回荡着老母鸡的话――“你可要快点决定,明天太阳下山前我们就要离开了,到另一个遥远的地方。等我们走了,你就再也唱不出那美妙的歌声了。”
  走到半路,疲惫不堪的艺娴跌坐在山涧旁的一块蛤蟆石上,眼珠子像死鱼的眼睛一样一动不动地盯着潺潺的流水。夕阳的余晖如一把金粉洒在溪流上,跳跃着无数金色的星星。天色渐渐暗下来,暮云四卷,艺娴却浑然不觉。突然,她听到一阵熟悉的呼喊声由远而近地传来:
  “艺娴!”
  “小娴,你在哪儿?”
  一声,两声,三声……有女的,有男的。呼喊声一下一下扯着艺娴的心。她心头一暖,终于站起来仰头大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墨绿的树林后闪出奶奶和爸爸、妈妈焦急的面孔。艺娴风一样扑上去。大家都知道艺娴倒嗓了,但没人追问她原因,也没问她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一句都没问。
  昏黄的灯火下,一家人亲热地围坐在一起,像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奶奶像搂着失而复得的珍宝似的,把艺娴紧紧搂在怀里,连外面的鸡迟迟不肯进窝,奶奶都不知道。
  望着那些关切的眼神,艺娴暗暗下定了决心,明天太阳下山前她决不会再到山谷里去,因为她觉得有些东西比美妙的歌声更温暖、更珍贵。
  那晚,艺娴睡得很安稳,很香甜,她又梦见站在璀璨的银河里歌唱,虽然没有动听的歌喉,但她的真诚还是打动了每一颗星星,它们都在一闪一闪地喝彩。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html/hanyuyan/20171102/7296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