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教育论文>基础教育>

新教材 新思维 新发展

写作指导QQ229366758

随着新课标的正式颁布与实施,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以下简称“新教材”)已在全国范围内大量使用,它在崭新教学理念的指导下,体现了一种新思维方式,同时也为学生发展打开了新闸门。

应用新教材进行教学实践的过程中,笔者体会到:新教材十分重视学生的发展,并倡导以学生为学习主体的教育理念,引导学生以自己个性化的方式进行知识建构,同时也培养了学生的高阶思维。本文试图以华南师范大学附属小学使用一年级(上、下册)新教材的教学实践为例,探讨新教材中所蕴含的新思想。

一、运用建构主义,引导学生进行个性化的知识建构

建构主义学习理论提出,学生有不同于成人的世界,学生不只是模仿和接受教师的策略和思维模式,他们会用自己已有的知识去过滤和解释新知识、新信息,以致同化它,并形成自己的认知结构。因此,要实现以学生建构知识、发展能力、获得意义为目标的深度学习,必须回到学生、学习、学科这三大课堂教学的原点上。新教材的内容,紧紧围绕三大原点,帮助学生建立结构化的语文知识体系。一改以往的画风,印刷更清晰,色彩更鲜艳,更生动有趣,充分运用心理学的感觉、知觉原理,顺从学生的认知特点进行设计与编排。

1. 新旧教材教学内容对比

新旧教材版面大小不一样 ,旧版开本:890毫米*1240毫米,新版开本:787毫米*1092毫米,新版字体更大,版面更清晰。

一年级新教材全册总页数上、下册都减少了。新教材识字量相对减少,上册识字量跟旧教材比,减少了100字,下册减少50字。写字量,上册写字量跟旧教材一样,但下册写字量减少了50字。识字课,跟旧教材比,新教材上册多了2课,其中只有2课的部分内容跟旧教材相同。此外,拼音和识字学习的先后顺序,旧教材是学完拼音后,识字和课文交错学习;新教材是先上一个单元识字,再学拼音,接着识字和课文交错学;下册则新旧教材篇数一样。课文篇数,新教材总量减少,上册减少6篇,只有6篇保留旧教材课文;下册减少13篇,保留的旧教材课文更少,而且保留的旧教材课文,教学要求也有了变化。

2. 新旧教材课文插图风格、色彩运用等方面的差异

(1)新教材插图更写意,赋予更多想象的空间。

(2)新教材利用色彩,吸引学生的注意力。用蓝色标注生字中第一次出现的多音字;用红色标注生字的笔画顺序和识字过程第一次出现的笔画,用红色标注生字中第一次出现的部首。

3. 新教材对图形化思维工具的应用

新教材的学习内容编排,利用了各种图形化思维工具,回到学生学习方法的原点,回到学科教学的原点,强调调动小学生的主动性,强调学习是学习者基于原有的知识经验,生成意义、建构理解的过程。

(1)环状导图引导。同韵母音节的学习,同字部生字的认识等,新教材应用了环状导图,直观引导学生对比读音,认识韵母,记忆生字。

(2)“V”型导图引导。“读读比比”,学习生字,新教材应用了“V”型导图,直观引导学生比较学习与记忆。

(3)线性导图引导。“读一读,记一记”,新教材应用了线性导图,直观变化导图外形为小火车的形状,生动形象地帮助学生记忆词语。

新教材编排的这些内容,能让师生在应用图形化思维导图工具进行多种形式的互动,可视化地引领学生建构了知识的相关图式,在原有知识经验的基础上,生成新认识,建构新理解,为后续的学习打下基础,体现了建构主义的教学思想。

二、应用图形化思维工具,发展学生思维

所谓图形化思维工具,是指有助于思考问题的科学的、直观可见的逻辑框架,操作流程和方法,是在实践中总结提炼出来的。图形化思维工具有很多种,包括思维导图、环形导图等辅助思维的图形化工具。新教材中就应用了多种图形化思维工具,有效开发了学生智能,提升了学生思维的广度、准确度与清晰度。

例如,一年级识字教学中的巩固性练习,过去一般是读拼音写汉字,再组词。生字后面加括号、加横线,学生任务量大,且机械练习的重复率高——一字组一词,或一字组多词的练习题(如图6),教师需要耗费大量精力和时间,用于批改学生作业和督促学生完成练习题以及改正错误。

而今新教材换成了应用思维导图组词的学习方法,不仅让学生对记忆生字、学会组词有更加明晰的了解,而且使组词的类别、结构也更加明朗。在新教材上册第52页中,要求学生给“车”字组词的练习(如图7 )。新教材就利用思维导图来组织学习组词的过程,效果十分显著。

一是,直观引导学生围绕“车”字,发散思维,展开联想,形成头脑风暴。学生不再需要老师反复督促,也会主动思考记忆,主动拓展组词的范围,积极参与并进行分类组词的讨论,一字组多词,展开高效的学习。

二是,充分发挥学生的想象力,通过想象生成新的知识生长点。如,除原有的几类组词外,学生会主动进行发散式思考,从更多方面提出新的词组,进而提高学生的学习效能,不着痕迹地培养学生的分类思维与创新思维。

三是,思维导图引导有层级的思考方式,直观呈现出各组词间的关系,同时每组词语都形成一个新的节点,可以成为一个新的发散中心,培养学生发的创新思维。

新教材应用图形化思维工具进行组词教学,使得学生思维过程清晰化,学生能自由地想,有层次地想,灵活地想,引申地想,联系地想,对比地想,发散地想,有效地发展学生的思维,有效地克服思维的主观性,突破思维的局限性,避免思维的混乱和无序,对激发学生进入大脑运作的最佳状态,起到较强的辅助作用。应用图形化思维工具进行教与学,最大限度地帮助学生科学、严谨地思考问题,让学生在学习思考过程中,得到更多的思维训练,促进学生思维的科学性、有效性和灵活性等方面的发展,从而有效地提升了学生的思维品质。

三、培养高阶思维,促进学生可持续发展

阅读是小学语文学习的重要环节。它既是读文识字的重要途径,又是进行阅读理解、阅读感悟和听说读写训练的主阵地,更是发展学生思维的重要平台。新教材首次将思维导图工具等学习策略引入教材内容编排中,开辟了小学语文教学新思路:强化思维引导,催生学生思维发展。

1. 应用思维导图,归类识字

应用思维导图使抽象的、离散的知识点变得更加直观、具体、有组织。

例如识字学习:学生经过整理绘制思维导图,就能够更加牢固地掌握生字的字源、读音,认识记忆字形或字义(如图9)。

教师引导学生以一些识字部件为绘制导图的主题,拓展运用思维导图整理识字知识的要点,使学生的学习思路更加清晰,能够左右大脑协同思考、记忆。这样绘画式的学习,增强了学生学习识字的参与度和学习热情,使学生的阅读信心倍增,思维更活跃。

2. 应用思维导图,串联阅读内容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明确提出,阅读教学要“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教师对学生要“加强课外阅读的指导”。因此,新教材的教学过程中,华南师大附小教师不但注意在课内阅读教学中加强对学生进行阅读方法的指引,同时鼓励学生进行大量的课外阅读。以一年级为例,广东省教育技术中心、华南师范大学广东省教育云服务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创而新(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广东创而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联合组织发起了一项“小学生寒假阅读活动”,该活动的数据分析结果显示,仅 2017年1月16日到2017年2月15日间,华南师大附小一年级合计187名学生,使用“WaWaYaYa+爱读”进行阅读的学生共151人,占一年级总人数的80.8%。一年级学生整体阅读数量分布情况(如图10),学生阅读数量主要集中在“0~100本”之间,其中,“0~50本”占45%,“50~100本”占27.8%;阅读数量在“100~200本”之间的占比为17.8%;还有极少数学生阅读数量能达到“200~500本”之间,占比为9.3%。

学生在课外阅读过程中,利用思维导图,整理收集阅读时遇到的生字词,对阅读过程中联系紧密的识字知识进行个性化的整理,获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学习效果。

按照信息加工学习理论,学习是一种收集信息、储存信息与加工信息的过程,而思维导图的绘制过程是听、看、阅读、理解等思维活动过程的综合表现形式。绘制思维导图刚好可让学生主动收集相关信息,加工信息,对前后阅读过程中联系紧密的知识进行自主整理,进行个性化学习,使新知识能自动加入学生原有认知结构。

3. 分析归纳,培养学生的高阶思维

华南师大附小学生在阅读过程中利用思维导图辅助思考,这类群体人数众多,导图作品也极具个性(如图11)。绘制思维导图,可以从“形、色、式”等角度,全方位刺激学生头脑的直觉思维,从“结构、关联”刺激学生的形象思维点,达到“经验形象与创新形象”的生成。

教师鼓励学生自主选择学习方式,倡导学生以绘制思维导图,展开多层次、多种类的深度阅读思考。学生在思考、记忆、分析时,潜能得到充分发掘,学习灵感与想象得到充分激发。

国内学者钟志贤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将高阶思维能力定义为“发生在较高认知水平层次上的心智活动或认知能力”,他结合知识时代对人才素质结构要求的分析将其分为创新、问题求解、决策、批判性思维、信息素养、团队协作、兼容、获取隐性知识、自我管理和可持续发展十种能力。而绘制思维导图,其实是一种高阶学习,是高阶思维能力发展的平台,是高阶思维发展的有效途径。因为在绘制导图过程中,学生更易于挖掘知识的内在联系,更善于分析归纳知识,在发现问题、分析问题的反复操练中,逐步掌握问题解决策略,学生的高阶思维也因而得以发展。

在新教材需拓展新思维方式的召唤下,华南师大附小全体教研人员努力靠近这一变革要求。在一年级小学语文教学中,尤为注重学生的思维发展,努力实现学生思维的全面发展与个性发展的有机统一。图形化思维导图的广泛应用,使学生在不断的阅读和识字过程中,养成积极思考、善于分析、乐于整合的优良品性,进而实现多方面能力的逐步发展。

参考文献

[1] 黄智惠.借助思维导图进行语文教材理解[J].基础教育课程,2016,(1):47-51.

[2] 教育部.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S].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1.

[3] 钟志贤.如何发展学习者高阶思维能力?[J]远程教育志,2005,(4):78.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html/jichu/20170830/7204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