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法学论文>民法论文>

法治多元性枧域下考察我国民法“平等原则”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作为系统推进法治中国进程的重要举措之一,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已经正式启动了民法典编纂工作,并决定首先起草民法总则。2015420日,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秘书处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时间中国《民法典》的制定问题再度成为各界共同关注讨论的焦点议题。然而,每当论及‘‘法治中国,国内不少学者可能会下意识地以欧美法治模式为标杆加以衡量,从根本上忽略或者回避了源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及生态多样性的法律文明(此处尤指法治)应具多元性的本质,也不利于重归中国法治自信

  无论古今中外,法治本质上应具有多元性国民法的基本原则恰恰体现了该国民法的法治精神及其奉行的法治理念。在以马克思主义法律思想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法制体系基本建成后①^K47和中国国际地位大幅提升之际,正视这一点对于推进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中国进程的作用就不言而喻了,同时对在法治文化方面加强国际话语权的作用、开创法治多元性理论和推进马克思主义法律思想大众化的时代意义就尤为明显。

  在这一特殊的民法典编纂历史时期,作为中国民法领域意义最为重大且最为基本的个议题,坚持平等原则真正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法律思想和社会主义中国的民法特色一在相当程度上区别于欧美资本主义民法的法治个性,也印证了法治的多元性。②1P27我国民法学界泰斗,如佟柔、江平、梁慧星和王利明先生等均有相关著述。当然,我国也有著名民法学者早就在经过大量细致的实证研究、比较分析和统计归纳之后,提出过自己独到新颖的见解④2P1:其一,平等原则是民法的灵魂只限于中国民法及其教科书,从世界其他国家的民法及其民法学说来看,法律规定平等原则的条款或其相关论述并不多,甚至干脆没有(如意大利民法);

  其二,平等原则是宪法的原则,不应是民法的,从世界各国的宪法规范及其学说来看,对平等原则的规定或论证就十分明显(如法国宪法、意大利宪法);平等原则主要是宪法等公法性问题,是控制立法与司法的原则,而不是纯粹的民法问题;

  其三,非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法很少规定‘‘平等原则,西方民法基于‘‘治理的需要等原因没有确立权利平等,而且私权社会里的平等并不重要;

  上述思想理论观点深刻、鲜明,的确令人耳目一新,进一步开阔了民法学习思考的视野,激发民法学人的学习兴趣等,同时也启发了笔者些不太成熟的思考:实证研究方法真的可靠吗?哲学语境中的‘‘平等原则如何解读?我国民法到底需不需要‘‘平等原则”?为此,有必要先从‘‘平等原则的实证研究方法的可靠性问题等展开商榷和进行探讨。

  、关于平等原则实证研究方法的可靠性思考

  在学界,有不少学者注重实证研究和比较分析的方法,深入研析了几十个国家或地区的民法()规范。其中,经过大量实证分析后,有著名学者指出:从世界各国的宪法规范及其学说来看,对平等原则的规定或论证就十分明显(如法国宪法、意大利宪法),因而平等原则是宪法的原则(控制立法与司法的原则)和公法性问题,而不应是民法的原则和纯粹的民法问题;从世界其他国家的民法及其民法学说来看,法律规定平等原则的条款或其相关论述并不多,甚至干脆没有(如意大利民法),因而平等原则是民法的灵魂只限于中国民法及其教科书。的确,这些‘‘铁证很有说服力,可能推翻我国民法及其学说抱存已久的理念一平等原则,并引发场学术激辩乃至立法变革。

  然而,尤其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是否应牢记社会多元性和尊重个体差异性,亦即是否应正视存在反例的可能性和合理性,或者说思考实证研究方法的可靠性?譬如,早在1697年,荷兰探险家(Vlaming)在澳大利亚发现了黑天鹅(blackswans)欧洲人固守了几千年的信念一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砸得粉碎。美国学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NicholasTaleb)黑天鹅理论使我们更清晰地认识到:即使证明了一亿只天鹅是白色的,也不应据此习惯性地坚持‘‘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或者排除第亿零只天鹅为黑的可能性。在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看来,我们的世界是由极端、未知和非常不可能发生的(以我们现有的知识而言非常不可能发生的)事物主导的。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把极端、未知事件当做起点,而不是把它当做意外事件置之不理。

  但事实上,我们却直把时间花在了讨论琐碎的事情上,或者只关注已知或重复发生的事物。即使我们取得了知识上的进步和成长,或者正因为这种进步和成长,未来仍会越来越不可预测,而人性和社会科学合谋起来向我们隐藏这一点。3PXV这或许足以警醒:统计、归纳和预测等思维方法存在陷阱。约四百年前,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Bacon)就告诫:我们老是以为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很有可能再次发生,所以免不了会凭经验办事,当心被我们自己思想的丝线丝丝束缚。就平等原则而言,如果说世界其他国家均未规定为正,那么如何能证明中国规定之为负?“黑天鹅已经告诉我们,即便是有一万个正数的经验亦无法避除一个‘‘负数产生的理由。进言之,即便能证明其他国家民法未有平等原则之利,也无法据此逻辑地推出我国民法规定平等原则之弊。若依有学者所言平等原则之角度,即便世界民法史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都处在其他历史久远的民法白天鹅世界里,却也无法排除中国民法黑天鹅出现的可能性与存在的理由。对于人文社会科学领域里这样的问题,尤其是价值判断之类的问题,单纯实证和逻辑都拥有自身的‘‘困惑,并不能彻底解答。

  世界学术领域内,尤其是现代法学与现代分析科学对证据的考证中,实证研究方法以事实为依据进行分析和研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这种研究方法也存有不足之处,主要体现在过分强调事实与数据的重要性,而可能忽视了对其本质的深入研究,因而可能导致些失误或错判。生活中常有发生, 法学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