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文化论文>文化战略>

“一带一路”战略下广西加强与东盟国家海洋文化合作的障碍与对策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一带一路”战略下广西加强与东盟国家海洋文化合作的障碍与对策

海洋文化是人类缘于海洋而生成的文化,即人类缘于海洋而创造和传承发展的物质的、精神的、制度的、社会的文明生活内涵。作为中国—东盟博览会的永久举办地,广西海洋文化资源丰富,发展潜力巨大,可以坚持弘扬和传承海上丝绸之路的友好合作基础,拓展海洋文化的影响力,把中国倡议发展为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共识,为深化海洋合作、发展蓝色合作伙伴关系奠定坚实的民意基础。
  1 广西与东盟国家发展海洋文化合作的良好基础
  (1)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始发港。早在公元前11世纪,岭南的先民就开辟了南海丝绸之路,比陆上丝绸之路早800年左右。《汉书·地理志》明确记载,秦汉时期广西合浦就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始发港,灵渠的开通,畅通了合浦港—南流江—北流江—桂江—漓江—灵渠—湘江—长江的水路,沟通了北部湾与长江流域、中原的联系,并通过合浦与东南亚、南亚、西亚、北非、欧洲等地发生了直接或间接的经济和文化往来。目前,广西合浦的汉墓博物馆就藏有相关文物3150件,发觉的古墓1200多座,馆内的琉璃、玛瑙穿珠、带钩、琥珀雕刻、水晶穿珠等饰品都是舶来品,这不仅说明了合浦是汉代“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也为研究我国对外贸易、航海、经济等历史提供了可靠的实物资料。另外,在广西合浦、贵港、越南、印尼等地汉墓中出土了大量汉代钱币,就是当时合浦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和对外贸易兴盛的历史见证,也进一步佐证了从合浦出发到东南亚等地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存在,同时印证了汉代对古代东南亚的影响,使广西成为古代中国对外贸易、人文交流的重要门户和枢纽。
  (2)丰富的海洋文化资源。广西不仅有丰富的壮族文化、山歌文化、铜鼓文化、,同样有丰富的海洋文化。在广西1629公里的海岸线上,集中分布集“海、湾、滩、岛、湖、河、山、老、少、边、人文”于一体的海洋文化资源优势。以贝丘遗迹、伏波将军、冯子材、刘永福故居等为代表的历史文化,展现了可歌可泣的守边卫国、抗击外敌的斗争精神;以疍家为代表的渔民文化,以京族为代表的少数民族文化,古代港口遗迹和现代港口并存的海洋港口文化,以大清界碑遗址和古炮台为代表的边海防军事文化,以红树林、珊瑚礁为代表的海洋生态文化,以潭蓬运河、北海老街、合浦上窑明窑遗址为代表的古丝路文化,这些都是广西海洋文化的展现。涠洲天主教堂、北海疍本文由手机论文网http://m.lw54.com收集整理家人、合浦南珠、合浦古港、三娘湾海豚、东兴京族、山口红树林,这些都是在海洋活动中产生的特色文化。
  (3)紧密久远的友好交往。广西与东盟国家文脉相同、民俗相近、人缘相亲,与东盟各国同属东方文化体系,有着相近的价值观,有着悠久的人文交流历史。历史上,越南同样信奉儒家学说;泰国、老挝的主体民族与广西的壮族有着历史上的亲缘关系;广西的铜鼓文化、山歌文化、高脚屋文化、民族习俗、民族乐器、饮食文化、村社文化、农耕文化等都与东盟部分国家相近。目前,广西已开设了东盟10国的官方语言课程,与东盟国家缔结了42对友好城市,中国—东盟文化论坛在南宁已经成功举办11届,并于东盟国家签署了《中国—东盟文化合作行动计划》(2014-2018)。2015年,在广西学习的留学生达到11354人,其中来自东盟国家的留学生就有8000人,每年广西高校派往东盟国家交流学习的学生也达1500人,广西已成为中国招收东南亚国家留学生最多的省份之一,充分发挥了人文的桥梁纽带作用。
  2 广西与东盟国家海洋文化合作的障碍
  (1)政策沟通不畅,政治互信有待加强。政策沟通是海洋文化交流合作的重要保障。当前,南海形势虽然有所缓和,但还没有到彻底平静的时候,中国与个别东盟国家的关系还存在不确定因素,美日等国也会继续介入南海局势,采取各种方式侵犯我国海洋权益,试图阻碍中国与东盟之间的合作进程。就广西而言,与邻国越南的关系并不十分和睦,双方存在既防范又合作的矛盾心理,这给双边关系带来了很多的不确定因素。目前中国—东盟主要协调机制是通过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东盟投资峰会和泛北部湾合同论坛实现,但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重点在高层往来上的沟通,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东盟投资峰会主要集中在经贸合作上的交流,泛北部湾合作论坛涉及多层次、多领域、多国家,各方思路尚不统一,未能照顾协调各方利益,而且中国相关省区对泛北关注程度各不一致,最热衷的是广西,目前尚未设立一个专门机构协调有关省区法人关系,以广西为主的泛北部湾合作、以云南为主的大湄公河次區域合作、以广东为主的“9+2”合作如何融为一个有机整体,值得探索。中国与东盟国家在政治制度、价值取向和国家利益上存在着理解上的差距,加上在南海主权上存在分歧,南海地区局势日趋紧张,影响到其他领域的交流合作。
  (2)互联互通不便,缺乏合作体制机制。一是交通方面,广西目前与东盟间往来交通主要有公路、铁路和海上航线;区内通关口岸道路的立交化水平不高,部分关键道路规划修建缓慢,到达越南、泰国交通较便利,但通往其他东盟国家的交通路线航线不足,直达航线偏少;江海联运、水陆并进、空港衔接、海铁联运“四位一体”的海上国际大通道没有形成,制约了广西与东盟海洋文化交流合作的发展。二是通关便利化方面,东盟各国已成为广西居民的主要旅游目的地和重要客源地,虽然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已成立多年,但广西公民前往东盟各国仍然存在很多障碍,尤其是签证繁琐,未实现通关便利化。三是海洋文化合作机制上,从中国与东盟这十多年年的合作内容看,广西与东盟之间的海洋文化合作仅是停留在输送游客、文化小产品贸易等方面,合作方式单一,没有专门的海洋文化甚至是海洋合作机制,现有的合作均是由政府牵头促成拓展协议,民间企业以及外资企业很难进入,市场调节作用不明显,导致了海洋文化合作步伐艰难。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html/zhanlue/20171012/7267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