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毕业论文范文>

腹腔镜胃癌根治术运用复合保温措施的价值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摘 要: 目的:探讨复合保温措施对腹腔镜胃癌根治术患者术中体温及术后复苏期的影响。方法:选择2016年1月~2019年1月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行腹腔镜胃癌根治术患者80例,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各40例。对照组术中予以常规保温措施,观察组术中予以复合保温措施。比较两组不同时间点肛温、麻醉苏醒时间、拔管时间、复苏时间、麻醉恢复室滞留时间、出室时间及低温、寒颤、躁动发生率。结果:观察组在麻醉后30min、60 min、90 min、120min及手术结束时肛温高于对照组(P <0. 05);观察组麻醉苏醒时间、拔管时间、复苏时间、麻醉恢复室滞留时间、出室时间短于对照组(P <0. 05);观察组低温、寒颤、躁动发生率低于对照组(P <0. 05)。结论:对行腹腔镜胃癌根治术患者施行复合保温措施,可有效维持患者术中体温,缩短麻醉恢复时间,降低温、寒颤及躁动等不良反应,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 腹腔镜胃癌根治术; 复合保温; 低体温; 麻醉复苏;

  胃癌是最为常见的消化道恶性肿瘤之一,我国胃癌发病和死亡例数占全球胃癌总数的50%左右,其发病率及死亡率仅次于肺癌,严重威胁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并带来沉重的疾病负担[1]。随着微创、损伤控制的观念在外科迅速发展,腹腔镜技术在外科手术中被广泛应用,其对比开腹手术所具有放大清晰的视野,更易操作及损伤更小的优点。目前,腹腔镜胃癌根治术已成为治疗早期胃癌、进展期胃癌的主要手术方式[2]。但胃癌手术时间较长,手术室的低温环境,麻醉药物的使用及手术过程中需要输血等多种因素影响会导致患者出现低体温的情况[3]。术中低体温是指患者机体中心温度<36℃,据统计,低体温发生率高达50%~70%,研究表明,术中低体温会引起患者凝血功能障碍,影响机体免疫功能,增加手术部位感染的发生率,导致血压下降、心律失常等心血管不良事件及呼吸抑制的发生[4]。因此,如何在术中维持正常体温对保障患者术中安全及改善预后有重要的临床意义。本研究将复合保温措施应用于行腹腔镜胃癌根治术患者中,以观察其对患者术中体温及术后复苏期的影响。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6年1月~2019年1月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行腹腔镜胃癌根治术患者80例,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各40例。观察组男27例,女13例,年龄45~63(53.6±8.2)岁,体重42~76(58.9±16.3)kg,手术时间(233.8±50.7)min;术中冲洗液量(1638.2±520.3)mL,术中输液量(1135.4±220.8)mL,ASA分级:Ⅰ级25例、Ⅱ级15例。对照组男28例,女12例,年龄43~65(55.2±9.1)岁,体重45~75(59.3±15.8)kg,手术时间(242.5±52.8)min,术中冲洗液量(1672.1±518.4)mL,术中输液量(1148.6±234.5)mL;ASA分级:Ⅰ级26例、Ⅱ级14例。两组性别、年龄、病程等一般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腹腔镜胃癌根治术运用复合保温措施的价值

  1.2、 纳入标准

  所有患者经病理检查确诊为胃癌;所有患者均采用静脉吸入复合麻醉,使用麻醉药物相同;美国麻醉医师协会(ASA)分级为Ⅰ~Ⅱ级;术前体温在正常范围;无体温调节异常疾病;术中发生大出血、休克、呼吸心跳骤停等严重并发症;患者及家属均知情同意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1.3 、排除标准

  患有严重的心、肺、肝、肾基础疾病或器官功能障碍;术中因发现特殊情况需改变手术方式;术中因患者体温波动导致须停止或增加保温措施。

  1.4、 方法

  1.4.1 、对照组

  术前30min调节并维持手术间室温在23℃左右,常温皮肤消毒液进行消毒,术中将棉被覆盖于患者身上。

  1.4.2、 观察组

  在对照组常规措施基础上采用复合保温措施。(1)术前1h使用电热毯对手术台进行预热,手术过程中监测患者体温,若肛温>37.5℃,可暂时关闭电热毯;(2)将手术所需使用的皮肤消毒液、冲洗液放入恒温电热箱进行预热至37℃;术中所需液体及血液应用液体加温器加温至37℃后输注;(3)加强术区以外的部位的保暖:使用充气式保温毯加温至37℃~38℃覆盖于患者身上,可使用暖风机进行加热,棉裤套套在患者双下肢,肩部垫护肩垫,手术巾覆盖患者裸露部位等;(4)将湿热交换器连接在气管导管上,对氧气进行加温、加湿以保持呼吸道内温度。

  1.5、 观察指标

  先将肛温探头将肛温探头放入肛门内7cm,再与心电监护仪连接,持续监测患者肛温。比较两组不同时间点肛温(入手术室时、麻醉后30、60、90、120min及手术结束时肛温);记录麻醉苏醒时间、拔管时间、复苏时间、麻醉恢复室滞留时间、出室时间;统计低温、寒颤、躁动发生率。

  1.6、 统计方法

  计量资料以均值加减标准差表示,两组间均值比较采用两独立样本t/t'检验;两组百分率比较采用Fisherχ2检验;由SPSS19.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统计。α=0.05。

  2 、结果

  2.1 不同时间点肛温比较

  两组入手术室时肛温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在麻醉后30min、60、90、120min及手术结束时肛温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1。

  表1 两组术中不同时间点体温比较
表1 两组术中不同时间点体温比较

  注:与对照组比较,(1)P<0.05

  2.2、 麻醉相关时间比较

  观察组麻醉苏醒时间、拔管时间、复苏时间、麻醉恢复室滞留时间、出室时间短于对照组(P<0.05)。见表2。

  表2 两组麻醉相关时间比较
表2 两组麻醉相关时间比较

  注:与对照组比较,(1)P<0.05

  2.3 、低温、寒颤、躁动发生率比较

  观察组低温、寒颤、躁动发生率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3。

  表3 两组低温、寒颤、躁动发生率比较(f,P)
表3 两组低温、寒颤、躁动发生率比较(f,P)

  注:与对照组比较,(1)P<0.05

  3、 讨论

  2001年,丹麦医生Kehlet等提出加速康复外科(enhanced recovery after surgery,ERAS)的理念,它提倡在围术期采取一系列基于循证医学证据的优化措施,通过麻醉、营养、护理多学科协作,以减少患者手术创伤及应激反应,促进器官功能恢复,减少并发症发生,达到加速康复的目的[5]。ERAS理念及路径在我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在腹腔镜胃癌根治术患者中的有效性及安全性也得到证实。术中保温就是ERAS路径中重要的组成部分[6]。患者在接受腹腔镜胃癌根治术过程中出现低体温主要与手术室温度较低;术中大量低于体温的液体、血液被输入,冲洗液冲洗腹腔;术中形成人工气腹的CO2等气体造成体温下降;机械通气造成呼吸道热量散失,全身麻醉等因素有关。研究表明,低体温可增加心肌耗氧量,加重心脏负荷,造成心律失常、心肌缺血甚至心跳骤停等并发症[7]。低体温也可影响凝血酶活性及血小板功能,导致凝血功能障碍并增加术后手术部位感染的发生率[8]。因此,怎样维持患者的正常体温,尤其是腹腔镜手术时间较长的情况下进行有效保温,是临床关注的难题。

  充气式保温毯温度高于体表温度,覆盖在患者身体表面,通过传导作用保持患者体温,并通过有效的血液循环将热量带至全身;暖风机是加热空气,提高环境温度而产生保温作用;使用棉裤套、护肩垫及手术巾覆盖患者裸露部位,可减少散热;而将手术中使用的血液及液体进行加热至人体正常体温,可将热量传导至各器官、组织,可防止体温下降。研究认为,低体温使肝脏代谢功能降低,且肾脏血流减少致肾小球滤过率降低,导致麻醉药物代谢及排泄缓慢,最终使患者术后麻醉恢复时间延长,麻醉所致的不良反应发生率增高[2]。范满祥等[9]研究报道,使用充气保温毯进行术中保温可降低肠癌手术患者术后切口感染发生率。罗晓琴等[10]研究报道,围手术期保温可明显改善胃癌手术患者凝血功能和应激反应,提高患者术后满意度。陈荣珠等[11]研究认为,在术中对肝癌患者持续保温,可减少术中出血量,改善预后。本研究采用复合保温措施,包括:电热毯使用,输血、输液及冲洗液加热,局部保暖,呼吸道保温等多项措施并举,结果显示,观察组在麻醉后30min、60 min、90 min、120min及手术结束时肛温高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麻醉苏醒时间、拔管时间、复苏时间、麻醉恢复室滞留时间、出室时间短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低温、寒颤、躁动发生率低于对照组(P<0.05)。结果提示,对行腹腔镜胃癌根治术患者施行复合保温措施,可有效维持患者术中体温,缩短麻醉恢复时间,降低温、寒颤及躁动等不良反应,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 冯腾尘.围术期低体温防治研究进展[J].中华实用诊断与治疗杂志,2016,30(3):218-221.
  [2] 吴春梅,戴靖华,张旭,等.复合保温措施预防胃癌根治术病人术中低体温的效果观察[J].护理研究,2017,31(23):2868-2872.
  [3] 李胜云,赵丽丽,李正伟.术前预保温对胃癌根治术患者术中体温变化的影响[J].护理学杂志,2013,28(6):44-46.
  [4] 贾风菊,李丽,邵丽.不同保温方法对胃癌手术病人凝血功能的影响[J].护理研究,2016,30(8):3037-3039.
  [5] 吕桂玉.快速康复外科护理在胃癌病人围术期的应用进展[J].全科护理,2018,16(15):1817-1819.
  [6] 王绍鸣,范志强,张才明,等.低体温对严重创伤患者凝血功能及预后的影响研究[J].东南大学学报(医学版),2014,(5):616-618.
  [7] 胡梅,黄书彬,余慧茜,等.术中保温对腹腔镜胃癌根治术患者低体温及手术部位感染的临床效果[J].温州医科大学学报,2018,48(1):67-69.
  [8] 曹岩岩,唐之音,赵柏松.Mistral-Air充气加温仪的应用对术后低体温病人麻醉恢复的影响[J].护理研究,2014,28(5):568-569.
  [9] 范满祥,叶玮,徐小英,等.综合保温措施对肠癌手术患者术后切口感染发生的影响[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3,23(5):1054-1055,1063.
  [10] 罗晓琴,张檀,刘庆,等.围手术期保温对胃癌手术患者凝血功能和应激指标的影响研究[J].癌症进展,2016,14(7):681-683,686.
  [11] 陈荣珠,王桂红,荚卫东,等.综合保温措施在肝癌手术患者快速康复外科中的应用[J].实用肝脏病杂志,2014,17(4):38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