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教育论文>继续教育论文>

高校师生对思想政治理论课MOOC的选择调查——以云南民族大学为例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一、2016 年的调查结果

当前我国学校教育中混合学习效果并不十分理想,因此,云南民族大学于2016 年3 月对30 名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和500 名学生就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改革进行了抽样调查。

(一)教师和学生都对思想政治理论课现行的教学方式和教学效果感到不满,希望有所改善

1.教师对现行教学方式不满,向往反转课堂和混合式教学方式。

在对教师的问卷调查中,回答“您通常会采取哪种授课方式”这个问题时,86.7%的教师选择“多媒体授课”,只有3.33%的教师选择使用“慕课授课”,还有6.7%的教师选择“板书脱稿上课”;回答“您认为哪种类型的授课方式更容易让学生接受”这个问题时,70%的教师选择“互动讨论”,40%的教师选择“课外拓展”,36.7%的教师选择“网络、视频授课”和“混合式教学”。

由数据我们可以看出,教师对“多媒体授课”、“板书脱稿上课”等现有授课方式存在不满,他们更加认可“反转课堂”和“混合式教学”,觉得“互动讨论”、“网络、视频授课”、“课外拓展”等教学效果更好。

2.学生对现行教学方式不满,渴望进行教学改革。

在对学生的问卷调查中,接近20%的学生经常或偶尔逃课,56.8%的学生认为思想政治理论课“没有吸引力”,56.7%的学生认为当前的课堂“枯燥乏味,教学形式呆板,提不起学习的兴趣”。同时,“想改变现今的学习模式”的学生达到了94.4%。

由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学生对现行的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方式和教学效果不满,部分学生甚至采取了逃课这种消极逃避的方式。由此可见,学生是多么渴望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学改革。

(二)教师和学生都认为影响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效果的主要原因是教学方式落后、教学手段单一

1.教师认为“大班教学”和“教学手段单一”是导致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效果不理想的“罪魁祸首”。

在对教师的问卷调查中,回答“您认为影响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效果的主要因素是什么”时,86.7%的教师认为是“大班教学”,76.7%的教师认为是“社会环境因素的不良影响”,还有40%的教师认为是“教学手段单一”和“填鸭式灌输教育”。

当前,教师人数不足是导致了“大班教学”的主要原因,而且这样的状况在短时间内不会得到改变。同时,“大班教学”必然会导致课堂组织难度增大、师生互动减少。再加上教学手段单一,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学效果必然不佳。

2.教学方式陈旧极大地削弱了学生对思想政治理论课的学习兴趣。

在对学生的问卷调查中,64%的学生更关注教师的“课堂教学能力”,25%的学生关注教师“独特的教学方式”。但是,44.2%的学生认为,当前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学方式陈旧单一。因此,“认真听课做笔记”的学生不到受调查学生的10%。

可以看出,教学方式落后,多年不变的“填鸭式灌输”,已经成为削弱学生对思想政治理论课学习兴趣的“杀手锏”,已经到了不变不行的地步了。

(三)教师和学生都将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改革指向了“基于慕课平台的混合式教学方法”,而且学生比教师怀有更高的期望和热情,但他们同时又都对高校能否重视和使用这种新型的教学手段心存疑虑

1.在对教师的调查中,56.7%的教师赞成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采用基于慕课平台的混合式教学方法”,26.7%的教师觉得“无所谓”,20%的教师则“不赞成”。同时,46.7%的教师认为“学生可以用慕课学习基础知识,教师可在课堂上引导学生学习相关知识”。但也有40%的教师认为“慕课将成为大学教育的一部分,但只在选修课中使用”。甚至有20%的教师认为“慕课可能成为大学生自学的辅助工具,但大学不会承认它”。

以上数据说明,尽管一半以上的教师赞成使用慕课与混合式教学这种新型的教学方式,但他们仅将其定位于辅助教学,并在一定程度上对它未来的“地位”持怀疑态度,认为只能用于选修课的辅助教学,甚至还怀疑大学教育会不会承认它的地位。

2.在对学生的调查中,74.2%的学生赞成“思想政治理论课采取基于MOOC平台的混合式教学”,27.6%的学生不赞成或无所谓。同时,90%的学生将慕课定位为辅助学习工具,6%的学生将慕课定位为主要学习方式,只有4%的学生认为慕课可有可无。另外,93%的大学生认为在未来的大学教育中,“大学生将自己使用慕课学习基础知识,教师主要在课堂上组织同学们讨论,引导大家学习相关知识”;61%的学生认为“慕课将会成为大学教育中的一部分,但只用于选修课”;甚至有18%的学生认为“慕课会成为大学生自学的辅助工具,但大学不会承认它”。

以上数据说明,大多数学生比较认可运用慕课平台来开展辅助学习,也认为这是未来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改革的重要方向,但同时也担心这种教育方式得不到学校的认可和重视,认为可能只会被用于选修课的辅助教学,而不能获得更高的地位、受到应有的重视。

二、2017 年调查结果的变化

2017 年3 月,同样的调查得出了不同于前的结论。

(一)教师和学生对慕课这一崭新教育方式的良好前景看得较为清晰,但内心喜忧参半

在对教师的调查中,认为“慕课将成为大学教育的主体,将使部分课堂不复存在”的教师,从2016年的3.33%上升到了26.7%。

数据说明,部分教师对新一轮的教学改革的方向清晰,而且对改革是否会影响到自己的“饭碗”忧心加剧。

在对学生的调查中,认为“慕课将成为大学教育的主体,将使部分大学课堂不复存在”的学生,从2016年的8%上升到25.4%。

数据说明,一部分学生不仅接受了慕课平台和反转课堂这种新型教育方式,而且对它在未来高校教育中能够发挥的作用抱有非常乐观的态度。

(二)教师和学生对“慕课”、“反转课堂”、“混合式教学”等教改新事物的理解和研究热情迅速蹿升,接受的程度也不断加深

在对教师的调查中,2016 年有46.7%的教师“对慕课或翻转课堂有一些了解”,53.3%的教师“听说过慕课和反转课堂,但并不了解”。他们当中,90%的教师是通过新闻媒体的宣传了解的,40%的教师听其他人谈起过,只有6.67%的教师接受过关于“慕课制作和反转课堂设计”的培训。2017 年,“了解并研究过慕课及反转课堂”的教师已经增加至63.3%,接受过“慕课制作和反转课堂设计”培训的教师上升至40%,而且有60%的教师在慕课平台(主要是“中国大学MOOC”、“学堂在线”、“智慧树”等)上学习过网络课程。

数据说明,经过一年的浸染、学习、探究,几乎全部受访教师都开始了解慕课、反转课堂以及混合式教学,而且有一半以上的教师已经接受过“慕课制作和反转课堂设计”的培训,慕课、反转课堂以及混合式教学成为思想政治理论课教改的主流思想。如教师们对袁磊等构建的微信支持下的混合式学习模式就较感兴趣。

在对学生的调查中,2016 年只有7%的学生“听说过慕课并较为了解”,77%的学生“听说过慕课但并不了解”,还有16%的学生“没有听说过慕课”。他们当中,60%的学生是通过新闻媒体的宣传了解的,40%的学生听其他教师、朋友和同学谈起过。2017年,“听说并对慕课、反转课堂及混合式教学有一定了解”的学生已上升到54%,到慕课平台(主要是“中国大学MOOC”、“学堂在线”、“智慧树”等)上学习过网络课程的学生达27%。

可见,随着高校教育改革的步伐加快,学生对“慕课”、“反转课堂”、“混合式教学”等高等教育改革的新事物理解和接受越来越快,渠道也越来越多。

(三)通过了解、培训、试用,教师和学生都能更为客观地评价慕课、翻转课堂、混合式教学,并增强了使用这些现代教育技术和方式提升学习兴趣、教学水平的信心

在对教师的调查中,2016 年有70%的教师认为慕课最大的优势在于“学习时间自由,不受地域限制”,60%的教师认为慕课的优势还在于“名师教学,资源丰富”,55%的教师认为“慕课的发展会提高教师的科研水平和创新能力”。到2017 年,认为慕课最大的优势在于“学习时间自由,不受地域限制”教师达到90%,认为慕课的最大优势在于“名师教学,资源丰富”的教师达到96.7%,认为“慕课的发展会提高教师的科研水平和创新能力”的教师达到80%。

数据表明,随着对慕课的了解,现代信息技术和教学技能得到培训提升,教师们能够更加客观地评价慕课等新型教学方式。安德斯·诺伯格等也认为及时性和同步性是混合式学习环境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在对学生的调查中,2016 年有95.2%的学生表示“愿意尝试慕课这种大型网络课程”,但认为“慕课会明显提升学习的兴趣和学习效率”的学生只占6%,认为“ 慕课只会增加一些学习兴趣”的占26.6%。到2017 年,认为“慕课+反转课堂+混合式教学会明显提升学习兴趣和学习效率”的学生达到37%,确定“慕课+反转课堂+混合式教学只会增加一些学习兴趣”的学生达62%,认为“慕课+反转课堂+混合式教学不会增加学习兴趣、不能提高学习效率”的学生仅占1%。

数据表明,随着学生对“慕课”、“反转课堂”、“混合式教学”等教改新生事物的了解,他们对运用新方法开展学习跃跃欲试,信心倍增。

三、结语

美国教育部对1996 年到2008 年间在高等教育中开展的实证研究数据的元分析以及陈纯槿等对47 个实验和准实验的元分析研究均表明,整体而言,混合学习比纯粹的网上学习和面对面学习更有利于改善和提高学习效果。一个真正基于师生双方需求对接良好的课程设计,是需要师生双方反复沟通、不断达成共识、持续修复完善的共同工作。

参考文献
[http://m.lw54.com/help/48913.html第—论文网专业代写继续教育论文 lw54.com]

[1]李晓锋,王忠华. 网络教学平台在高校课程教学中的应用调查研究[J].中国远程教育,2012,(02):67-70.

[2]袁磊,陈晓慧,张艳丽. 微信支持下的混合式学习研究:以“摄影基本技术”课程为例[J].中国电化教育,2012,(07):128-132.

[3]Anders Norberg,Charles D. Dziuban,Patsy D. Moskal. A timebasedblended learning model[J]. On the Horizon,2011:193.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jixujiaoyulunwen/2017/0611/7049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