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社会学类>军事>

撤出越南路难行:越战中美军的轰炸及布雷行动(3)

写作指导QQ229366758

另一架北越“米格”—21战机也不甘示弱,在做了一个“半滚转”的机动动作后,摆脱了美战机的锁定。这架“米格”-21战机利用机动性能优越的优势,经过一番缠斗,终于咬住一架美战机,占领了尾追攻击阵位,抓住时机发射一枚AA-4“锥子”式红外制导空空导弹。导弹直接命中,美军飞行员来不及弹射跳伞,顿时血洒长天……
  就在美越战机空战之际,负责对杜梅大桥攻击的8架F-4战机展开了攻击。当第一攻击波的4架F-4战机压低高度进入北越桥防领域后,越军防空部队目视发现了目标,高射炮当即开火。指挥官命令发射“萨姆”-2、“萨姆”-3地空导弹。雷达操作员报告无法锁定目标,指挥官下令:“无法锁定也发射……”一枚枚“萨姆”导弹盲射升空,顿时,杜梅大桥上空弹迹如织。虽然北越的“萨姆”导弹在空中密集开花,爆炸声震耳欲聋,烟云片片,火光闪闪,高射炮火打得天空硝烟弥漫,但仍挡不住美机一波又一波的攻击,30多枚光电制导炸弹鱼贯而下……攻击完毕后,美机沿预定航线退出返航。
  美军一架RF-4侦察型“幽灵”战机,对攻击的全过程进行了拍摄,以便对毁伤效果进行评估。飞行员亲眼看到,大桥土崩瓦解,一段一段地滚入湍急的红河中。这座被北越人称为“炸不垮的大桥”在历时6年、经过65次轰炸后,终于淹没于红河的滚滚波涛中。
  5月10日11时30分,美军“星座”号航空母舰的第96战斗机中队从飞行甲板上起飞,在7架F-4战机的护航下,对河内和海防之间的铁路調车场(铁路调车场也称为编组车站,是需要把列车的车厢解散,根据目的地重新编组的场所。通常利用调车场的坡度,车辆靠重力自行溜下坡,靠道岔等设备使其到达预订股道,重新编组发车。不必由机车牵引调车,提高了效率)进行轰炸。在其后的两个半月中,美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炸毁越南北方各种桥梁达106座。
  美军的海上布雷行动也取得了极大的封锁效果。越南的海岸线形同月牙,国土狭长,北方物资从海上运往南方既方便又快捷。然而,沿海各重要港口被美军水雷封锁后,船只进、出港及航行非常艰难,海上运往南方的作战物资锐减,平均每天大约减少800~1500吨,从而导致南方战场物资供应日趋紧张,致使南方的攻势行动被迫延缓。
  据统计,北越海军和民用排水量200吨以下的船只,共被炸毁82艘,其中有运输船26艘、汽艇8艘、驳船19艘、机帆船29艘。最重要的是切断了外界对越南的援助以及北方支援南方的海上通道。当时越南外援的85%依靠海上运输。其中,海防港是转运外援物资最重要的港口,该港的月平均货运量原为216万吨。布雷封锁后,该港的月平均货运量下降到6000吨,不足原来的0.3%。在布雷行动中,中国等8个国家的26艘援越商船被封锁在海防港内达半年之久。
  布雷行动的启示
  美军对越南北方实施的轰炸和封锁战役,使北越在军事上和经济上遭受巨大损失,为其在巴黎和谈增加了“砝码”,也为其“体面”地从越南撤军奠定了基础。特别是美军的布雷封锁行动,为我军应对未来实施濒海岛屿封锁作战提供了可鉴之处。分析美军的封锁行动,主要有以下经验和教训。
  预先模拟,战术欺骗,行动科学,确保布雷行动一举成功
  这次布雷行动,可以说是美军蓄谋已久的。早在1972年4月初,美国海军就在水文条件与越南北方沿海相似的美本土西海岸圣地亚哥的外海,举行大规模海上军事演习。军事演习由34艘舰船和100多架飞机参加,包括模拟投放水雷训练等项目。随后,将参加过布雷演练的大部分舰只和飞机调往越南战区,并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因此,5月9日,当尼克松总统公开宣布对越南北方港口实施布雷封锁行动后,美舰载机迅速而准确地完成了对海防港的布雷封锁,并安全返回母舰。
  为了掩护布雷行动,美军还采取了战术欺骗措施。5月9日7时30分,活动在北部湾的美航空母舰出动近百架飞机,轮番对海防市区,特别是工业区进行猛烈轰炸。至8时许,在北部湾沿岸,由6艘驱逐舰组成3个战斗群,对越南海岸的涂山岸炮阵地、雷达站、高干疗养院等地进行炮击,发射炮弹数千发。在越军忙于反空袭的同时,美军的40架舰载机分多批次由外海方向对海防港的楠潮口主航道进行布雷。接着,又有16架舰载机在涂山半岛至吉婆岛航线布设水雷200余枚。
  在布雷速度上,美军强调高效率。在尼克松5月9日宣布对越南北方进行水雷封锁后,仅隔1小时,美海军即宣称完成了首批布雷任务。3天后(12日)完成了对海防、鸿基、锦普、会江口等四大港口的布雷封锁。10天左右(17~19日)完成了对越南北方港口和江河地区的水雷封锁。
  在时机的选择上,美军根据目标区的情况灵活选择。在江河口,为增加布雷的准确性,多在江水低潮时布放。在沿海港口,如海防、会江口等,为增加布雷的隐蔽性和突然性,则选在黑夜、雾天、中午和节假日布放。在防空火力强的地区,在轰炸后12分钟开始布放。在防空火力弱的地区,有时也在轰炸前12分钟布放。
  在战术运用上,一般为双机或三机编队。在无设防的海区布雷时,多以小编队单独实施。在防空火力强的地区,则采取小编队、多批次,分散布雷,并出动F-4战斗机进行掩护。对海防等重要地区集中布雷时,有时还出动飞机和军舰对陆上目标进行火力压制,配合布雷行动。
  美军在沿海布设水雷不是平均分配,而是突出重点。在布雷过程中,美军把越南北方沿海划成若干小段和小区,然后以海防为中心,按先南后北的顺序逐段逐区进行布放。布雷的重点是海防(1733枚)、鸿基和锦普(共1000枚)、会江口(1392枚)、问江口(610枚)、昏拉岛和罗岛转运点(1163枚)等地,共布雷6000余枚,约占沿海布雷总数(8000枚)的75%。美军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使越南难以招架,致使美军布雷成功。
  监视雷区、连续补充布雷,保证海上持续封锁
  为防止越南对雷区的清扫与破坏,美军对雷区通常每日不少于3次空中侦察检查,一般为上午8时至下午3时进行,夜间也出动飞机对雷区进行检查,有时还投掷照明弹,后改为不定期巡逻检查。同时对重点雷区实施持续布雷,其中对海防港附近的涂山至吉婆岛航线,就补充布雷8次,对海防、鸿基和锦普等主要港口,一般每2~3个月补充布设一次。对太平、南河、清化以北只能通行小船的各河口,先后布设过两次。对清化以南的义安、广平、河静等地区的大片沿海,则每2~3天就补充布设一次,其中仅会江口就补充布设20余次。到1972年12月底,美军对越南北方沿海区域布雷共达390次,平均每月近50次,持续时间达8个月,保证了封锁的连续性,有效封锁了越南的海上交通运输线。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20170923/7241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