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教育论文>成人教育>

交际教学法与语用原则关系研究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纵观近几十年来的外语教学历程,人们很容易发现这样一种现象:老师教得辛苦,学生学得吃力。学生大多掌握了“哑巴英语”。问题核心在于传统的教学模式只看重语法和词汇,而忽略语言最基本的交际功能。针对这一问题,我国外语教学进行相应的改革。新颁布的《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明确指出,大学教育的目标是培养大学生的英语综合能力,特别是听说能力,目的是使他们在今后的工作和社交中能够用英语进行有效的口头和书面的信息交流。另外,“学生不仅需要掌握语言知识,更应该学会正确地使用语言。语言学习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跨文化体验过程”。这些理论与当今语言学的一个分支学科——语用学之间存在一定联系,即交际教学法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是对学生语用能力的培养。

一、交际教学法与语用学

交际教学法的理论基础是海姆斯(Hymes)提出的交际能力理论。海姆斯从交际理论的角度向人们解释语言的本质。作者提出一个重要的观点:语言是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对语言的研究不能仅局限于语言本身的句子结构,还应该在真实的社会环境中对语言进行探索。因此,只解释本族语的语法知识而不分析语言使用的规则是不全面的。海姆斯的一句著名格言是:“没有语言使用的规则,语法规则将变得毫无意义”。这就向人们阐释了语言交际的重要性。

从广义上来说,语用学是研究语言使用的一门学科,关注的是语言在交际过程中的合适性与巧妙性的问题。对这一语言现象的解读更多地依赖说话人和听话人的身份以及两人之间的关系、说话场合、说话时间等附加因素。语用学是对那些语义理论未涉及的意义方面的研究。可见,这里的意义研究有别于语义学研究。语义学研究的是词语本身的意义,即固有意义;语用学研究重心则是词语与语境密切相关的话语意义,即语境意义。更确切地说,语用学研究语言在实际语境中是什么样子,能够产生什么样的意义,并且在不同的语言交际下如何理解和使用语言。

二、语用学重要原则

语用学家莱文森(Levinson)对语用学的定义是“语用学研究的是在一种语言结构中被语法化或编码的那些语言和语境之间的关系。”简单地说,语用学就是使用语言、理解语言的学问,是讲究语言得体的学问。语用学包括许多范畴,对语言交际影响最大的是言语行为理论、合作原则和礼貌原则。

(一)言语行为理论(Speech act theory)

言语行为理论是研究语言使用的第一个重要理论,它的核心是回答语言是怎样用之于“行”,而不是用之于“指”这样的问题。言语行为理论的创始人是英国牛津哲学家奥斯汀(Austin),他主要提出了三个行为理论:言内行为是指“说话”这一行为本身,它不能构成语言交际;言外行为是指通过“说话”这一动作所实施的一种行为。言外行为寄寓于言内行为之中;言后行为是指说话带来的后果。言外行为是最重要的,也是语用研究最感兴趣的领域。人们通过说话可以做许多事情,达到理想的目的。因此,在交际教学法中我们应该引导学生区分句子意义和会话意义,要学会听懂弦外之音。比如当一个英国人委婉地说“I want to answer a call ofnature”时,他本意并不是做跟大自然有关的事情,而是指要去厕所方便。这个就是语言不仅用于“指”还用于“行”的例子。另外一个例子同样证明这一用法:当说话人说“Look at the television.”,他要对听话人表达的真正含义是不仅要求听话人看电视屏幕,更重要的是关注电视正在播出的节目。懂得如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意图,是语言交际的中心问题,也是解释和使用语言的关键所在。

(二)合作原则(Cooperative principle)

为了准确而有效地进行交际,说话人和听话人都要采取合作的态度。这种共同信守的原则就称为“合作原则”。它包括四个原则:数量原则、质量原则、相关原则和方式原则。这是由牛津大学另外一位哲学家格莱斯(Grice)提出的。他研究发现,人们有时并不会直白地告诉对方某事,而是采用暗示对方的说法,在话语中包含其他含义。交谈双方总期望在交流过程中彼此能够相互合作、帮助,并且双方话语在既定的语境中能够正确地理解。合作原则的具体内容如下:数量准则是让自己所说的话达到交际所要求的详尽程度,既不多也不少;质量准则是说的话真实、可靠,不说自认为虚假的、缺乏足够证据的话;相关准则是说话要贴切、有关联;方式准则是说话要简练、有序、有条理,避免歧义和含糊不清。相关准则又被称为关联准则,这里强调的是说话人提供的信息要与正在进行的谈话有关。看以下例子:A: “水烧开了。”B: “我在洗澡呢!”A: “好,我知道了。”从表面文字来看,B所说的话和A的话并不相联,违反了关联准则。但B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A对话语信息的要求,满足了数量准则,是合乎讲话原则的。合作原则的目的并不是要求说话人在交流过程中严格遵守这一原则。其重要性在于交谈双方可以违背这一原则,但是要表达出他们话语中包含的其他意思。合作原则帮助我们发现话语中的隐含之意。

(三)礼貌准则(Politeness principle)

礼貌准则是英国语用学家里奇(Leech)提出的。礼貌原则共包括六个准则:得体准则指尽量少使别人吃亏、多使别人获益;慷慨准则指尽量少使自己获益、多使自己吃亏;赞扬准则指尽量少贬低别人、多赞扬别人;谦虚准则指尽量少赞扬自己、多贬低自己;一致准则指尽量减少双方的分歧、增加双方的一致性;同情准则指尽量减少双方的反感、增加双方的同情。里奇举了下面的例子A: “我们会想念比尔和阿加莎的,对吧?”B: “是的,我们会想念比尔的。”通过对话可以看出,B并不想念阿加莎,但是出于礼貌他没有在后半句加上“但是不会想念阿加莎”。另外,里奇认为,在不同的文化中,礼貌准则也不尽相同。比如东方国家比西方国家更注重谦虚准则。西方国家则更重视得体准则。在交际教学中,既要让学生认识到礼貌的普遍性,又要注意到礼貌的特殊性。另外,在会话中礼貌准则与合作准则同样重要,将这两者结合起来解释违反合作原则的现象,能够使会话得体,符合语言习惯。

三、交际教学法中的语用问题

传统的教学模式把语言学习看作是积累词汇和语法知识的过程。然而实践告诉我们,学习一门语言应该注重培养学习者的语用能力。具体注意以下方面:

第一,语言知识与语用能力协调发展。语言知识在交际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学习者在用目标语进行交流时应具备基本的语音、词汇和句法知识。当然,这并非语言学习的全部,学会如何运用语言同样重要。所以,在教学过程中要注重语言能力和语用能力的同步发展。然而,在实际教学过程中人们总是更加看重语言能力的培养,而忽视语用能力的提高。这样造成的结果是我们在大脑中存储的知识不能口头地表达出来。即使能够简单地表达,也通常不为他人所懂。因此,语言知识和语用知识就像人的两条腿,缺一不可。

第二,克服母语的负向迁移。语用迁移是指学习者在目标语使用过程中,通常会将母语文化中的语言习惯运用到目标语中。如果母语语用习惯与目标语一致,这种情况是正向迁移;两者不一致的情况则是负向迁移。由于正向迁移能够保证交际顺利进行,所以多数学者将注意力放在影响成功交际的负向迁移上,即研究母语的特定词汇和句法如何被误用,并成为目标语中的言语行为表达式。研究发现,学习者会把母语说话规则错误地迁移到目标语环境中,从而出现不同程度的误解。由于英汉民族认知方式和思维模式不同,在跨文化交际中,本民族的惯性思维也会影响到对某些含义的理解。在汉语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指的是最后的希望。而英文中的“the last straw”多指在经过一系列打击、重压之后,最终导致垮台的关键性因素。如英语谚语:“It’s the last straw that breaks the camel’s back. ”(骆驼负载过重,终因最后一根稻草而倒下)。这对我们外语教育的启示是:要尽量让学生避免母语的语用负向迁移。

第三,避免不同文化间的语用失误。语用失误是指听话人没能体会说话人话语中的隐含之意。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之间,结果造成交谈双方的尴尬局面,影响交际关系。不同国家的人由于生活环境、地域差异等因素塑造了不同的言语交际方式。他们在语言交流时总会形成语用差异。这种差异将引起交际障碍,造成语用失误。例如,英国独有的风俗赋予短语“to be egged and tomatoed”特殊的文化内涵。在英语国家里,将生鸡蛋、西红柿抛向对方使其难堪,多用于发泄对对方的不满与愤恨,是侮辱对方的做法。然而,在中国并没有这样的习俗。如果不了解这一特殊的文化背景,它的真实含义便无从谈起。就生活方式而言,中国人对色拉比较熟悉,但对其隐含意义比较陌生。色拉多是由生蔬菜凉拌而成,于是西方国家人们通常用色拉形容资历尚浅、处事轻率的年轻人。除此之外,“doggie bag”在英美人日常会话中时有出现。如果中国人单单从字面意思来理解这个词,自然会联想到“狗食袋”,但其真实含义并非如此。在英语国家里,客人会向服务员要袋子,把吃剩下的菜装在袋子里带回家。事实上,“狗食袋子”装的是人要吃的饭菜。只是出于面子考虑,借口说是喂狗的剩菜。在理解上述的英文表达时,就必须把语用意义考虑在内。

考虑到交际教学法与语用学相关原则之间的关系,人们应该注意到不同文化背景下语言交流的语用意义,进而从新的角度肯定了交际教学法的优势。通过交际教学法的理解与掌握,有助于克服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对别国语用意义的认识困难,从而提升整体语用理解能力。

参考文献

[1]高小慧.大学英语教学跨文化交际语用失误原因探析[J].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16(02).

[2]Hymes. The Communicative Approach to Language Teaching[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78.

[3]俞东明.什么是语用学[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

[4]Levinson. Pragmatics[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Press,1983.

[5]李捷,何自然,霍永寿.语用学十二讲[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

[6]何自然.语用学与语言学习[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7.

[7]Leech. Principle of Pragmatics[M]. London: Longman,1983.

[8]王催春,朱冬碧,吕征.跨文化交际[M].北京: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8.

[9]张敏烨.中西方日常交际中的文化差异[J].科学导报,2016(05).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chengrenjiaoyu/20170720/7131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