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文化论文>历史学类>

对黑格尔历史哲学的探析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黑格尔认为研究历史的人目的大都在于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或整个世界的全部历史考察它的梗概,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黑格尔历史哲学论文范文,供大家阅读参考。

  【摘要】黑格尔从历史本身揭示历史思维,他将观察历史的方法分为三种:原始的历史、反省的历史和哲学的历史。他把历史的本质看为精神自我考察和自我审查。他认为历史是一个理性的过程,是一个充满斗争的过程。人类历史是精神自我完成的历史,自我否定的历史。

  【关键词】历史;历史思维;自我完成;自我否定

  历史是什么呢?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人们在各自的角度中对历史进行解读,体现着人们对历史的不同感悟。在探求历史思维的过程中,有人把历史作为一种艺术来看待,有人把历史看作是一场戏。哲学家们对历史的把握充分体现了他们对历史的理解以及他们的历史思维。黑格尔认为,历史的本质是精神自我考察、自我审查。黑格尔意在从历史本身揭示历史思维,他将观察历史的方法分为三种:

  一、原始的历史

  黑格尔认为历史学家们的叙述大部分是他们亲眼所见的行动、事变和情况,而且这些与他们有着休戚与共的关系。黑格尔认为这样的历史内容不能有十分广大的范围。黑格尔列举了希罗多德斯和修昔底斯的历史思维。凡是他们的历史环境里出现的人物和活动的,就是他们主要的资料。他们生活在自己的题材的精神中间,不能超出这种精神,他们也就没有反省。但历史学家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黑格尔并没有具体分析。维廉海姆・狄尔泰在人文科学中的理解和解释的方法,为我们提供了对他人进行理解的价值。狄尔泰认为,生活表现作为一种精神的表现形式,出现在感觉世界中,因而使得对精神活动的认识成为可能。“生命”对狄尔泰来说首先是在不同的层面上描写经验过程的功能。“狄尔泰认为在三种知识形式中‘存在着’生命:在体验、理解和历史的把握中。”[1] (P96)狄尔泰的三种知识为心理学、解释学和历史学。黑格尔认为原始的历史不能超出历史环境的精神,没有反省。但在狄尔泰那里历史环境中本身就有精神。亨利希・李凯尔特同样认为,认识论主体永远和心理学主体的一部分保持联系。李凯尔特认为个别精神生活具有多样性,认识论意识具有统一性,统一性和多样性紧密相连,统一性建立在多样性之上。李凯尔特认为精神的多样性是既独特又统一的。“历史并不是一门评价科学,而是一门与价值相联系的科学。”[2] (P35)罗宾・科林伍德认为“历史是一场戏,但这是一场即席演出的戏,是由它自己的演员互相协作即席演出的。”[3] (P179)其实原始的历史更能在不同方面体现当时的精神。

  二、反省的历史

  黑格尔认为其范围是不限于它所叙述的那个时期,反省的历史的精神是超越现时代的。黑格尔把反省的历史又分为四种:

  1、普遍的历史

  黑格尔认为研究历史的人目的大都在于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或整个世界的全部历史考察它的梗概。普通的历史就是对历史资料的整理。历史资料整理的人用自己的精神从事整理工作,其精神和材料内容的精神有所不同。在这里,历史资料整理的人在叙述各种行为和事变的意义和动机时所依据的原则,以及决定其叙事方式的原则是特别重要的。在历史资料整理中要放弃对事实的个别描写,用其思想来概括一切,籍收言简意赅的效果。卡尔・雅斯贝斯认为“往事是人的前车之鉴,后世之师。”[4] (P51)与黑格尔相似。罗宾・科林伍德同样也认为概要是被改写的,是故事的一种支离破碎的改写本。他认为“如果说应该有历史哲学,那么这只能是对历史学家为获得真理而努力的一种哲学上的看法,而不是关于尚未获得的真理的一种哲学上的看法。”[5] (P186)普遍的历史在我理解是一种人类追求的表述。

  2、实验的历史

  黑格尔认为当人们研究“过去”的时代,研究遥远的世界时,“现在”便涌现在人们的心头。黑格尔认为这是精神自己活动后产生的,作为它自己劳苦的报酬。历史上的事变各各不同,但是普遍的、内在的东西和事变的联系只有一个。这使发生的史迹不属于“过去”而属于“现在”。因而,实验的历史本质是抽象的,但其属于“现在”是确确实实的。它们使“过去”的叙述赋有“现在”的生气。为什么是这样?黑格尔认为是抽象的精神,卡尔・雅斯贝斯认为“为了了解自身,我们要把历史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对于我们,历史乃是回忆,这种回忆不仅我们谙熟的,而且我们也是从那里生活过来的。倘若我们自己消失在虚无迷惘之乡,而要为人性争得一席地位,那么这种对历史的回忆便是构成我们自身的一种基本成分。”[6] (P51)

  3、批评的历史

  黑格尔认为是一种治史方法,是一种历史的历史,而非这里所提出的历史的本身。它是对于历史记述的一种批判,和对于它们的真实性、可靠性的一种检查。黑格尔认为其在事实上和旨趣的特质,在于著史人的锐利的眼光。

  4、反思的历史

  黑格尔认为是一种局部的东西。由于它的观点是普遍的,它形成了达到世界历史的一种过渡。黑格尔认为“反省的历史”进展到依普遍的观点为观点时,只要立场是真确的,它的构成是一个民族之历史中各种事变和动作的内部指导的灵魂。“精神”是过去和现在世界历史各大事的推动者。

  三、哲学的历史

  黑格尔认为即历史哲学是历史的思想的考察。黑格尔认为历史的职责在于真实性。哲学用以观察历史的惟一的“思想”便是理性。黑格尔认为理性是世界的主宰,世界历史因此是一种合理的过程;理性就是实体,也就是无限权力;理性的无限的素质做它所创造的一切自然的和精神生活的基础,以它无限的形式推动着这种“内容”。

  理性是宇宙的实体,由于理性和理性之中,一切现实才能存在和生存;理性是宇宙的无限的权力;理性是万物的无限的内容;理性是万物的精华和真相。黑格尔的理性以人为出发点,为宇宙万物寻找支柱。黑格尔认为无理性则是落花无主,随风漂泊。人必须在自知的观念中表现自己。黑格尔分析了理性,理性其一就是希腊人亚拿萨哥拉斯提出“奴斯”是一般的“理智”,或者“理性”统治者世界。理性就在“自然”之中,“自然”永远遵从普遍的法则。黑格尔认为“世界”这一名词包括物理的自然和心理的自然两方面。物理的自然也包含在世界历史中间,对待历史的态度是应忠实地采用一切历史的东西。而神圣的智慧就是理性,永属同一,没有大小之分。黑格尔认为的精神直接对立的东西为物质。黑格尔认为“‘物质’的‘实体’是重力或者地心吸力,所以‘精神’的实体或者‘本体’就是‘自由’。”[7] (P16)物质在本质上是复合的,它的各个组成部分是相互排斥的。它追求它的“统一”,所以它总是显得要毁灭自己,以趋向于它的反对物。黑格尔认为“精神”与物质不同,精神刚好在它自身内有它的中心。精神存在它本身中间,依靠它本身存在。精神的这种依靠自己的存在,就是自我意识(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在自我意识中存在着“我知道”和“我知道什么”。精神知道它自己,它是自己的本性的判断,同时它又是一种自己回到自己,自己实现自己,自己造成自己,在本身潜伏的东西的一种活动。“精神”在最初迹象中已经含有“历史”的全体。黑格尔把精神视为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黑格尔的思想中含有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思考,黑格尔对精神的肯定为人之为人提供了依据,但他的“精神”似乎与外部无关。精神的自由造成它最特殊的本性。自由本身便是它自己追求的目的和“精神”的惟一的目的。自由的原则是用什么手段来实现呢?自由是一个内在概念,自由所用的手段却是外在是和现象的,人类的行为发生于他们的需要、热情、兴趣、个性和才能。原则、目的和公理只存在于思想之中,人们的主观计划之中,而不存在于现实之中。黑格尔认为原则只在人的思想中,原则具有一种潜伏性和可能性。原则的本身却是无力的。它们仅是为自己而存在的东西,为了要产生确实性起见,就需要实行和实现,这个因素的原则便是“意志” (最广义的人类活动)。人类活动本来为各种欲望和热情所鼓动,但是也有各种高等的原则隐伏在里边,结果就是国家。

  历史各个过程所应达到的目标就是客观的意志和主观的意志在国家的结合。一个国家的宪法不是细心抉择的结果,而是民族的精神产物。精神的特征是活力。哲学的历史是深入到历史的内部,把握历史的内在链条。黑格尔认为历史不过是一种逻辑,历史具有合规律性。人是实践精神的实体工具,逻辑决定历史。黑格尔认为历史是精神的外化史,哲学主体为绝对理念。黑格尔有历史预成论的色彩。

  黑格尔认为历史是一个理性的过程,历史的道路非一马平川的坦途,而历史是充满斗争的过程。历史的主体和理性的代理人是自由的,自由是通过斗争和克服障碍得到而非先天具有的权利或性质。并且这些障碍就是人活动的产物,作为历史目的的自由,其形式是先天的,其内容却是由人的生存斗争来规定。

  黑格尔认为人类的历史不只是精神完成的历史,而且同样是自我否定的历史。历史发展是任何一个阶段都包括着它自身毁灭的种子,都要否定它自己。在黑格尔看来,思想本身具有一种本质的异化力量,摧毁一切思想的成果。人类的历史其实也是人类异化的历史,人类被他们所创造的文明所制约,被眼前的创造物所转移。

  【参考文献

  [1]费迪南・费尔曼.生命哲学 [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1.

  [2][3][4][5][6]汤因比.历史的话语 [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

  [7]黑格尔.历史哲学 [M].上海:世纪出版社,2006.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html/lishi/20170301/6824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