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文化论文>历史学类>

西方历史哲学转向原因探析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思辨的历史哲学又可以称为实质的历史哲学,它主要考察历史本身,关注历史是如何运动的,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西方历史哲学转向原因的论文范文,供大家阅读参考。

  [摘要] 20世纪初期西方历史哲学出现了明显的转向,即从思辨的历史哲学转向分析的历史哲学。至于转向的原因,从历史学科本身发展的状况,自然科学的影响和当时社会状况来考察得知,这是历史学科发展的一种必然,更是自然科学的推动和一战影响学术界所产生的后果。

  [关键词] 历史哲学;思辨的历史哲学;分析的历史哲学

  1951年英国哲学家沃尔什(W・H・Walsh)《历史哲学―导论》出版,在书中他将西方的历史哲学分为“思辨的历史哲学”和“分析的历史哲学”。在这种划分之下,20世纪的西方历史哲学出现了明显的转向―由思辨的历史哲学转向分析的历史哲学。1938年雷蒙阿隆(Raymond Aron)出版《历史哲学导论》,曼德尔鲍姆(Maurice Mandelbaum)的《历史知识问题》也在这一年出版。这两本书的出版标志着分析的历史哲学的崛起。在此,有必要探讨一下西方历史哲学在20世纪出现转向的原因。

  思辨的历史哲学又可以称为实质的历史哲学,它主要考察历史本身,关注历史是如何运动的,试图从历史运动和发展变化中找寻总结规律,属于历史本体论的范畴,更简单的一点讲也可以称之为历史理论或者元历史哲学;分析的历史哲学又可以称为批判的历史哲学,它主要考察人们是如何认识历史,探索历史作为一门学科的发展规律,属于历史认识论的范畴,简单的讲也可以称之为史学理论。在思辨历史哲学的领域,比较关注的问题有“历史发展的模式”,“历史发展的动力”,“人与历史的关系”,以及“历史是否有意义”等;在分析的历史哲学领域,比较关注的问题则有“历史是什么”,“历史认识的性质及其独特性问题”,“历史认识的客观性问题”,“历史解释的模式”等。思辨的历史哲学的代表人物主要有维柯、伏尔泰、赫尔德、康德、黑格尔、斯宾格勒和汤恩比等人,分析的历史哲学的代表人物主要有狄尔泰、李凯尔特、克罗齐、柯林伍德等人。

  18世纪时西方的历史哲学才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而出现。维柯被视为是西方历史哲学的创始人。在《论民族共同性的新科学原理》中,维柯系统的阐述了他的历史哲学思想。但是“历史哲学”这一个词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著作之中。完成这一任务的是法国的学者伏尔泰。此后,西方的历史哲学又经过赫尔德、康德等人的发展,到黑格尔那里达到了顶峰。纵观从维柯到黑格尔的历史哲学,他们的历史哲学思想都属于思辨历史哲学的范畴。但是,自黑格尔之后,西方在19世纪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思辨历史哲学家。思辨历史哲学在辉煌了一段之后逐渐走向了消沉。

  为什么在黑格尔之后,19世纪思辨的历史哲学便开始式微呢?这需要从历史学本身来寻找原因。在西方,19世纪的历史学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以至于人们将19世纪的西方称为“历史学家的世纪”。这一时期,西方历史学的发展主要表现为:“史学流派,蕃衍不绝,先是浪漫主义史学占据史坛,继而是兰克的客观主义史学称雄,与兰克及其学派同时的巴克尔等人的实证主义史学风行,此消彼长,各领风骚…”;此外,一系列的历史杂志也得以创办,比如《历史杂志》、《历史评论》、《英国历史评论》、《美国历史评论》等都创办于19世纪;更为重要的是,历史已经被当作一门学科放在了国民教育之中。这一切都表明在19世纪历史学已经作为一门专业的学科出现了。

  历史学成为一门学科,传统的实证史学功不可没。从“历史学家的世纪”这个称呼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人们对历史学的重视。以兰克史学为代表的传统史学就认为要“如实直书”,“他们深信,只要不断积累史料,就会揭示历史真相。然而在他们巨大的成功和乐观的信念后面,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问题,那就是对理论方法论的忽视。在‘历史学家的世纪’中,哲学是被拒之门外的。”

  另外,黑格尔以后西方思辨历史哲学式微也符合历史学科本身发展的规律。自维柯和伏尔泰创立历史哲学以来,思辨的历史哲学已经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可以说对历史本身的认识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认识外部世界的任何一种努力一旦持续下去,就会在某一时刻不多不少的变成了对这种认识活动本身的一种反思与批判…”历史学到了19世纪已经发展为一门学科了,现在需要对这门学科本身的特点和规律来进行思考与研究。因此,分析的历史哲学的出现便有了前提。

  当然,分析的历史哲学在20世纪能成为历史哲学的主流还与当时世界的变化有巨大的关系。这里主要指自然科学一系列巨大成就的出现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响。

  20世纪初期,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首先是自然科学界取得了令人眩晕的成绩,尤其是物理学中相对论的发现引起人们认识领域的重大转变。这种变化反映在历史学家那里使他们的历史观念也产生了变化。19世纪历史学家自信能够通过史料来完全的还原历史、解释历史,但是面对自然科学所取得的成就,他们也对此产生了一些疑问,“历史学家的世纪”就在这样的一种状况之下结束了。这样在客观史学占统治地位时被拒之门外的历史哲学又重新回到了历史学领域之内。只不过这时的历史哲学已经不是对历史本身进行哲学的思考了,他们需要对历史学这个学科所研究的对象进行哲学的思考与反思,历史哲学家们需要对诸如历史学的特点等问题进行解释。于是,分析的历史哲学就出现了。

  自然科学所取得的巨大成绩,确实使历史哲学领域产生了不少的变化,但是这还不足以使整个历史哲学领域发生巨大的变化,因为在20世纪初期还有两位思辨的历史哲学家―斯宾格勒和汤恩比在人类思想历史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为何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什么比较有影响力的思辨哲学家出现?我们还要从20世纪初期那场震撼西方世界的一战来找寻答案。

  一战之前,西方人对于自己在物质世界领域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而沾沾自喜。这种喜悦在史学界的表现就是一种乐观主义的情调。而这种乐观主义情调最终被一战所打破。面对着一战的灾难性结果,人们开始反思,重拾尼采“上帝死了”的声音。“如果人类的历史真像兰克所言,在每一个关头都能见到上帝之手,那么这个上帝之手怎么会如此舞动于衷呢?如果上帝还活着的话,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这么相互残杀呢?”这样的疑问,使人们对原先的历史知识产生了怀疑,更进一步刺激了人们去寻求历史认识本身的认识。虽然20世纪仍有斯宾格勒和汤恩比两位思辨历史哲学大师,但是他们的分析只是分析人类各文明的兴衰罢了,并没有从根本上去掉西方学术界的悲观心态。思辨的历史哲学,便不可避免的衰落了。

  综上所述,由于思辨的历史哲学和分析的历史哲学研究探讨的对象不同,在19世纪历史学发展成为一门学科之后,随着学科自身的发展,开始要求探求自己的学科特点;同时,自然科学界取得的巨大成就也促使历史学家去探求人们对历史研究的认识;在一战打击下,西方学术界乐观主义心态崩溃,悲观主义心态兴起。最终,在20世纪初期分析的历史哲学取代思辨的历史哲学成为历史哲学的主要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西方历史哲学实现了转向。但这并不意味着思辨的历史哲学从此消失殆尽,只是其影响力再也没有达到伏尔泰、黑格尔等人的高度。就西方史学发展的状况而言,无论是思辨的历史哲学还是分析的历史哲学都没有对真正的历史研究产生多大的影响。正如何兆武先生所说的“当代实践的历史学家们往往习惯于‘低头拉车’而不习惯于‘抬头看路’。”

  参考文献

  [1] 严建强、王渊明《从思辨的到分析与批判的西方历史哲学》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7。

  [2] 张广智、陈新《西方史学史》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

  [3] 陈启能《略论当代西方史学的观念变革》《学习与探索》1996年第1期。

  [4] M.C.Lemon著毕芙蓉译《历史哲学:思辨分析及其当代走向》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

  [5] 何兆武《历史理性的重建》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html/lishi/20170301/6824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