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文化论文>文化战略>

“文化强国”战略在中国强国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文化强国”战略在中国强国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

一“文化强国”战略的提出及其意义
  “强国”一词在现代汉语词典中具有两种含义:一是名词,指国力强大的国家;二是动词,指使国家强大。“文化强国”,顾名思义,就是在文化上强大的国家。具体来说,就是在文化上,能够以自己国家人民的生活方式影响其他国家的人民,能够对其他国家输出自己价值观的国家。“文化强国”战略包含在国家整体战略之中,没有“文化强国”战略不可能有完整的、使国家真正强大起来的整体战略。
  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这个概念不是十八大初次提出来的。第一次提出这个概念是在2011年10月份召开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决定》指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就是要着力推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更加深入人心,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全面发展,不断开创全民族文化创造活力持续迸发、社会文化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人民基本文化权益得到更好保障、人民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全面提高的新局面,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为人类文明进步做出更大贡献”。这段话对于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目标、指标都作了比较清晰的表述。本文由手机论文网http://m.lw54.com收集整理
  自鸦片战争特别是20世纪初以来,许多仁人志士先后提出过教育强国、科技强国和实业强国等战略或口号,这些强国战略是以教育、以科技,以实业来强国,具有更多的手段的性质。但文化强国不能被完全这样理解成以文化作为强国的手段。文化既是强国的手段,但它更是强国的目的,更是均衡地评价一个社会进步阶段、进步水平、发展质量的一整套的指标,所以我们应该消除一种误解,不能简单地把文化作为实现强国目的的手段。文化强国是一个完整的概念,就应该要用一种文化的方式来思考文化的问题。不然,把文化作为一种手段和工具,而不是作为目标本身,这就容易产生误解。
  首先,我们要真正了解什么是文化。我们所谓的文化就是人化,即人文化成,也就是说凡是自然的(外部自然、内部自然)都不是文化,只有对“自然”(Nature)的加工才能形成“文化”。现在通行的观点是把文化区分为广义和狭义两种不同的释义或大文化、中文化和小文化三种。“大文化”是指人类社会历史实践所创造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的总和。这个概念和文明的概念近似,如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石器文化、青铜文化等都是在这个意义上使用这一概念的。“中文化”是指人类社会历史实践所创造的精神财富的总和,是社会意识形态及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形式。包括文学艺术、教育、科学、思想、知识等诸多领域,这个概念是一个与经济、政治相对应的概念。它主要指精神生活,也就是人们精神方面的需要。“小文化”是指人类社会历史实践所创造的文学艺术财富的总和,是文学艺术及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形式。
  那么,文化的本质性力量是什么呢?我们认为就是实践。西方文化主要注重对外部自然的加工,因而成就了自然哲学和科学;中国文化主要注重对人的“内部自然”(亦即本性)的加工,因而成就了“修齐治平”的人生哲学或道德哲学。我们这样认识这种“文化”的重要性,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建设与发展具有重要的价值。只有有了这样的认识,我们在谋求国家发展、设立国家发展战略的时候,才能真正做到像孟子说的那样:“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弗能夺也”。“先立乎其大者”,如果你都不知道这个“大”具体是什么东西,那么,你怎么能“立乎其大者”呢?我们知道,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来说,或者对于一个社会来说,最根本的东西就是文化,我们现在要“先立乎其大者”,这个“其大者”就是中国共产党站在时代的高度展望中国的未来,提出来的“文化强国”的战略目标。
  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决定》是这样给文化定位的:“当今时代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越来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越来越成为我国人民的热切愿望”。这是对文化功能的一个崭新的、全面的、深刻的定位。只有有了这样的定位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没有文化的积极引领,没有人民精神世界的极大丰富,没有全民族精神力量的充分发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可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物质贫乏不是社会主义,精神空虚也不是社会主义,没有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发展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体会中共中央提出“文化强国”战略的重要意义。
  自1840年以来,中国社会一直在进行文明的转型,就是从传统社会转向现代社会,从农业文明转向工业文明,人们认为,只有成功地实现这种转型,中国才能作为一个大国崛起。那么到底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崛起的大国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必须对中国近代史的经验教训进行总结和反省。就中国知识分子对西方文化的认知而言,曾经经历了四个阶段,而这四个阶段可以说正是对西方文化四个层面的认识。第一个阶段是器物层面(坚船利炮)。随着鸦片战争,外国列强用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中国知识分子目睹了坚船利炮的厉害,开始睁眼看世界,寻求革新救国的方法。魏源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主张。就是典型的代表。然而,洋务派开办军事和民用工业并没有使中国富强起来。因为,文化不仅有物质层面,还有制度层面,物质的、技术的层面只是文化的表象。甲午中日战争失败之后,康有为、梁启超等掀起维新变法的浪潮。之后,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又以失败而告终。这是因为文化制度层面的建立还系于文化观念的支撑。随后,接踵而至的新文化运动,真正开启了中国思想解放的闸门。五四新文化运动不仅涉及文化的观念层面,更重要的是涉及文化的价值层面,特别是“打倒孔家店”口号的提出,标志着近代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的文化认同危机已经是多么沉重了!文化认同危机表现的最深层面就是价值层面的危机,也就是意义危机。 洪晓楠:《哲学的文化转向》,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94-195页。可以说中国人的文化认同危机一直到20世纪末仍然没有完全消除。随着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中国发展逐渐引起世人的注目,开始有人探讨中国模式或中国经验。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人们慢慢地走出了文化认同危机,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文化自觉。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html/zhanlue/20160830/6311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