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毕业论文范文>

汉英语篇中省略现象的对比研究论文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摘 要:省略是汉英语篇衔接的主要手段之一,在语篇分析中可以细分为名词性省略、动词性省略和小句性省略。通过对《红楼梦》及其两个译本对比分析发现,汉英语篇省略的使用倾向不尽相同:汉语语篇多省略名词和连接词;而英语语篇则多省略谓词性成分。这是由汉语重意合,而英语重形合的特点所决定的。

  关键词:语篇省略 形合 意合 汉英语篇

  一、引言

  省略(ellipsis)指的是在语篇中省去某个语言成分以避免重复,从而使得语篇表达更为简明清晰的衔接手段。作为语篇衔接的手段之一,“省略”一直被认为是一种特殊的替代手段,Halliday和Hasan(1976)称之为“零替代”(zero substitution)。其主要功能是在语篇构建中省去已知信息以突出新信息或主要信息,在避免重复的同时,保持语篇的衔接与连贯。本文以《红楼梦》及其英译本中的省略为研究对象,分析不同省略类型在汉英语篇中的分布,通过语料的对比分析揭示语篇省略在汉英语言中的不同特点。

  二、语篇省略的分类

  韩礼德和哈桑(1976)把语篇衔接中的省略分为名词性省略(nominal ellipsis)、动词性省略(verbal ellipsis)和小句性省略(clausal ellipsis)。汉英两种语言的语篇省略在分类上呈现出一定的相似性,但所有的语言在省略使用上都会有自己的使用倾向。换言之,上述四种省略类型在汉英语篇会有这怎样的分布呢?下文将结合语料分析四种省略类型在汉英语篇中的分布情况。

  (一)名词性省略

  名词性省略指的是名词词组内部的省略,包括中心词的省略、中心词与部分修饰成分的省略、整个名词词组的省略。如:

  (1)a.门子道:“……反正薛家有的是钱,老爷断一千[e]也得,五百[e]也得,与冯渊作烧埋之费。……”(《红楼梦》第四回)

  b.The usher said:“…And since the Xues are rolling in money,you can say anything you like.Five hundred[e],a thousand[e]—it doesn't matter.Then you award the Fengs compensation to cover funeral expenses and so on…”(選自霍克斯和闵福德译本,以下简称霍译本)

  例(1)a中的“钱”和例(1)b中的“money”在第二次出现的时候被省略。名词词组通常由若干修饰成分和一个表核心意义的中心词组成,修饰成分是可有可无的边缘成分。但在语篇组织中,中心词由于重复而成为冗余信息,这时,名词词组中的修饰成分反而突显并被提升为中心词。如上例中的“一千”和“五百”以及“a thousand”和“five hundred”。但不同的译本对名词中心语省略的见解也各不相同。如:

  c.The attendant said:“…The Xues are rolling in money.You can make them pay a thousand or five hundred taels for Feng Yuan's funeral expenses.”(选自杨宪益和戴乃迭译本,以下简称杨译本)

  在例(1)c中,上文中出现过的“money”并没有被省略,而是代之以“taels”。这是因为译者深谙中国文化,这里的“taels”与人们心目中的“钱”并不一样,所以必须译出来。汉英语篇在名词省略上的差异还可以通过下面两例展现出来。如:

  (2)a.“……叫香菱来倒茶妹妹吃。”宝钗道:“我也不吃茶,等妈洗了手,我们就过去了。”(《红楼梦》第三十五回)

  b.“…I'll get Xiangling to pour you a cup of tea.”Baochai said:“I don't want any[e],thank you.As soon as mother's ready we're going to the Garden.”(杨译本)

  (3)a.王夫人听说,也就罢了,半日又问:“老太太屋里几个一两的丫头?”凤姐道:“八个[e]。如今只有七个[e],那一个是袭人。”(《红楼梦》第三十六回)

  b.Then Lady Wang asked again,“How many of the old lady's maids get one tael?”“Eight maids before,now seven maids.The other one is Xiren.”(杨译本)

  例(2)a中的“茶”在例(2)b的英译中被省略,而例(3)a中被省略的“丫头”在例(3)b的英译中得以保存。这是因为汉语允许重复以加强语气,如例(2)a,而英语则避免重复。此外,汉语中的数量结构有等同于英语中“any”的替代功能,如例(3)a中的“八个”和“七个”,而英语中的数词则必须和中心语一起起指代作用。具体的使用差异及原因将在下文做进一步阐述。

  (二)动词性省略

  所谓动词性省略,指的是动词词组内的动词的省略或整个动词词组的省略。根据Hailliday和Hasan的界定,动词性省略可以分为实义动词(lexical verb)的省略和操作词(operator)的省略。如:

  (4)a.Is John going to home?—He might[e].He was to[e],but he may not[e].(Hailliday&Hasan,1976:170)

  b.What have you been doing?—[e]Swimming. (Hailliday&Hasan,1976:167)endprint

  在例(4)a的答语中,实义动词“come”被省略了三次,只剩下表情态意义的操作词“might”“was to”和“may not”。这一类省略的实义动词位于操作词的右方,又被称为“右省略”。例(4)b中的回答省略了主语和助动词“have been”,省略的操作词位于实义动词左边,一般叫“左省略”。动词性省略在英语中的使用极为普遍,而在汉语中的分布却极为罕见。如:

  (5)a.宝玉道:“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账话吗?要是他也说过这些混账话,我早和他生分了。(《红楼梦》第32回)

  b.“Have you ever heard Miss Lin talking that sort of stupid rubbish?”said Bao-yu.“I'd long since have fallen out with her if she did[e].”(霍译本)

  在例(5)a中,为了保持语篇的衔接,同时也为了加强语气,动词词组“说过这些混账话”被重复。而例(5)b中则使用了动词性省略,通过上下文我们可以很容易在操作词“did”后面补出“talk that sort of stupid rubbish”,这就是上文所提到的“右省略”。类似的例子在其他译本里也同样存在。如:

  (6)a.宝钗摇头笑道:“昨儿哥哥倒特特的请我吃,我不吃,叫他留着送人请人罢。我知道我的命小福薄,不配吃那个。”(《红楼梦》第二十六回)

  b.Baochai shocks her head,“Yesterday my brother did urge me to try them,but I didnt[e].I told him to keep them for others.”(杨译本)

  在例(6)b中,“didnt”后面可以补出动词词组“try them”,而在汉语文本中则是通过重复动词的形式来保持语篇的连贯。由此,汉语语篇中很少用动词性省略,这很可能是由汉语动词优先的特点决定的,汉语的情态动词多由实义虚化而来。另外,汉语还缺少不定式,这些都决定了汉语少用动词性省略的倾向。

  (三)小句性省略

  所谓小句性省略,是指整个小句或者小句的一部分被省略的现象。这种省略现象大多依托于语境,也被称为情景省略,最常见于对话中。如:

  (7)What did you draw it with? —[e]A pencile.

  由例(7)可見,句中保留的是新信息,省略掉的部分“I drew it with”是问答中的旧信息,也是话语预设的部分。在对话中,汉语和英语一样可以将整个小句或小句的一部分省略,但是由于所选取的语料为清末的小说,文本多为半白话文,从所积累的语料来看,完全的小句省略在汉语中并不多见,而英语中的小句省略在汉语中则表现为其他形式的省略。例如:

  (8)a.袭人道:“……老太太说了,明儿叫你一个五更天进去谢恩呢。”宝玉道:"自然要走一趟。”(《红楼梦》第二十八回)

  b.Xiren said:“…she said you must go to the Palace at the fifth watch tomorrow to express your thanks.”“Yes[e],of course.”Baoyu replied.(杨译本)

  在例(8)b中,从上下文可以看出省略了“I must go to the Palace at the fifth watch tomorrow to express my thanks.”。这里的小句省略比较非典型,我们可以讲“yes”已经符合完句的条件了。但与之对应的汉语文本则没有使用小句省略,例(14)a只使用了主语省略:(我)自然要走一趟。再看霍译本中的例子。如:

  (9)a.宝玉便走向黛玉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书,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红楼梦》第三回)

  b.Bao-yu moved over again and,drawing a chair up beside Dai-yu,recommenced his scrutiny. Presently:“Do you study books yet,cousin?”“No[e],”said Dai-yu.“I have only been taking lessons for a year or so.I can barely read and write.”(霍译本)

  同样,汉语文本中所使用的省略依然是主语省略,例(9)a中“不曾读书”前省略了主语;而相应的英译则使用了否定词,从语篇衔接的角度可以补出其后面省略掉的小句“I dont study books”。

  从上面三类省略在《红楼梦》及其英译本中的分布情况可以感受到汉英语篇使用省略大致倾向。下文将详述汉英语篇使用省略作为衔接手段的异同,并剖析造成异同的原因。

  三、汉英语篇省略的差异及其内在动因

  从《红楼梦》及其对应两个英译本的语料来看,汉英两种语篇都倾向使用省略手段作为语篇衔接的必要手段,展现出一定的相似性,即汉英语篇都会避免重复旧信息而使用省略。但从我们的分析来看,汉英语篇在省略手段的使用上存在一定的倾向性,下文将通过具体的例子来分析这种倾向性,并分析其原因。

  (一)汉英语篇中省略的差异

  从上一节具体的例证中可以看出,汉语语篇的同词重复和主语省略是汉语常用的衔接手段,而英语语篇中三种类型的省略则呈正态分布。汉英语篇省略的分布存在着某种错位,也存在某种特定的规律。如:

  (10)a.“……就是舅舅看不见[e],别人看见了[e],又当作奇怪事新鲜话儿去学舌讨好儿,[e]吹到舅舅耳朵里,大家又该不得心净了。”(《红楼梦》第十九回)endprint

  b.“…Even if Uncle doesn't see you himself,someone else might[e] who thought it an amusing story to go around gossiping about.He could easily get to hear about it in that way,and that would make it unpleasant for all of us.”(霍译本)

  从这一组对译的汉英语篇来看,汉英语篇省略在分布和使用倾向上有下面的特点:

  首先,与英语语篇相比,汉语语篇多省略主语。在汉语语篇中,当主语出现后,后面句子例的主语都可以省略。如:在(10)a中,“吹到舅舅耳朵里”前面省略了主语,即上文提到的学舌讨好的话。而英语语篇则要求结构工整,主谓语明确,主语也不能省去,这从(10)b的对应译文就可以看出。此外,从例(10)a还可以看出,汉语语篇中的宾语也可以相对自由地省略,如:“看不见”和“看见了”后面的宾语都缺失了。而英语语篇中则补出了“you”,是一个完整的动宾结构。由此可见,汉语语篇中名词性省略占优势,而英语语篇则要求完整的主动宾结构。

  其次,汉语语篇很少省略动词性成分,汉语是动词占优的语言。在例(10)a中,即使动词“看”第二次出现,汉语仍是以重复为主要的衔接手段。而在相应的英语语篇中,重复的动词必须省略,如例(10)b中的“someone else might”。由此可见,英语语篇更倾向于省略动词性成分,这是因为英语重视形式和逻辑推理,往往可以借助时态标记、情态标记甚至极性等语法手段将实义动词省略,英语语篇中动词性省略占优势。

  最后,汉语语篇中通常会省略连接词,这是由汉语意合的特点所决定的。在例(10)b中,“even if”和“and”这样的连接词是英语必不可少的衔接手段,缺少这样的词语,语篇就无法组织。而汉语在逻辑连接词的运用上呈现出隐含的特征,汉语所描述的事物之间有很强的逻辑关系,表现出外在的意合特征,在例(11)a中,“even if”和“and”在汉语语篇中根本找不到对应的译文。由此,汉语语篇中连接词常常可以被省略,而英语则不可以。

  之所以出现上述的差异,这是由汉英语自身的特点以及各自民族的认知特点所决定的,下文将简要讨论造成上述差异的内在原因。

  (二)汉英语篇省略差异的动因

  从上文的分析可以看出:汉语多省略名词和连接词;而英语则多省略谓词性成分。这是由汉英语言自身的特点以及两个民族之间的认知差异所决定的。

  汉语注重词语的意义,不注重形式,句法结构不必完备。词语本身具有丰富的意义,能够满足传递信息和语篇组织的需要。此外,汉语缺少严格意义上的形态变化,在语法关系的表达上(词类、名词数、格、动词时态等),基本依靠词序和虚词就可以实现了。作为一种无标记语言,汉语语篇的省略衔接以达意为目的,与意义无关的形式成分都可以省去,表逻辑的连接词和一致关系的名词都可以被省略,意义的连贯与简约可以通过省略来实现,因此,汉语的省略只求达意,只要能达意,省略的时候不但不考虑语法,甚至也不考虑逻辑。(潘文国,1997:349)

  英语则更注重规约性,相比汉语而言,更注重形式化,逻辑化,句法结构也相对严谨完备,主谓关系结构为核心。在英语语篇中,省略的衔接方式多数伴随着形态或形式上的标记,可以从形式上看出来,汉语中的名词性省略在英语语篇中往往以代词替之。由于英语中发达的助动词系统在动词再现时发生功用,因而造成英语语篇中谓词性的省略比较普遍。正如申小龙(1992)所言,要分析汉语的语法,首先得弄懂它的内容或语义关系;而要弄清英语句子的意义,得先弄清楚它的句法关系。因为汉语重内容轻形式,英语则重形式轻内容。

  汉英语篇的上述差异应归因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汉民族“天人合一”的思想强调主客体的融合、统一,因而在语言上重意合而不重形合;而英语国家的文化则重形式逻辑,强调主客体的分离,因此在语言上更重形合。

  四、结语

  本文以《红楼梦》以及两个英译本作为语料来源,详细分析汉英语篇中的省略衔接方式,并进一步将其细分为名词性省略、动词性省略和小句性省略。我们通过汉英语料的对比分析发现,汉英语篇使用省略大致倾向各不相同,汉语语篇多省略名词和连接词,而英语语篇则多省略谓词性成分。这是由汉英各自语言的特点决定的,即汉语重意合,英语重形合。从思维的角度来讲,汉文化强调主客体的融合统一,而英语文化则强调主客体的分离。通过对《红楼梦》及其译本的个案研究,有助于我们把握汉英語篇省略的异同,了解汉英语篇省略的特点,从而可以避免人们在语言交流和翻译上的误用,推动汉英语篇翻译以及汉外跨文化交际研究。

  (本文是2015年度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基金项目“汉英句法省略允准机制研究”[项目编号:2015SJD799]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1]Halliday,M.A.K.&R.HasanCohesion in English[M].London:Longman,1976.

  [2]Hawkes,D.&J.Minford.The Story of the Stone[M].London:Penguin Group,1973.

  [3]曹雪芹,高鹗.红楼梦[M].长沙:岳簏书社,1987.

  [4]潘文国.汉英语对比纲要[M].北京: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1997.

  [5]申小龙.语文的阐释[M].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2.

  [6]杨宪益,戴乃迭译.A Dream of Red Mansions[M].北京:外文出版社,1978.

  [7]朱永生,郑立信,苗兴伟.英汉语篇衔接手段对比研究[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html/zhlw/20180821/7748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