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论文网>教育论文>影视教育>

“苦难”与“救赎”——《温柔的怜悯》主题解读

阅读技巧m.Lw54.com 手机论文网

布鲁斯·贝尔斯福德1983年导演的《温柔的怜悯》(又名《温柔的慈悲》)以一种云淡风轻的口吻讲述了一个看似平淡的故事。故事主人公麦克曾经是位著名的民谣歌手,但却因为梦想受阻,与走红的妻子戴西渐渐疏远,他开始酗酒成性,被跌宕起伏的命运彻底摧毁,直到来到偏僻的德州小镇,遇到独自带着孩子经营旅店加油站的寡妇罗莎,他的人生才发生了转变,罗莎收留了他,用自己的温柔和关怀抚平了他的内心伤痛,使他重新找回人生的意义,开始面对新的生活。故事如同一条平静流淌的小河,一切在波澜不惊中缓缓展开。但是,平淡只是表象,在故事的叙述中,从头到尾流淌着一股隐隐的张力,让人在温情之外又感受到无法忽视的悲凉和忧伤。笔者认为,温情和悲凉的双重感受,源自于影片对“苦难”和“救赎”两大主题的演绎。影片借用这个极具生活化的故事,不动声色地指向更广阔的人生空间,于平淡中尽显真淳,实则为了唤起每个人对人生的深度思考。

一、“苦难”:人生悲凉的底色

整部影片节奏平缓,没有大开大合的情节起伏,但是在温和的情节发展中,始终萦绕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悲凉感。影片中关于死亡的情节设置,关于每个孤独个体的塑造,潜隐性地存在于温情主线之中,构成故事悲凉的底色,让人知晓无常和苦难才是生活的本质。

(一)感知死亡

影片两次涉及死亡。第一次是罗莎的丈夫,也就是桑尼的生父之死。桑尼的生父是一名军人,死于越南。关于这个男人的情况,影片只是蜻蜓点水般简要介绍,但是他的死化作故事浓重的悲凉背景。桑尼对父亲的死耿耿于怀,一直对罗莎穷问不舍,终于,罗莎带桑尼来到生父的墓碑前。墓碑上没有具体的死亡日期,因为人们都不知道他死于何时。10岁的桑尼只是连续地发问,“是不是很多人来参加他的丧礼”“人们在丧礼上是不是都哭了”等等问题,在这些天真的提问中,隐藏的是幼小的他对去世父亲的深深怀念。罗莎回答桑尼说“是的,我哭了”时,眼里尽是难以掩饰的悲凄。桑尼的父亲在影片中没有出现过,但是带给桑尼和罗莎的是不可抹去的悲伤。

第二次是麦克女儿安妮的死。安妮是一个向往爱情和理想的女孩,她的死让人惋惜,尤其是死亡情节设置的节点,更加具有意味。在麦克刚刚获得生活的信心时,生活就给了他重重的一击,仿佛是在警示他,不要忘却生活的残忍。戴西撕心裂肺的痛哭,麦克对着棺材唤的那声“小妹妹”,都蕴含着他们感知到生命无常的死亡之痛。

罗莎丈夫的死亡在接近开头的前半部分,安妮的死亡在接近结局的后半部分,一前一后。这使得两次死亡连缀起来,笼罩着整部影片。同时,影片的主要人物,麦克、罗莎、桑尼、戴西,都感知着死亡,承担着亲人离去的痛苦。这又使死亡成为关乎每个人命运的一部分。虽然对两次死亡的展现,时长加起来不超过3分钟,但已经足够使死亡的悲凉沉淀成影片悲凉的底色,让人感受到生命的无常与残忍。

(二)体验孤独

影片中的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他们象征了现实生活中的孤独众人。影片中的一个情节是麦克、罗莎在客厅里看电视,他们第一次聊起各自原来的生活,才发现罗莎和麦克都是孤儿。而且,罗莎还失去了丈夫,麦克与女儿8年未见,还遭遇了不幸的婚姻。他们饱尝了亲情的孤寂与苦痛,也经历了爱情的寂寞与沉浮。尽管他们没有过分地流露悲伤,但是从他们的话语中,可以窥探到他们遭遇到的长久的寂寞。比如罗莎曾轻描淡写地对桑尼说“我16岁结婚,17岁生下你,18岁成了寡妇”,话语轻柔,不动声色,但从中可以窥见这一柔弱的女子独自带大孩子的孤寂与艰辛。

除了情感的缺位,还有梦想的失落。影片开始,麦克就以醉酒者的形象示人,他从著名歌手的辉煌处跌落,歌唱梦想受到打击。之后,麦克更是多次说过自己不会再唱民谣,而且他的民谣作曲多次被否定,他十分气愤,甚至漫无目的地开车发泄。梦想受阻使他无法获得内心的价值体认。这种命运也延续到他的女儿安妮身上。安妮希望成为一名歌手,但是她所向往的正是她母亲所阻挠的。梦想的无法达成亦成为孤独的来源。

除了麦克、罗莎、安妮,还有一个人物不能忽视,那就是戴西。她与麦克相比,拥有女儿的抚养权,出了名,拥有财富、掌声和赞美,看似情感、梦想、物质生活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满足。但她的内心深处也同样通向无尽的孤独。当麦克出现在戴西面前时,戴西恶语相向,但当麦克走后,她欲言又止的责备无疑透露出她对麦克的感情,正如他唱的那首歌,“当时间流逝,我不能忘了你”。对待女儿,她虽然关爱但却十分严苛,束缚女儿的自由,母女关系也产生裂痕,最后,女儿的死成为她最大的打击。因此,故事中的所有人,或者因亲情、爱情的情感缺位,或者因梦想的失落,而陷入孤独之中,这也是对现实中每个人的真实投射。

二、“救赎”:心灵悲悯的光芒

拉康的镜像理论认为,弗洛伊德所讲的“本我”其实并不存在,一个真实的本我在经历了“镜像阶段”的误认之后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就像一个婴儿在刚出生的时候处于自我与他人的混沌阶段,他对自我没有整体感或者统一感,只有破碎的身体经验。而随着慢慢成长,婴儿会经历一个“镜像阶段”,在这个阶段,婴儿开始将镜中的自我与真实的自我联系起来,形成对自我的统一认识,发现自己原来是一个完整的统一体。个人在这种自我与镜像的不断对照中形成自我的主体意识,但也正如拉康所说的,镜像阶段其实是幻象与空无的映射关系对“我”的奴役。麦克正如一个迷失了自我的婴儿,经历了人生的三落三起,每一次落起都离不开自我的救赎,而这种救赎都是在镜像的观照下完成的。

(一)自我的重新发现

影片开始,麦克在酒馆里酗酒,酒馆的老板罗莎和她的儿子无奈地远远望着。从他们的神情里就能看出,这不是麦克第一次酗酒了。此时的麦克,正处于人生的最低谷,落魄得不知梦想在何处的乡村民谣歌手,只能以酒精为躲避现实的屏障。麦克留在加油站最直接的原因,正是因为酗酒之后无力偿还酒钱和房钱,罗莎允许他用自己的劳动偿付,只是要求他在工作期间不能喝酒。结束了工作后的麦克坐在酒馆的木板上,望着远处的夕阳,他听到了罗莎母子之间温情的对话。这样平和的生活气氛模糊了麦克内心的焦躁和不满,甚至消解了他用酒精麻痹自我的行为,他决定留在这里继续工作。这是麦克重新发现自我的开始。

影片并没有过多地展示麦克与罗莎母子生活的细节,一顿简便的午餐、一场简短的对话、电视机前的简单交流,两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此时的麦克和罗莎一起在田地里干活,麦克说自己已经两个月没有喝酒了,两人都没有感觉到原来时间过得那么快。麦克很自然地问罗莎有没有想过再婚,会不会考虑嫁给他,罗莎也很自然地答应了求婚。这一切似乎都太过自然,自然得有些突然,让观众措手不及。然而生活就是如此,平静的生活赐予麦克力量,让他发现自我内心深处的渴求。

(二)真爱的深沉感召

第二次是在双重塑造中完成了麦克的救赎。一方面是来自前妻和哈里的否定与不满,另一方面则来自妻子的信任与青年乐队的崇拜。在麦克前妻的演唱会上,他听到动情的地方无法自持,离开了演唱会现场,却在后台见到了前经纪人哈里。麦克把自己新写的歌交给哈里,希望他转交给前妻戴西。他的本意其实是想留给前妻一个美好的回忆,没想到第二天哈里找到他说戴西并不喜欢他的歌,麦克情绪激动地离开了家。他来到一家酒吧,准备再次藏匿于酒精中,没想到酒吧竟然响起了前妻的歌。他果断离开,驾车飞奔在马路上,差点出了车祸。在外流浪了一整天,他想了无数个离开的方向,但他最终还是回到了罗莎身边。罗莎的爱拥有一种神秘的救赎感。从戒酒到结婚,从唱歌到出唱片,罗莎其实是站在上帝的立场上,用温柔的怜悯拯救着麦克受伤的心灵和受挫的梦想。

当然,麦克同样拥有自我救赎的力量。他之所以与前妻离婚正是因为她沉迷于名声与金钱中无法自拔,而妻子的道路更加肯定了麦克内心的想法。深爱着民谣的他,决不允许民谣被利用、被滥用。后来,当他有机会与青年乐队合作,演唱了那首被前妻拒绝的民谣而大受欢迎的时候,兴奋地跳起舞来。实现梦想的道路是曲折的,一切都离不开麦克个人的选择。不管是前妻的否定,妻子的鼓励,还是青年乐队的信任,麦克的内心始终保留着对于梦想的坚持。在这种坚持中,他拥有了自我救赎的力量;在不同镜像的参照下,他找回了内心真实的自我。而梦想与期待就在自我与镜像的双重映照下愈发显现。

(三)人性的终极关怀

第三次是在麦克的新专辑发布之后,麦克和罗莎兴致勃勃地准备出门去听唱片。恰在此时,麦克接到了电话,女儿安妮出车祸死了。麦克情绪低落,默默地锄地,他问罗莎,自己也曾经历过车祸,为什么自己没死,女儿却死了。他说他在祈祷的时候不断追问,为什么罗莎的丈夫要在战争中死亡,为什么他的女儿要在车祸中死去,为什么他要来到这座小镇得到罗莎的怜悯与救赎,但是他的追问并没有得到答案,罗莎没有回答,默默地走了。

在影片中,罗莎其实是上帝的化身,麦克向罗莎的追问其实正是他对上帝的追问。在认识罗莎之前,麦克是没有受洗过的,后来他跟桑尼一起接受洗礼的时候,罗莎脸上洋溢着幸福、激动的笑容。正是她一次次温柔的包容与怜悯,麦克才能戒掉酒精,逐渐回归正常的生活。但是此时的罗莎并不能回答麦克的追问,但正如她曾经对麦克说过:“每天晚上当我祈祷的时候,我都会感谢上帝的赐福,还有他对我温柔的怜悯,你和桑尼才是我最重要的。”心怀感恩,才能拥有救赎的力量。麦克在信仰中感受到人性的关怀,所以即便经历再多的苦难,他仍然愿意回归平静的生活,救赎自己,也救赎身边的爱人。

影片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一切都只是在平静地讲述。死亡和孤独构成人生苦难悲凉的底色,而救赎成为消弭这种悲凉的温暖光芒。就如同鲁迅的向死而生、反抗绝望那样,以温柔的怜悯泅渡残忍悲凉的人生,才能超越苦难获得平静。影片结尾,在温煦的阳光和丰沃的土地上,斜斜举着一根树枝的稻草人被风吹起衣衫,在那一瞬间,上帝温柔的怜悯已经悄然降临。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m.lw54.com/yingshijiaoyu/20170715/7115552.html